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激斗!师徒23(下)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激斗!师徒23(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清晨7点18分

    位于底层南部的96区里,一名管理官面色凝重,衣衫不整的从家门里出去,身后一双白皙的玉臂又把他勾了回去。

    “再睡会嘛,待会再去。”

    “别闹了,上面来人了。”

    这名管理官挣脱了女人的纠缠后,快步的冲了出去,他家就在管理所的后面,在几分钟后,他来到了管理所内,一大堆管理员还在先聊着,嘻嘻哈哈的样子,管理所昨晚因为是跨年,又是一片狼藉。

    “收拾下你们这帮兔崽子,上面的人待会就来了。”

    一群人开始散漫的收拾了起来,一个区内将近500名管理者,管理着整个区域内的各行各业。

    管理官火大的看着手底下人的散漫态度,更有甚者又趴在桌上继续闷头大睡起来,不少人昨晚宿醉了。

    从去年中旬开始,城市里突然间出现了一群穿着黑色制服特殊管理官,开始在城市里进行着一些调查和审查的工作,大部分地区的管理官都倒了大霉,不少人虽然被审查出了诸多问题来,但却没有被抓捕,而是交代了所有的问题后,继续被留任了。

    之后国会管理委员会出台了一个内部人员罪案制度,由这些特别管理官每年进行审查,而犯罪的区域管理者们,每年都需要接受这些人的评估,根据区域内综合的一切来评估,可以一定程度抵消过去的一些罪案。

    现如今不少管理官一听到上面的特别管理官下来,便闻之色变,区域内那些见不得光的事也开始有所收敛。

    “你们动作快点,不然待会特别管理官们来到了像什么样。”

    此时伴随着一通电话打来,瞬间这名管理官急忙跑入了办公室里。

    “你找死啊,现在给我打电话。”

    “你这次得帮帮我们才行,手下的人全都被抓住了。”

    砰

    电话的那边传来了一阵巨响,这名管理官急匆匆的挂掉电话,随后快速的删除掉了通话记录,出去后让一部分人留下来继续收拾,而他则带着人朝着北面的街道去了。

    96区北面的街道上,阿尔法静静的看着一份份从眼前这个六层高的小楼里搜出来的资料。

    以及一个个被从地下室里带出来衣布遮体的女人,她们不少人遭受到了残忍的对待。

    “大人,我们这是........”

    “现在以非法拘禁绑架罪逮捕你们。”

    不少人老实的趴在地上,并没有人抵抗,这家小额借贷公司在2科的秘密调查下,已经触犯了多项律法,今天只是例行的抓捕已经定罪。

    这个区域内还有其他的案件需要处理,阿尔法还在看着光影屏幕上的东西,现场还有不少人在外围围观着,比起这些犯罪者,一些路过的人更加在意的是,阿尔法手里拿着的东西。

    此时远处的地方一名管理官已经跑了过来,在看到只有十多人的高级管理官们,领头的是一个高个女孩,只不过好像看起来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

    “这位大人,怎么称呼!我叫马涛。”

    “阿尔法!”

    阿尔法随口回了一句,马涛瞪大了眼睛,他刚刚在这地方扎根不到3年,是从学校毕业后,被分配过来的,只不过眼前的女人让马涛震惊,阿尔法.安格斯。

    一瞬间马涛就呵呵的笑了起来,看了一眼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的人,急忙让手下们过去处理,而后套近乎的和阿尔法聊了起来。

    “阿尔法大人,你看今天想吃点什么,我吩咐人准备下。”

    阿尔法摇摇头。

    “马涛管理官,为什么这么严重的问题,在区域内已经三年了,你却还是没有进行任何处理。”

    “是这样的,因为他们是属于个人与个人的借贷关系,这我实在是插不上手。”

    马涛说着点头笑了起来,阿尔法表情严肃的看了马涛一眼。

    “根据内部罪案条例,这次的事件会扣除你15分。”

    马涛瞪大了眼睛,想要说什么但马上忍住了,急忙点头。

    “应该的,阿尔法大人,应该的是我的管理疏忽。”

    马涛心惊胆战的看着自己的资料上,分数已经被扣除了,原本只有85分的自己,算是附近周边几个区里分数比较高的,但现在这么一起事件,自己就被扣了15分,有些危险了。

    马涛虽然才刚刚30岁,但他比谁都清楚,在这种底层的街区里,想要靠着严格执法来管理,是非常困难的,想要不接受钱权交易是不可能的,所以大部分人分数被扣除后,基本上很难涨回来。

