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我也要当骨傲天 > 第六章 辉夜一郎的底牌

第六章 辉夜一郎的底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战场上的形式变幻莫测,前一秒辉夜族人还在结界里当靶子,下一秒,就已经大破结界冲杀向了雾隐的忍者们。

    一旦冲出结界,冲进人群展开近身肉搏,尸骨脉人间兵器的强势便显露了出来。这边一个柳之舞,各个环节处探出骨刺,让雾隐忍者措不及防间吃了大亏。

    紧接着一只骨刀便如毒舌一般刺向那名忍者空门大开的胸膛,若不是周围的人反应迅速一直苦无让骨刃偏离了轨迹,只是这一招便要有一名雾隐忍者丧命。

    另一边一个族人使出唐松之舞,数十根透体而出的骨头卡住了对面忍者的忍刀,还顺带着将那名的手扎的鲜血淋漓。

    对手只能忍着手上的痛苦放弃忍刀,不然就会面临普通潮水一般连绵不绝的攻击。就算是落入下风的辉夜族人也能凭着尸骨脉强大的防御力和肉体恢复能力和敌人周旋。

    一时间凭借着尸骨脉强大的恢复能力和刁钻的各式招式。居然面对着三倍于己方的雾隐忍者没有落入下风。

    忍者毕竟还是以单体作战和小队小规模配合作战为主,战争中忍者的作用其实十分有限。大型忍术威力确实强大但是结印时间冗长,一旦敌人冲入了己方的阵中没对往脸上招呼的苦无没有办法完成结印。

    就算自身暂时无人打扰也没有办法对着我方敌方混杂的场面施展无差别的打击。唯一能做的其实也就只有拿起武器肉搏,最多用些小型忍术干扰或者一击必杀而已。

    不过辉夜一族的优势也只是暂时的。不过是占了突破结界时对手措不及防的便宜而已。

    辉夜一族虽然善战却也不是人均上忍水平,不然哪里还用窝在这个穷乡僻壤的雾隐当三流家族。此时反应过来的雾隐忍者们也开始了反击,三四人组成一直小队包围一名辉夜族人,凭借着人数优势又一次占据了上峰。

    辉夜族人虽然体术强大身体变态,但终究没有强到能够越级单挑三四人的地步。面对四个同级忍者的围攻,到底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落如了下风。实力稍差的一些人稍有不慎就被源自后背又或者脚下的阴损忍术收割了性命。

    辉夜一族族长在内的辉夜一族仅存的九名上忍同样面临这一窘境,在四名上忍的包围中左支右绌。

    四名上忍也知道辉夜一族变态的恢复力,因此他们也不全力进攻,只维持着不让对手有逃跑机会的进攻力度。以一种猫戏老鼠的态度一点点消耗着辉夜一族九命上忍的体力。面对这等情景辉夜一族的忍者却怒不可遏的发起了更加疯狂的进攻。

    辉夜一郎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又看着包围圈外面不断倒下的辉夜族人,心痛的双目血红一口钢牙咬的咯吱作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要开出血轮眼了。

    终是下定了决心,对着不远处的另外八名辉夜上忍吼道:“不要再浪费体力了,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今日我们的计划算是彻底失败了,用那招吧。我要与雾隐的杂碎同归于尽!”

    辉夜一郎终究是想清楚了自己计划的可笑之处,竟然妄图用几十名忍者推翻水影矢仓的统治。可现在一切都太晚了,他必须为自己错误的决定付出代价。

    他的眼睛若有若无的望了一眼远处拿着骨刃奋战的一道小小身影,自己这个失败的族长将族人带入了绝境啊,

    那个辉夜一族百年一出的天才怕是也要毁在自己的手里,真希望他的命足够大能够逃出这个绝境,如果他能活着,也许辉夜一族还有延续的希望吧。

    此时想再多也没有用处了,辉夜一族族长辉夜一郎收回目光,眼神重回残忍而鉴定。与周围的八名辉夜上忍一起不顾伸出体外的骨刺上的血迹和铁锈收回了身上所有的骨头。

    就这样双手结印不做防备的面对身前的上忍。周围的雾隐上忍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变故不由得有一瞬的愣住。

    雾隐忍者的首领面色大变,惊怒交加的对周围吼道:“一群蠢货在这里愣着干什么,快阻止他们!”雾隐上忍们如梦初醒,手中的苦无手里剑灌注满查克拉刺进了辉夜一族九命上忍的要害。

    九名辉夜忍者深遭重创身上插着数只苦无,大口大口地呕血却发出了畅快的大笑声,身体渐渐向地下沉去,口中大喊道:“太迟了,感受辉夜一族最强之舞吧,早蕨之舞!”

