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谍踪 > 第0098章 生死关头

第0098章 生死关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我、我是倒、倒老、老爷,来你们、富、富山商行、行收、收泔水、水啊!”林江北嗓音都变了,脖子向后仰着,眼睛向下瞄着,哆里哆嗦地说道。

    “你是倒老爷?那你的小腿上怎么没有肉疙瘩?”富山井也如同一条毒蛇一般盯着林江北,似乎林江北敢回答错一个字,他手中的匕首就将毫不留情地穿透林江北的喉咙。

    “我、我第一天、干、干倒、倒老爷,小、小腿、腿上怎、怎么会出、出现肉、肉疙瘩?”两行眼泪顺着林江北的面庞直淌而下,嘴里呜咽道:“不、不带、不带这样、这样欺负人、人的!泔、泔水、我、我不收、收了,还不、不行吗?”

    “第一天干倒老爷?”富山井也手中的匕首松了一松,狐疑地望着林江北。

    “是、是啊,我、我第一天干。”林江北头依旧往后仰着,一动都不敢动。

    富山井也观察了林江北半天,把匕首收了回来,“你说你第一天干倒老爷,有什么证据吗?”

    “有、有啊!”林江北的嗓音变得稍微正常了一点,脖子也敢慢慢地正了回来,“你们、你可以去问问、问问其他几个倒老爷,看看、看看我是不是、是不是和、和他们一、一样,是刚刚、刚刚加入、加入韩、韩记金、金汁行的?”

    富山井也就望了西村刚史一眼。

    西村刚史心领神会,立刻从楼里叫出一个日本特工,低声在他耳边吩咐了几句。那个日本特工“嗨伊”了两声,立刻推出一辆洋车,跨上去疾行而去。

    富山井也又回过头望着林江北,“除了这个之外,你还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是第一天干倒老爷的?”

    林江北咬着下嘴唇想了一下,忽然间激动地说道:“船票,我兜里还有一张我昨天到杭城的船票,你看看就知道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从裤兜里摸出一张皱巴巴地船票,递到富山井也手里,“你看看,这是我前天乘坐联青达轮船公司从余杭赶来杭城的船票,可以证明我是刚刚来杭城的。”

    富山井也虽然来杭城只有三年,但是对杭城内河航运情况却非常熟悉,自然知道确实有一家联青达轮船公司经营余杭到杭城的内河航线,公司地点就在局里日租界大约十里路的艮山门码头。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船票,问林江北道:“你是从余杭什么地方出发的?杭城哪个码头下的船?”

    “我是从余杭县城在城镇出发的,在艮山门码头下的船!”林江北自然是对此早有准备,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几点开的船,又是几点到达的艮山门码头?”富山井也继续问道。

    当时的船票和现在船票不一样,只有一个日期和起讫地点,并没有具体的发船时间。

    “嗯……”林江北假装回想了一下,这才回答道:“上午十一点整开的船,到达的时间大概是下午三点多,具体三点多少,我记不清楚了。”

    富山井也本想让西村刚史打电话到联青达轮船公司去核实一下,但是考虑到西村刚史蹩脚的中国话,就改变了主意,对西村刚史说道:“西村君,你在这里看着他,我去打个电话查证一下。”

    “嗨伊!”西村刚史应了一声,伸手把腰间的王八盒子摸了出来。

    富山井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拿出电话公司的电话号码本,查出了联青达轮船公司的号码,拨打了过去。结果证实那个中国倒老爷没有说谎,轮船的在余杭县的出发码头和起讫时间都完全对得上。

    富山井也放下电话重新回到院子里,西村刚史刚刚派出去查证的日本特工也骑着洋车气喘吁吁地从外面赶回来了。

    “富山阁下,我刚才到外面查清楚了。余杭帮派过来负责里马路这一带的十个粪车车夫当中只有三个是以前拉过粪车的老手,其余七个,包括来咱们富山商行的这个粪车车夫都是这两天新招进来的新手。”那个日本特工用日语小声向富山井也禀告道。

    富山井也瞥了林江北一眼,心中暗道难道说是自己多疑了,这个年轻中国倒老爷没有问题?

    不对!

    自己陷入了思维误区!

    他是第一天拉粪车的新手,岂不是说明他更有可能是派过来刺探2号鼹鼠情况的中国特工吗?

