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我也要当骨傲天 > 第十六章 拜师纲手(上)

第十六章 拜师纲手(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帮助君麻吕脱离危险后,静音看着身处睡梦之中,手却依然想要抓住些什么的纲手叹了口气,给她的怀里塞了个抱枕。回身对君麻吕道:

    “看样子纲手大人今天是醒不过来了,不过也没有关系,今后你就住在这里吧,姐姐和纲手大人都会帮助你治好你的病的。对了,差点忘了问你了,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呀?”

    “君。。。。君麻吕,我的名字是辉夜君麻吕。这位大人真的会让我住在这里吗。不会麻烦她?”君麻吕怯生生的问。

    “放心吧,别看纲手大人表面上一副不着调的样子,其实心地可是很善良的。”揉了揉君麻吕的小脑袋,静音又笑着补充道:“去洗个澡收拾下自己吧,君麻吕酱,纲手大人可不喜欢不爱干净的小孩哦。”

    君麻吕乖巧的点点头,在静音的指引下走进了浴室。

    浴室里,君麻吕浑身轻松的泡在浴缸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泡澡了,说起来从穿越至今已经快有小半年了,自己这居然还是第一次正式的洗澡,放松下来一想,君麻吕自己都有点嫌弃自己。

    刚穿越就在地牢没机会洗,之后则是每天都在赶路修炼,只能在路过河流时随便的洗一洗。刚才泡澡前的淋浴,君麻吕都不好意思低头看地上的惨状,冲洗了很久才彻底的洗干净自己。

    泡在浴缸的君麻吕不由得惬意的想到:要是接下来每天都能这么舒服就好了。正当君麻吕精神放松神游物外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响了。

    君麻吕抬头望去只见静音正身着浴袍拿这个装满毛巾肥皂之类的盆走了进来,吓得君麻吕整个都缩进了浴缸,只露出半个脑袋。

    静音见状暗自好笑,对着君麻吕笑着说:“君麻吕酱,要我帮你擦背吗?”

    “不,不用了。”要不是君麻吕不会水下呼吸,他恨不得把露出来的半个脑袋都缩进水里。

    前世二十多年的人生哪里见过这阵仗啊,虽然这个身体只有六岁,但是这里面可住这个二十多岁的灵魂,顶不住啊顶不住。

    不过最终君麻吕还是没有逃脱静音的魔爪,红着脸享受着静音的擦背服务。

    给君麻吕擦背的静音似乎之前没有给小孩子洗过澡,充满好奇的东戳戳西戳戳,一只手擦着君麻吕的背,一只手一会摸摸君麻吕头发,一会又掐掐他的脸。

    隔了一会儿又探出身子,看着君麻吕红红的脸,心里想着这孩子跟断叔叔小时候真像啊,脸却露出姨母笑,调笑着君麻吕:“呀,君麻吕酱的皮肤真是白嫩呢”“君麻吕酱还真是可爱呀,穿上小裙子的话说是可爱的女孩子绝对没人会怀疑哦。”

    君麻吕还是顶不住静音的调戏,感觉背也擦的差不多了,挣脱开静音的手,捂着下身留下一句“我洗好了。”火急火燎的离开了浴缸,临走不忘从盆子里拿条毛巾战术护臀。

    静音看着落荒而逃的君麻吕哑然失笑,对着跑远的君麻吕喊道:“新衣服放在门外了哦,放心不是小裙子。”看着跑的更快的身影低声道:“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

    第二天,也许是寻找纲手的目标终于达成了的缘故,君麻吕难得的极其放松,睡到很晚才醒。洗漱完毕后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却发现纲手和静音已经坐在了外面的桌子上。刚刚推开门的君麻吕正巧和纲手的目光对视在一起。

    纲手的眼睛和君麻吕的眼睛刚一接触,眼底深处就遛出了一抹欣喜和一丝忧伤。

    喜得时这孩子确实跟断有几分相似,一看到他的脸自己就忍不住想起断温暖的微笑。让她忍不住幻想如果自己跟断结婚的话,生下来的孩子。。。。。可能就是这个模样吧。

    忧的也正是如此,一想到断离世时自己的无能为力,纲手的心头就隐隐作痛。

    可眼下纲手却迅速的讲这些情感收了起来。强行拿出三忍之一的气势,装作对君麻吕满不在乎的样子面无表情的盯着君麻吕道:“说说吧,你的身世。”

    “纲手大人~”静音看着纲手的举动不由有些嗔怪。纲手却瞪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君麻吕知道自己的未来可能就决定在这一次的对话上了,他心里清楚以纲手的见识不可能不知道辉夜一族的尸骨脉。当即半真半假的对纲手说道:

    “不瞒纲手大人,我的名字叫辉夜君麻吕。来自雾隐村辉夜一族,我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我记事起就一直在地牢里长大。

    直到有一天族长带着全族族人试图刺杀四代水影时我才被放出来,在那场战争中我侥幸活了下来,可是族人们都死了,我后来被人贩子抓起来卖到了火之国。

    我本来被一户夫妇买了下来,但是因为我控制不了我的能力,那家人觉得我是怪物想要烧死我,后来我就跑掉了,一路流浪来到了这里碰到了静音姐姐,静音姐姐愿意帮助我就把我带来了这里。”

    一段话说下来纲手心中暗自点头,这孩子的经历和她的猜测基本上差不多。

    她好歹是行走忍界多年的忍者,戒备心还是有的,虽然这孩子长的像断却不能彻底打消她的戒备,毕竟如果身边有一个间谍的话自己再一不小心露出什么情报就不好了。这次对话就是一次考验,她想看看这个孩子是否愿意如实交代。如果他能实话实说在纲手看来就算是初步通过考验了。

    静音作为她的心腹不是蠢人,不会轻易被小孩子哄骗。从静音描述的情况看这孩子昨天的表现应该是真实的情感流露。

    她早就在静音的口中就已经得知这孩子有操控骨骼的能力,猜测他是雾隐村的辉夜遗孤,只是不知道这孩子是不是雾隐派来自己身边的间谍。不过从他的表现来看一个间谍不可能随随便便的就交出自己的底。再说辉夜一族灭族不过是几个月前的事情,这孩子就算是天生的谍报天才也不可能只受了几个月的训练编谎话就能编的这么滴水不漏让自己挑不出毛病,这些应该是他的真实经历。

    至于他遮遮掩掩的所谓买下他的人觉得他是怪物要烧死他,他只能逃出来,在纲手看来真实情况未必是这样,不过没有必要在这还满是伤痕的心上再补一刀把曾经的伤口撕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