    ——————早蕨之舞!!!————

    君麻吕遇到了危险,他本来一边划水一边逃跑的计划很顺利,可忽然间对方的阵型发生了变化,开始三四个同水平忍者包围一名辉夜族人。

    好巧不巧的就在君麻吕从一名辉夜一族中忍边上路过时就被一个忍者小队包围住了。准确的说是躺枪,那支小队的目标本来是身前的那名中忍族人自己却糟了无妄之灾。

    那名辉夜族人倒是战斗狂本色尽显,一个人拿着两把骨刀就往四个人里冲。对方则轻轻松松的格挡着,这时那个雾忍四人小队中的一名好像是领头的忍者看了眼那名辉夜族人身后看似呆立原地实则已经悄悄往后挪了好几米的君麻吕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

    “你们辉夜一族果然是没人了吗,那么小的小鬼居然都带在战场上?健太,去杀了他。别告诉我你这个精英下忍连五六岁的小鬼都杀不掉哦。”

    那个名叫健太的二十五六岁忍者看了眼君麻吕,脸上泛起了变态的笑容。嘴上去仍然嘴硬的说道:“队长真是的,每次都把这种麻烦事交给我。”话是这么说但他的脚步可不慢,已经大步冲向了君麻吕。

    健太拿起手中的苦无对准好似被战场的恐怖吓傻了一样的君麻吕就准备刺下去,方向却不是君麻吕的心脏,而是他的手臂。很明显他要在杀掉君麻吕前好好的折磨一下他。

    “小鬼,受死吧!”

    健太其实真的是个变态,今年已经二十五的他至今仍然是个下忍,虽然下忍前面挂了精英两个字,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那是因为他努力了十年仍然无法成为中忍熬出来的“精英”。

    这种打击和被人随意欺压的羸弱实力让他的心理早已发生扭曲。身为忍者的他却喜欢对平民和孩子下手,不仅杀起来毫不手软而且极其享受对方在他手下哀嚎时的无力感。

    正当他准备聆听那个辉夜一族小鬼的哀嚎时,意外却发生了。只见那个辉夜一族小鬼从袖口拿出来了一柄骨质短刀,虽然接住他的苦无后噔噔噔连退了好几步,却确确实实的用这把刀挡住了他的攻击。

    健太一瞬间觉得有些惊恐,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有骨刃,难不成这个小鬼还是辉夜一族的天才?六岁就能觉醒尸骨脉?但仔细回想又发现那柄骨刃是从袖子里拿出来的,转而又释然了。他就说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会觉醒尸骨脉。肯定是家里人准备给他防身用的,这么小的孩子能觉醒尸骨脉那也太吓人了。

    “呀咧呀咧,家里的大人给准备的骨刀吗?真是有趣,我还没有体验过骨刀是什么手感呢,就让我用你家人给你的骨刀杀掉你吧。杀掉你之后这刀还能成为美妙的收藏也说不定。”说着,又一次拿起苦无走向了君麻吕。

    君麻吕看似不敌实则却是装出来的弱小,以他惊人的天赋和三个月不懈的锻炼,面对一名下忍随意的出手他还是能轻易接住的,他的目的只是想借此机会光明正大的逃出去而已。当即表现的更加惊恐,“连滚带爬”的朝战场更远处的树林逃去。

    “哦?居然害怕的逃跑了吗?哈哈哈,再跑快点本大爷的忍术要来了哦”

    健太感觉自己的变态心理受到了极大的满足,居然就这样一边慢悠悠的走一边结起了手印。

    “水遁—水球术”

    看着远处飞来的看起来就没什么威力的水球术,君麻吕表面方的一匹,实则稳如老狗的装作躲不开这一招只能强吃的样子,装模作样的发出一声惨叫,顺势一跃冲入了茂密的树林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