    但现如今马涛也没办法了,他只能继续讨好阿尔法。

    看着这群年轻人最大的不过十七八岁而已,马涛虽然有疑问,但还是只能继续配合着他们,毕竟他们手里握有高级管理官的该有的权限,甚至连高级管理官都没有的权限,他们都有。

    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便是,他们的战斗能力都很强,这一点马涛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他们也是神们所创立的学校里毕业出来的,战斗也是必修课,但他们的差距和这批从神之学院里出来的特别管理官有着天差地别。

    之前还曾经有媒体报道过关于特别管理官的事,但只是短暂的出现了一些报道后,报道便开始消声匿迹了。

    看着眼前这个应该只有15岁的特别管理官阿尔法,马涛总觉得很不可思议,1米7几的个头,长相美艳成熟,做起事来十分的认真,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她是安格斯家的公主。

    马涛搞不清楚究竟怎么了,为什么她会进入神之学院,会成为一名特别管理官。

    “马涛管理官,我只希望你今后,能够多抽一点时间,处理下区域内的事物。”

    阿尔法说着,短短的半小时里,2科和5科的学生们就处理好了一切,准备前往下一个地方。

    马涛神色有些凝重了起来,此时国会又发来了新的消息,不单单是治安方面,从今天开始所有区域内的事物,都要每年定期接受特别管理官的审查,不同批次的特别管理官不日就会过来。

    .......

    “算了,不要闹了!”

    陈乔快步的跟在哥哥的妻子威尔茜的身后,此时的威尔茜已经哭得梨花带雨,她站在了一处小湖泊的旁边,不听的哭泣着。

    身后的仆人和管家们都在,陈乔朝着他们使了使眼色,让他们远离一些。

    “男人嘛,有些事挺正常的。”

    “正常,你和我说正常?这种事能正常吗?”

    威尔茜火大的盯着陈乔,陈乔叹了口气,他指了指自己。

    “你看看我,这么多年来,我就好像坐牢一样在这个宅邸里,一点都不自由。”

    威尔茜怒视着陈乔。

    “这是你自找的。”

    陈乔无奈的笑了起来,递给了威尔茜一块手巾,他是家族里唯一能够和威尔茜聊上一会的人,哥哥陈梁整天花天酒地,时不时会带不同的女人回家来,威尔茜已经快要突破忍耐的极限了。

    这一年来,威尔茜和陈梁几乎每天都争吵,陈乔每次都去劝架,他也感觉到筋疲力竭了。

    霍森家的人自然是知道这事情的,但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于一些报道的媒体只能够用钱堵住他们的嘴巴,现如今两大家族正在深度合作中,是不能出现任何问题的,而哥哥陈梁根本不检点。

    陈乔自然是知道是什么原因的,因为大哥和两个姐姐完全的控制着陈家的一切,以前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哥哥陈梁和自己也是一样的,在家族里没有任何地位。

    而陈梁内心里是如何的,陈乔自然知道,根本没有半点的自由可言,他们已经沦为了家族的累赘,如果不是陈梁还有点作用的话,可能他也已经像陈乔一样,沦为家族里的废人了。

    现如今陈乔外出都必须得到大哥的允许,想要钱,连1块钱都要得到大哥的允许才行,这日子比死都要难受,陈乔每天就只能吃吃喝喝,而后玩玩家里的女人。

    “我真的不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会答应这门婚事。”

    威尔茜擦着眼泪,才短短的1年她快要坚持不下去了,但却无法逃离陈家,自己多次表示想要回离着这里不远的霍森家去,但却一次次狠心的被母亲父亲拒绝了,自己的大哥菲尔德也无能为力,他这一年里只来过两次。

    而且这两次都是因为家族的事物处理过来的,并非来看她。

    陈乔苦闷的蹲在了湖边。

    “我又何尝不是,哪天我真想一头扎入湖里,淹死算了。”

    威尔茜冷笑着看着陈乔。

    “你敢吗?”