    心里想着,富山井也就有了主意。

    “呵呵,看来确实是有点误会啊!”他笑呵呵地冲林江北说道,“轮船公司那边,还有你的几个同行那边,我们都调查清楚了,你确实没有撒谎,是第一天干的倒老爷这一行。”

    “哦!那我可以走了吗?”林江北伸手准备去提泔水桶。

    “别急,年轻人!”富山井也伸出拐杖拦住了林江北,“咱们再聊一聊嘛,你叫什么名字?”

    林江北把手缩了回来,“我叫刘大黑。”

    “今年多大了,什么地方人?”

    “今年十九岁,余杭县黄湖镇黄圩山村人。”林江北把早已经准备好的资料报了出来。

    “之前出过远门吗?最远到过什么地方?”富山井也继续问道。

    “没有出过远门,最远只到过黄湖镇上。”

    “那你平时在村子里都干什么?又怎么想到要跑到杭城来干倒老爷?”

    “我平时在村里帮家里人种地,但是家里人多地少,收的粮食不够吃。又听镇上那些人说,在杭城拉粪车一个月能收入差不多十块钱,我就想跑到杭城来试一试。”林江北回答道。

    “哦!一直在家里种地啊?”富山井也望着林江北,“那你家里种的是小麦还是水稻?”

    面对这个明显的陷阱,林江北当然不会上当,回答道:“当然是水稻了,我们那儿没有人种水稻!”

    “原来种的是水稻啊?”富山井也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用拐杖戳了戳林江北脚上的破破烂烂的布鞋,说道:“把鞋子给我脱了。”

    “啊?又要脱鞋子啊?”林江北一脸吃惊。

    “对,要脱鞋子!”富山井也点头道。

    “好吧!”林江北一脸无奈状,把脚上的破布鞋脱掉,光着脚站在地上。

    富山井也往前凑了两步,饶有兴趣地看了看林江北那一双黑乎乎的沾满污泥的双脚,扭头冲刚才骑洋车出去调查的那个日本特务吩咐道:“去端一盆清水过来。”

    “嗨伊!”那个日本特务躬身应了一声,快步跑了回去,很快就端了一盆清水过来。

    “刘大黑,”富山井也用拐杖轻轻敲了敲水盆,对林江北说道:“把你的脚洗一下吧!”

    “什么?”林江北有点搞不懂眼前这个日本特务头子究竟想干什么。

    “我让你把脚洗一下!”富山井也冷冰冰地说道。

    “好,好吧!”

    林江北蹲下来,用手撩起水盆里的清水,开始清洗脚面。很快,脚面上的黑泥就被清洗干净,一双粗糙的、布满裂口和老茧的双脚,就显露在富山井也面前。

    “哈哈!”富山井也看着林江北的双脚,仰头狂笑了起来,“小王八犊子,我差点被你蒙骗过去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冲着西村刚史挥手命令道:“西村君,把这个中国特工给我带到审讯室,我要好好审问一番!”

    “嗨伊!”西村刚史应了一声,立刻把手中的王八盒子顶在林江北的腰上,冲着他喝道:“你地,跟我走地干活!”

    “老、老板,你、你们是、是不是搞错了?”林江北叫道,“我、我只是过来、过来收泔水的,哪里、哪里是特、特什么工了?”

    “我搞错了?”富山井也冷笑一声,“好吧,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告诉你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吧!”

    他伸着拐杖在林江北的脚指甲上戳了戳,说道:“你知道不知道,在你们中国,在种水稻的农民,因为整天光着脚在水田里踩来踩去,都会患上严重的灰指甲。”

    “而你再看看你的十个脚指甲,干干净净,一点毛病都没有。你却告诉我说,你一直在家里种水稻?”

    林江北心中一震!

    这下可真的糟了!

    作为一个北方人,他从来没有下过水田,根本不知道光脚在水田里踩来踩去容易患上灰指甲。更何况在上一世的时候,由于生活条件的改善,南方的农民基本上都是穿着胶鞋下水田,患灰指甲的概率大大减少。

    这就导致了林江北在做伪装的时候,陷入了一个思维盲区,根本没有考虑到灰指甲的问题,现在被富山井也抓了个现行!

    怎么办?

    这个问题如果解决不好,别说是制裁2号鼹鼠,他自己的性命恐怕也要搭在这里!

    林江北陷入了穿越以来人生之中最大的危机!

    -----

    在医院等检查结果的时候,用手机赶出来一章。感谢大家的支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