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我也要当骨傲天 > 第五章 灭族之夜

第五章 灭族之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君麻吕跟在那名辉夜族人的身后在地牢里走着,藏在衣袖里的骨刀探出又收回。

    他其实已经考虑了很久了,想要逃离灭族之夜的这场混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一刀捅死这个族人。在这个关键时刻,族中少了一个人虽然奇怪,

    但辉夜一族的族长绝对不会派人去搜查,毕竟在这个脑残族长眼中自己带领族人推翻雾隐村暴政,让家族走向辉煌的时刻就在今天。此时正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他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刻因为一个小人物分散人手。

    但是君麻吕却迟迟不敢动手,第一是因为他看不透这个中年人的实力。自己有几斤几两君麻吕自己心里清楚,面对个下忍他有把握刺杀成功。但是如果这个牢头是个中忍的话,自己的一刀可能会被他轻易躲过。一旦这一刀不能杀死他,面对一个暴怒的中忍还是以体术见长的忍者,君麻吕觉得自己的胜率微乎其微。

    再者就是自己身为辉夜一族的一员,对于尸骨脉有着足够的了解。尸骨脉的能力可不仅仅是操控骨头,身体的恢复能力和对痛觉的承受力也是十分变态的。

    其实这也很容易理解,如果没有强大的恢复能力和对痛苦承受力的话这种一开打就抽出一根脊椎骨乱甩的战斗方式。还没等敌人中招,自己就先因为将骨头抽出身体的剧痛疼死了。

    这也是辉夜一族被其他忍者家族畏惧的原因所在,战斗中面对一条没有痛觉不死不休的疯狗,是个人就会感到很头疼。

    最终君麻吕还是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跟着那名族人一路走到了辉夜一族的族地前。

    全族拥有战斗能力的几十名青壮已经整整齐齐的聚集在了族地前。几十个头顶两个红点的辉夜族人站在一起表情凶恶,双目嗜血的望着你,更有甚者还会露出狰狞的微笑。这个场景绝对能止小儿夜啼,把普通人吓尿。

    辉夜一族的族长辉夜一郎望着麾下气势十足的族人,满意的点了点头,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对着族人大声说道:

    “村子里最近发生的事情想必各位族人都有所耳闻,矢仓身为水影却大肆的屠杀村子里的血继忍者,

    短短几天的时间里雪之一族,鬼灯一族等几个大家族已经惨遭灭族之灾。我们辉夜一族难道要和他们一样引颈就戮吗?”

    “绝对不可能!”光长肌肉不长脑子的辉夜族人们此刻已经放弃了思考,红着眼睛大声的叫喊着,更有甚者已经愤怒的控制不住体内的查克拉,不由自主的从身子里抽出了各式骨质武器。

    那样子就好像如果矢仓站在跟前的话就要当即把他生吞活剥似的。

    “村子对我们不仁,就休怪我们不义。我们辉夜一族都是天生的战士,就算拼尽全力做和敌人同归于尽的鬣狗,也不会做跪地受死的绵羊!

    为了保全家族,族人们拿起你们的武器,咱们要主动出击趁他们不备直接刺杀矢仓,推翻水影暴政。

    家族延续与否就在今日,成则辉夜一族的辉煌继续,败了我们也敢挺着胸膛对列祖列宗说上一句,辉夜一族都是悍不畏死的好男儿!族人们,都随我冲呀。”

    说罢,辉夜一郎抬手从左肩抽出一柄骨刃,就大步冲向了雾隐大楼的方向。热血上头的族人们也跟着大吼一声,拿着各式骨质武器大步流星的跟着族长的步伐。

    君麻吕在人群中表面上装模作样的一边大吼一边拿着骨刀向前冲,背地里却装作年纪小体力不支渐渐的从人群中央落到了队伍的末尾,看着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似的族人们,心里仿佛一万匹羊驼撒着欢的奔腾而过,吐槽的欲望压都压不住。