    “还真不敢。”

    一时间威尔茜笑了起来,坐在了湖边,捡起一块石子扔入了湖中。

    “我哥也难受,这点你应该是知道的,他本来有一个很喜欢的女人,但最后那女人嫁给了别人不说,他还被迫强硬的娶了你,哎,咱们大家都是一路人,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合计合计。”

    威尔茜摇了摇头。

    “就算你再怎么合计也没用的,能够打破这一切的东西,不存在。”

    这一点陈乔虽然不太认同,但也只能够无奈的点点头,以前吴群就和他说过,真想要做到什么,就必须有一个清醒的脑袋,能够在家族里占据地位,需要的是谋略以及经商的天赋,只可惜这两样陈乔都没有。

    结果在吴群的指点下,陈乔之前在外面的时候,基本都是投资什么都是亏损,做什么什么不顺手,在吴群帮忙他后,陈乔做什么都是一帆风顺,他知道只要听吴群的,一切就可以搞定。

    然而事情并非像陈乔所想的那么简单,大哥和两个姐姐刚看到自己有所成效,就开始拼命打压自己,结果陈乔直接完蛋,吴群也差点因为某些事情被抓捕,声誉也毁掉了。

    陈乔倒是听说吴群现在在中层的环状街开了一家味道很好的餐厅,他很想要去看看吴群,还有那个曾经和自己患难的兄弟邹运,听说邹运已经结婚了。

    “我不会继续沉沦下去的,我必须得找陈梁谈谈。”

    陈乔摇了摇头。

    “我哥比我还笨,估计是听不进去道理的,最重要的是一旦人养成了某些习惯,想要改变真的困难,关键是我哥说他这辈子就这样了。”

    看着湖面上的一圈圈涟漪,陈乔内心里五味杂陈。

    此时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哈哈,你们两个是不是想要背着.......”

    “我背你个头,麦库林,你想想办法好吗,要不我娶你算了,或者入赘到你们家都行。”

    陈乔转身笑呵呵的说道,旁边的威尔茜嘀咕了一句。

    “没骨气的家伙。”

    麦奎琳咔咔的笑了起来,随后从长裙下露出了黑色的高筒皮靴。

    “来,舔吧,你要是把我舔的开心的话,我就.......”

    陈乔火大的冲了过去,突然间被麦库林一个过肩摔直接放倒在了草坪上。

    “真没用。”

    威尔茜说着,陈乔叹了口气,麦库林冲着他做了个鬼脸。

    “你这样的我还真瞧不上,陈乔你别做梦了,我觉得你一辈子待在这里也挺好的。”

    看着麦库林离去的身影,陈乔站起身来。

    “你给我等着,有朝一日老子发达了,到时候你给我舔鞋子都不配。”

    麦库林只手按在尖尖的鼻头,扭过脑袋来,冲着陈乔做了个鬼脸。

    “就你这样的废物?从小到大你一直都只是个废物而已,废物就要认清楚自己是废物,否则的话,废物以为自己是天才的话就难办了。”

    ......

    位于东南部中层的39区,一条繁华的街道上,邹运打着哈欠,刚刚打开了店门,这才8点多,他昨晚有些累,今天他一个人看店,一家只有60平米的建材小店,总共3层楼,这里是他和王莹在王德贵的帮忙下,开起来的店。

    远远的有一辆黑色的车子驶了过来。

    “叔叔你过来了。”

    王德贵从车上下来,微笑着带着一些礼物走入了邹运的店里,两人坐在了店右侧的一处客户接待处。

    “小莹呢!”

    “她和街区里的妇女共进会的人出去了,要吃过午饭才会回来。”

    王德贵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你就不怕小莹趁此机会........”

    “别闹了叔叔,王莹不是那种人,我相信她。”

    王德贵点点头。

    “生意还行吧这一年。”

    “马马虎虎。”

    邹运看着王德贵,他是王莹的叔叔,给他们夫妻两提供了很多的帮助,只不过最近在报道上,他很清楚王德贵的日子不好过,数个楼盘直接亏损,这笔账肯定是算在王德贵的头上。

    王德贵在王家里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了。

    “这一年来小莹有做其他什么吗!”

    “能做什么,要么和我一起逛街,要么看店,或者看看娱乐节目,要么就是和附近的妇女们打麻将。”

    王德贵笑了起来,他有些意外,但却也知道,这是必然的,过去那个执拗,非常聪明的侄女,正在一点点的变成一名平庸的家庭主妇。

    “还是无法生育吗?”

    邹运点点头。

    “我们都去过医院检查了很多次了,还是没办法。”

    王德贵拿出了手机来,找到了一篇报道。

    “真的假的?”

