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我也要当骨傲天 > 第六十五章 对战阿斯玛

第六十五章 对战阿斯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阿斯玛只当君麻吕是从忍者学校翘课出来偷东西的不良,所以手上的动作也随意的很。

    “这样的速度足够抓住这熊孩子了”阿斯玛心想。

    然而当那只手即将触碰到君麻吕时,君麻吕却整个人一个侧身,伸手就抓住了阿斯玛的手腕顺势向前面一拉。

    “嘶,这小鬼不简单啊,怪不得能在木叶当这么久小偷都没被抓住。”

    阿斯玛也要算是老牌上忍了,虽然大意之下吃了个小亏,却并不慌张,顺着前倾的身体在空中转身,另一只手的手肘就砸向了君麻吕的脸。

    君麻吕也不示弱,抬起手肘和阿斯玛的手肘撞在一起,两人的手肘接触发出砰一声闷响。

    阿斯玛一个空翻平稳落地,回身看着君麻吕,眼中满是震惊,这个不良的速度和力量居然跟自己不相上下。

    而且刚刚那一肘之后他的左手手肘现在火辣辣的疼,怎么对面那个不良面不改色的。

    想到这些阿斯玛就更加痛心疾首了,多么惊艳的天赋啊,这才这么小的年纪就能在体术上跟自己不相上下,

    这孩子要是好好上学,学习忍者知识以后毕业了的话,木叶岂不是又多了一个天才!

    可这怎么就走了岔路,成了个小偷呢?这可真是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阿斯玛此刻更加坚定了决心,虽然自己跟老头子不怎么对付,但是为了木叶的未来,自己一定要感化这个孩子,

    自己当年也当过不良少年,太理解这些小孩的心里了,今天只要打服了这个孩子,

    让他心服口服的认自己做大哥,以后自己就天天带着他做好事,让他感受到原来做个好孩子这么快乐,早晚有一天能让这孩子走上正道的。

    阿斯玛的脑海里已经脑补出了夕阳下自己对着鼻青脸肿的君麻吕伸出手,叼着烟用自己性感低沉的嗓音对他说:“要来做我的小弟吗,我将带你领略真正的男人的浪漫。”

    而君麻吕此时会鼻青脸肿但是鼻涕眼泪流一脸感动的望着高大伟岸的自己,

    咬着嘴唇不让他哭出声,然后一把握紧自己的手,夕阳下在自己的肩头一边高呼老大一边哭的稀里哗啦。

    然后此时自己叼着烟眼神沧桑的望向远方,对着小弟君麻吕道:“真正的男人怎么能如此随意的哭泣呢。”

    就这样在夕阳下的两人就此缔结下男人间的浪漫情怀。

    啊!真是完美的结局。

    脑子里描绘出了完整的不良少年拯救计划的阿斯玛露出一个荡漾的笑容,

    刚打算对着君麻吕抬手勾了勾手指,再说两句诸如小鬼你在给我挠痒痒吗之类的骚话时,却突然看到眼前一道黑影在不断的放大。

    嘭,阿斯玛就这样被君麻吕一拳重重的打在了鼻梁上,两条血线从鼻间流出。

    君麻吕见状有点反应不过来,精英上忍阿斯玛怎么看到自己的拳头躲都不躲一下?

    阿斯玛愣愣的抬手,缓缓摸了摸自己热热的鼻间,看到手指上的血迹时不禁一呆。

    介剧本不对啊!

    随即浮现出怒色,混蛋啊,我等下还要去见多年未见的女神夕日红啊喂,这一下子破了相可怎么行。

    这熊孩子果然欠调教,接下来我可要认真了。

    阿斯玛抬手就是一道反击,君麻吕赶忙躲避,接下来两人就是一阵疾风骤雨般的体术对决,两人的拳头都好似快的打出了幻影。

    那战斗场面简直就是:

    阿斯玛: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君麻吕:木大木大木大木大~

    两人也不用怪力或者忍术之类的破坏力强大的技能,开玩笑,木叶的大街上放大杀伤力的忍术,就算我爸是三代那也没办法解决的呀。

    两人就这样拳拳到肉的真人pk打了很长时间,渐渐有些忘我起来,

    不是寻死觅活的生死对决,就这样单纯的拳来脚往的切磋,一时间两人打的都很忘我。

    阿斯玛忘了自己要感化君麻吕的初衷,君麻吕则是本来就是想着找个人过两招过过瘾。

    放假的这几天君麻吕确实是憋坏了,月光疾风要跟卯月夕颜约会,卡卡西嫌麻烦,自己又不能去欺负那群忍校小朋友,凯又是个属狗皮膏药的,粘上了就甩不掉。

    此刻跟阿斯玛的对决还真就让他有些燃起来,觉得好久都没有这么刺激了。

    而就当两人忘我的对战时,根本没有注意到一道视线集中在了他们身上,

    三代好不容易处理完了公务,打算用水晶球看看孙子木叶丸有没有好好学习却突然看到了打斗的两人,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下意识发动了瞬身就要去看看情况。

    于此同时三个小屁孩,也舔着棒棒糖路过,其中一个带着眼镜的瓜皮头小男孩吸了吸鼻涕有些担忧的道:

    “咱们这样偷跑出来,如果被木叶丸的惠比寿老师发现会不会就不让我们一起玩了啊。”

    本来舔着棒棒糖的那个黄头发女孩听到这话似乎则想到惠比寿带着小墨镜的冷脸,吓得一哆嗦,

    赶紧摇头想把惠比寿的身影从脑海中甩掉。这一甩头让头上的两个冲天辫都跟着晃了晃,

    领头的那个围巾都拖到了地上的那个小男孩看着两个朋友的怂样满脸不屑的说道:

    “乌冬,萌黄你们的胆子也太小了,惠比寿老师就是个大笨蛋,天天就知道让我写作业自己偷偷躲在边上看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书。

    这一次我把我爷爷的那些和他看的差不多的书都藏在我的床底下了,等他发现了那些书就会被我木叶丸大爷的陷阱吸引,所以说肯定不会发现我们的。”

    突然木叶丸听到了不远处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一本正经的回头对两个小伙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小心翼翼的贴着墙,对着前面拐角处的身影悄悄探出自己的小脑袋。

    这一看就让木叶丸看的如痴如醉,发出哇一声低呼,棒棒糖掉在地上都没有察觉。

    “喂,木叶丸,前面到底有什么啊。”

    萌黄在木叶丸耳边轻声问,但见木叶丸没有动弹,瘪了瘪嘴,按着木叶丸的肩头也探出了脑袋,然后发出哇一声低呼就对眼花缭乱的战斗也挪不开眼睛了。

    乌冬在后面很是心疼的看了看地上的棒棒糖,而后也耐不住心里的好奇,按着萌黄的肩膀探出了头,而后呆呆的看着前面的动静发出哇一声低呼。

    却没想到最下面的木叶丸根本支撑不起两个人的重量,一下子承受不住摔倒在地。

    另外两人也重心不稳,摔在了木叶丸身上。木叶丸一声痛呼:“笨蛋乌冬,你压死我了!”

    君麻吕和阿斯玛听到这个声音,手上下意识一停,就在此时三代的声音也传来了:“停手,你们中间肯定有误会。”

    这下子猿飞一族的老中青三代全齐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