    卧槽,这么容易就全说动了吗?道理我都懂,但是真的就没人反驳一下几十人冲雾隐大楼的脑残计划吗?全族总人数加一起还没守大门的巡逻队人数多呢啊。

    再说了想要保存家族的话难道不应该想办法突围出雾隐村吗,反正驻地也在雾隐村外面,你跑进去跟人家单挑算哪门子保全家族啊。

    还有说好了我是家族武器,要今日出鞘服务家族呢?我这都落队伍后面去了,要不是最后那个家伙一直盯着我,我就是转身跑了你们也发现不了我吧。

    转眼间,雾隐村的大门在眼前不断放大,族长辉夜一郎望着没几个人看守的雾隐大门,不由得露出一个微笑,

    正当他打算再次加快速度一鼓作气冲进雾隐村内部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轰鸣,眼前蓝光一闪,一道水幕从脚下窜出,只一瞬间的功夫就将辉夜族人们包围在其中。

    辉夜一族的族人们触发了某种结界!

    结界升起的一瞬间,君麻吕就果断加速重新钻回了族人们中间。很明显他们进入了敌人的陷阱。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果然如君麻吕预想的一般无二,四周的树林中黑影闪动,一瞬间上百名忍者就出现在了结界的外面。看着结界里的辉夜族人露出了戏谑的笑容,

    领头的忍者更是大笑着说道:“水影大人果然深思熟虑,就知道你们这群疯狗会主动进攻村子,如此甚好,我们刚好能将你们一网打尽。省去了一个个搜你们的时间。结印!”

    领头忍者话音刚落,结界外面的雾隐忍者们就齐齐的一同结起了手印。一时间水龙弹,水箭术,水蛟弹等等各式各样的水遁忍术夹杂着各式苦无千本不要钱似的丢进了结界里。

    结界内的辉夜族人们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大惊失色,只能慌乱的拿起武器对着各式忍术和忍具进行抵挡,忍具大多数还能靠着手中的武器抵挡,面对着那些五花八门的忍术

    体术性忍者的劣势一瞬间暴露无遗,大多数实力普通的族人只能通过尸骨脉在体表形成一层骨质铠甲硬抗,或者尝试着用骨刀击溃忍术。

    左支右绌间不少实力不济又身处外围的辉夜族人就被汹涌而来的水遁忍术击成了重伤。

    而辉夜一族的反击在结界的阻挡下显得软弱无力,族人们的指骨穿弹大多数都无法穿过那道水幕,少数的十几位强者射出的指骨虽然能穿过水幕但经过水流的阻挡大大削弱了力道,即使飞出了水幕敌人也能轻描淡写的挡住。

    看到这一幕辉夜一郎不由得恨得咬牙,对着周围的几名辉夜一族强者道:“一起用铁线花之舞——花,给我弄碎这破玩意。”

    说罢,最强的八名上忍族人便开始调动起了查克拉,右手渐渐出现了变化,大量的骨头在右手汇集,渐渐形成了巨大的骨质钻头。算上族长辉夜一郎在内的九人,脚下用力一踏,硬顶着漫天的忍术冲向了维持结界的九名忍者的所在地,手中的巨大钻头全力的插进了那水幕之中。

    在君麻吕震惊的目光中,九名辉夜族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狠狠的突刺而出,钻头与那道水幕结界刚一接触。

    结界就产生了疯狂的颤动,水幕之外维持结界的九名忍者齐齐面色一变,口吐一口鲜血之后再也无力维持,结界终于不堪重负得碎成了一地水渍。

    而九名族人却仍为停止,如利剑般去势不减的冲出数米,不少倒霉的雾隐忍者躲避不及,如同糖葫芦般被扎了个对穿。

    九名族人突破了结界大口喘着粗气,明显消耗不小,却尤自对着族人们吼道:“冲呀,我族存亡全看今天。”族人们也大声回应,红着眼睛拿起武器冲入的对方的人群之中。

    这是君麻吕第一次正面真实看到忍术和尸骨脉强者的力量,不由得有瞬间的失神,直至一只苦无从头顶略过时才如梦初醒,一边拿着骨刀跟在某些辉夜族人的边上划水,一边动作迅速的朝着战斗不太激烈的地方迅速逃去,观察着逃出生天的路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