    邹运不太相信的看着报道上关于一个叫华神的医生的报道,这医生最近在城市里非常的火,很多媒体都争相报道着他,他经常会去一些医院里做一些普通医生没办法进行的手术,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他是神之学院里出来的,而且拥有特别管理官的证件。

    “叔叔,今天要不我就不开店了,反正也没什么生意,我们两喝一杯怎么样?”

    王德贵笑了起来,卷起了手袖。

    “你不怕小莹回来看到我们醉倒了,骂你?”

    邹运摇摇头。

    “叔叔,我觉得王莹,真的变化蛮大的,或许是因为我的关系才让她........”

    王德贵摇摇头。

    “不是你的原因,恐怕过去的那件事对她的影响很大,走吧我们去买菜,然后弄点烧烤边喝边聊。”

    .......

    一对50多岁的夫妻在清晨的街头漫步着,两人刚刚运动结束,男人名叫吴鑫,女人名叫陈蕊,是吴群的母亲。

    夫妻两已经靠着当年存下的钱足够安稳的在上层的街区里度日,加上吴鑫眼光很准的在股市里捞到了不少钱。

    “那孩子说今天不回来,究竟一年前的那个晚上,你们父子两聊了什么。”

    吴鑫拍了拍妻子的手,笑而不语的继续走着,只不过妻子还是和年轻时候一样,喜欢追根究底。

    “其实我和他没说什么,只是告诉他,时运这东西,并非人力可以掌控的,如果真的想要做什么的话,就必须忍耐下去,能够往上走的人,往往都是懂得隐忍的人,他如果想要选择平庸的话,早已像我们一样结婚了,那孩子诡着呢!”

    陈蕊撇撇嘴,叹了口气。

    “这点我是知道的,只不过他现在开的餐厅生意挺好的,而且朋友越来越多了。”

    吴鑫笑了起来,挽着妻子继续走了起来,他很清楚儿子内心里的苦闷,在一年前的夜晚,儿子和他谈了很多,父子两从未有过如此长的对话,一直谈到了凌晨天明才结束。

    “放心好了城市已经教会了他一切,我们不用担心的。”

    陈蕊点点头。

    “我不知道能不能看到那小子结婚的那天,我也想要看看孙儿孙女,只不过我也不想逼那小子。”

    吴鑫笑了起来。

    “那小子说他只是个平凡人,因为城市里大多数都是平凡人!”

    陈蕊不明所以的看着丈夫,但很快她便不去想了,因为儿子吴群真的不需要他们担心,他现在过得很开心。

    ........

    “你这个婊子,去死。”

    一个女孩揪住了另一个女孩的头发,两人在一家大型电器商场的门口就直接扭打在了一起,一时间围观的人也看笑话一样的看着。

    街边停着一辆车,菲尔德坐在车里,一阵后管家过来了。

    “老爷,林啸不在店里,和他熟识的人说,他可能还在哪个女人的床上因为宿醉没有清醒过来。”

    菲尔德叹了口气,原本他很想要帮林啸一把,觉得这个年轻人真的挺不错的,只可惜现如今这个年轻人却自甘堕落了。

    门口两个厮打的女人也是为了争夺林啸的所属权在不顾一切的撕扯着对方的衣服。

    这条城市内最为火热的工业制品街上,最为放浪的男人林啸的传说已经四起,林啸和多个女人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身边的女人比换衣服还要勤快。

    “走吧!”

    “老爷,要不要我去托人帮你找?”

    菲尔德摇摇头。

    “不用了,现如今的林啸只是个街头小混混,我已经对他失去了兴趣!”

    很快车辆消失在了街头,一辆管理官的车子过来了,上面两名女性管理员下来,分开了两个已经撕扯了好半天的女人,双方都骂着对方婊子。

    最关键的是引发两个女人争端的林啸不知道去哪了,此时电器店里两个男人苦涩的看着眼前两个漂亮的女人。

    “又是两个电器行的女人遭殃了,真是气死了,林啸那小子。”

    “可不是吗,他之前还睡了隔壁发电机店老板的小女儿,那姑娘才20岁不到,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把这些女人一个个骗到手的。”

    此时店长过来了,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哈哈的笑了起来。

    “你们啊,就是吃不着就酸人家,林啸可是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正式的女朋友,只是双方互有需求,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两个员工还是有些不满,看着两个依然火气十足的女人,但一阵后两个女人似乎冷静了下来,看着对方,虽然还有些愤怒,但却扭过了头,不再对骂了。

