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学霸快递员 > 074 这波操作确实是溜啊

074 这波操作确实是溜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关山社区的物业经理把齐年、陶思娅的方案和业主委员会沟通之后,几个委员也觉得这是当下最妥当的方案。所以才决定一个星期之后讨论。

    业主委员会本来就是个松散组织。之所以没有当即决定而是安排在一个星期之后,也是希望各个委员能够把参加会议的时间都空下来。尽管提前这么早就通知,但开会当天也只有三个委员到场。三个委员到场也没有问题,也是可以决议的,于是会议照原定计划正常进行。

    会议参加者包括三个业主委员、两个物业经理、各个公司和服务机构的代表。其中齐年就代表快递公司参加了会议。

    因为关于快递进小区的方案前期已经由陶思娅做了工作,而且也经由物业公司和业主委员会的委员做了沟通。齐年参加这个会议的时候是怀着志在必得的心态。

    看起来一切都很美好!直到齐年看到走进会议室的业主委员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田宏。

    田宏竟然是业主委员会的委员!

    千算万算也算不到这一步棋啊。

    齐年这才想起来,陶思娅那天跟他提过田宏在关山社区有一处房产。田宏在哪儿有房产也跟咱没关系啊。现在才明白,怎么叫没关系?关系大了去了!

    田宏看到会议室里坐着的齐年,冲他笑了下。这不是正常的笑,而是扬着眉毛意义深远的笑,是电动皮卡大论战的时候齐年见过的那种笑。这种笑很特别——一个男人竟然可以笑得很妩媚,比他妹妹田双双笑得还妩媚。

    情况很不妙啊!

    齐年在“寸岛快递企业集团”群里发了个信息:“今天的会议阿宏哥也来参加了。他是业主委员会的委员。”

    无图无真相。紧接着齐年拍了张田宏坐在会议桌前的照片,发到了群里。

    陶思娅很快地回复:“情况不妙啊!”

    陶进也回复说:“阿年哥,摁在地上摩擦真的要开始了。”

    田双双问:“什么摁在地上摩擦?”

    陶进解释说:“阿年哥要被你哥摁在地上摩擦了。”

    田双双说;“我哥绝对会这么干的!”

    陶进问:“田双双,我怎么没听你说过你们家在关山社区还有一套房?”

    田双双纠正:“不是我们家有一套房。是我哥有一套房。”

    陶进盯着手机屏幕发愣。这有区别吗?

    不管谁有一套房,田宏是关山社区业主委员会的委员是事实。

    当姓齐的物业经理把快递进小区的方案讲解完。果不其然,田宏率先反对。田宏显然在开会之前就知道齐年会参会,也显然在开会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个方案了。

    田宏也完全猜到了这个方案有可能是物业公司在齐年的授意之下做的。这个方案里有深深的齐年的风格。至于齐年是怎样影响物业公司的。他倒不知道。也很想知道。不过,在知道所有的细节之前,田宏已经研究出反对的意见了。

    田宏一口气蜇出了八条反对意见。每一条后面都有一个或多个血淋淋的社会新闻报导作论据。可谓旁征博引,气势磅礴。

    这也太狠了!八条反对意见啊!敢情我们黄鱼嘴快递网点把全国的小区内发生的恶性事件都包揽了。还好快递员送快递的时候是不牵狗的,要不然恶犬伤人的事件也要安在快递员的头上。

    另两个业主一听齐年这么强烈反对,也表示赞同。就算不是完全认同,但毕竟都是一个小区的邻居,也不便反对。

    业主委员会持否定意见。方案是物业公司提的,他们不能王婆卖瓜。剩下的一方除了外卖公司支持方案外,别的公司都不置可否。他们本来就是来和业主委员会协商事情的,谁也不想得罪他们。

    在这个一边倒的形势下,决议根本就进行不下去。

    田宏的这波操作确实是溜啊!明知道齐年的如意算盘,却不动声色。在最紧要的关头予以迎头痛击。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田宏难道不知道齐年的黄鱼嘴快递网点其实他妹妹田双双也是股东吗?难道不知道他的梦中情人陶思娅也是股东吗?知道,太知道了!就是知道,所以才下痛手。

    不搞垮齐年的黄鱼嘴网点,妹妹田双双能乖乖地回家去吗?

    不搞垮齐年的黄鱼嘴网点,亲爱的陶思娅能明白贫贱夫妻百事哀的道理吗?你跟着齐年混,钱一分没看到,你还要往外贴钱。

    爱情,可以靠钱赢回来,但却不是靠钱贴出来的。

    关山社区不仅是黄鱼嘴最高档的社区,也是尺县的高档社区之一,就算在仞市也因为社区内有个独特的森林而独竖一帜。如果不是建在小县城,上哪里去弄那么大的地建森林、高尔夫球练习场?

    一个住寸岛的破平房,一个在寸岛拥有最豪华的别墅。一个关山社区的房产甚至可能是你一辈子的奢望。两相对比,陶思娅总该明白该选择谁了吧?

    和自行车比,宝马彰显的是事业的成功与生活的品质。再说了,坐在宝马里也未必一定会哭啊。

    对齐年而言,这一次会议可谓是料敌不足。齐年说服了其它的快递公司,毛遂自荐当快递的公司代表参会。可谓是雄赳赳气昂昂,铁定了要为同行争得有利的条件。结果却是自取其辱,在同行面前很丢面子。

    会议开完了,齐年开着面包车回黄鱼嘴网点。

    他的面包车刚离去,又留下一些注目的路人。

    “咦,这不是那天接那个大美女的那辆面包车吗?”

    “好像是的。还是那个人,长得还蛮帅的。”

    “帅什么啊?主要是今天的衣服穿得干净些。不像那天脏兮兮的。”

    回到黄鱼嘴网点,陶进已经给他叫好了外卖。等外卖的时候,陶进笑着说:“今天摁地摩擦的感觉爽不爽?”

    “爽啊。怎么不爽。人家那真是针针见血啊。每一个反对的意见都直击要害。那个外卖公司的负责人一出会议室就跺脚大骂。还说以后不接关山社区的订单了。还要联合同行封杀关山社区。”

    陶进说:“咦?这个主意好!咱们也联合同行把关山社区封杀得了。这个区域做得太特么的憋屈了。小小一个区域,我们要派三个快递员盯着。我们整天没事做啊?在那儿蹲一天。”

    齐年说:“封杀?你想什么呢。你要封杀你的客户?咱们有点儿职业道德和敬业精神好不好?有问题解决问题,不要总想着去逃避。”

    陶进摇摇头出去把送来的外卖拿进来,一边拆一边说:“解决?我们解决了一个多月了。要是别的地方,这些问题早就解决了。关山社区摆明了就是要跟我们死磕的。现在多了一个更难搞的,阿宏哥是业主委员,没胜算啊。”

    怎么样才能赢得一场没有胜算的战斗?鬼才知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