    老板是知道林啸这么一年来在干什么的,只是他从来不说,林啸会给每个和他共度一晚的女孩们详细具体的建议,关于他们工作方面的,而这些女孩基本都是和工业有非常大关联之人,有的是经营者,有些事经营者的子女,而有些是在工厂打工的女孩,林啸会根据每个人的情况,给与他们非常良好的建议,甚至给他们很好的计划,而大部分女孩听了林啸的,真的就做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

    虽然老板不知道林啸为什么这么做,只不过他很清楚,林啸绝对不是很多人口中的花花公子,毕竟在这样的开放的时代里,男性和女性互取所需已经见怪不怪了,关键林啸还是个大帅哥。

    ........

    “你再帮我好好盯着下。”

    查尔斯看着管家递交上来的报告,是关于自己妻子芙蕾雅这一年来在做什么的报告,芙蕾雅还是每年回来七天,查尔斯有些心急,想要快点看到妻子,而后抱着妻子到卧室里。

    看着调查报告上妻子在做医疗行业的职业顾问,大到医院,小到诊所药店,芙蕾雅会详细的帮他们进行医疗市场的准确评估,帮助他们解决一些确实存在的医疗体制内的问题,只收取廉价的报酬,自己家旗下也有三家医院,曾经得到过芙蕾雅做的详细整体的医疗评估报告。

    十分准确的帮助三家医院度过了一些难关,最为关键的是三家医院在芙蕾雅的建议下,生意也好起来了不少。

    查尔斯不明白芙蕾雅如此执拗的人究竟在干什么,总之十分的怪异,一年多都没有演讲过了,反而满城市的跑。

    “薪水还真是低的可怜,哎,等过几天要是她再到我们家医院的话,多给她一些报酬。”

    管家面带难色的说道。

    “院长自然是知道夫人的,给了夫人很大一笔报酬,但夫人只要了2000块就离开了。”

    查尔斯叹了口气。

    “你究竟在做什么芙蕾雅!”

    .......

    一个不大的小房间里,兰尼看着电脑上,星源刚刚结束的原稿,一本叫《星夜》的中篇,很适合舞台剧改编,只不过还是欠缺了一些东西,太过于冷硬。

    “再改改。”

    星源微笑着点点头,兰尼点燃了一根烟,递给了星源一根,他尝试着点燃后吸了几口,咳喘了起来。

    “贝金赛尔小姐呢!”

    星源摇了摇头。

    “这一年来她总是在区域里跑,会推荐一些新人演员,而且是无偿的,真的很怪。”

    兰尼笑了起来。

    “没事的,我会支持你们的,我觉得你总有一天会成功的。”

    星源摇摇头,一时间脸上透着苦色。

    星源又说起了这一年来贝金赛尔所做的一切,她不单单是在影视区跑,还会好像星探一样,在城市各地跑跑,见到有些不错的男女,就会帮他们推荐到一些影视公司。

    近年来由于大量的影视公司粗制滥造的电影电视剧,导致城内的大部分民众不买账,而是倾向于娱乐节目,目前娱乐节目里有一些小主播,都是贝金赛尔推荐过去的。

    “这钱你拿着,记得贝金赛尔小姐回来,转交给她。”

    星源看着满满的一袋子钱,兰尼站起身说道。

    “我最近拍的一部电影赚了不少钱,你们好好做你们的事就行,我时间多着呢!”

    星源急忙起身不断的连连道谢,他虽然隐约感觉到了,兰尼是喜欢贝金赛尔的,但两人从未捅破这层窗户纸,而是好朋友,兰尼自身的私生活也是两点一线,片场和剧作工作室。

    “兰尼先生,如果你实在不好意思开口的话,我帮你........”

    刚推开门的兰尼回过头,摇了摇头。

    “我本人很喜欢这种朦胧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你不觉得吗?如果捅破了,这层朦胧感就会消失的,我很享受现在的这种感觉,虽然我时常在夜里满脑子都是她,但我很清楚我们之间的界限在哪里,我不会跨过这条界限的,毕竟我们是艺术工作者,如果这份最纯真的部分,被无情的世俗所捅破的话,这不是我的人生美学所能够接受的,小子好好写,我相信你。”

    星源有些颤抖着,深深的对着兰尼鞠了一躬。

    书客居阅读网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