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我也要当骨傲天 > 第二章 辉夜什么的果然是脑残家族

第二章 辉夜什么的果然是脑残家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仍然是那一间地牢,

    君麻吕坐在小破床上,双眼紧紧盯着自己的右手,不知是紧张的注视起了作用还是什么别的原因,那只右手渐渐发生了变化。

    一小节骨头渐渐破出皮肉,慢慢探出大概一根食指的长度,在君麻吕的操控下最终完整的破体而出,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轻微的声响。君麻吕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一头栽在小破床上,手里却没忘将那节骨头攥在手心。

    “终于成功了。”没错,君麻吕正在尝试使用自己的血继限界—尸骨脉。在他继承这具身体之前君麻吕就已经提炼出了查克拉,也正是这一次查克拉的提炼导致了君麻吕悲惨的童年。

    论忍者天赋,君麻吕可能是自辉夜一族衰落以来最天才的一号人物,年仅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提炼出了查克拉。

    在他初次提炼出查克拉的时候,尸骨脉就不受控制的觉醒了。破体而出的锋利骨刃不仅让小君麻吕懵逼了,也让辉夜一族的族人懵逼了。但懵逼过后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狂喜。

    “四岁觉醒的尸骨脉,肯定是我族最出色的工具。一定要让他经历磨难,我要让他成为最完美的武器。”辉夜一族族长如是说。

    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就这种清奇的脑回路,怪不得能把战国时期仅次于千手宇智波的大家族搞成如今这种人丁衰落的三流血继家族。

    日后能干出震惊忍界的一族几十人单挑整个忍村的惊天脑残事件也就不奇怪了。

    回想完这些把玩着自己指骨的君麻吕忍不住感叹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辉夜族长这样的猪队友啊。就这种神操作不断的脑回路,他究竟是怎么当上族长的?”

    不过现在再纠结这些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了,毕竟这个脑残家族过不了一年就要被连根拔起了。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君麻吕现在能做的只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当然就是提升实力,起码也要有下忍水平的实力才能在灭族之夜不至于随随便便一个什么忍术擦到就打出gg。

    第二件事则是要想好未来的发展,君麻吕躺在小破床上开始了脑洞大开。

    呆在辉夜一族明显死路一条,至于跟着大蛇丸?别人不知道蛇叔什么本性,他看过原著过来的还能不知道吗?

    那是绝对的危险人物,为了追求长生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什么都可以放弃。虽然后来洗白上岸了甚至生了儿子,

    但在博人传中仍然是疑点重重。君麻吕在他眼里最多算是个听话好用的工具,再加上曾经的容器备选而已。

    自己肯定不会像原著一样三言两语的就被洗脑,对大蛇丸死心塌地,也不可能接受成为实验体的命运,

    再者一个没有那么信仰大蛇丸的君麻吕,谁知道大蛇丸还会不会像原著那样培养他。

    而且大蛇丸明显解决不了自己的血继病。大蛇丸这一条线明显走不通了。

    想到血继病,君麻吕愁的又想要挠头了。君麻吕的病前世漫画里就语焉不详,毕竟也不是什么重要角色,岸本也不可能那么面面俱到。而网上的猜测也是五花八门,什么艾滋病,破伤风,甚至还有人说是骨头抽多了缺钙死的。

    比较靠谱的说法有两种,一种是自身基因不完善所引起的血继病。

    第二种猜测则是,常年与人战斗后沾了各种血液铁锈的骨头再次放进身体导致的多种疾病混合再加上过度使用咒印对身体造成的超大负荷,

    随着咒印的使用导致生命力的透支,抵抗力开始下降使得之前潜伏的疾病全部爆发。面对这样复杂的病况大蛇丸束手无策只能选择放弃。

    君麻吕觉得这两种都有可能,准确的说是他认为基因缺陷是血继病的主体,而骨头的回收是加速君麻吕的早逝的元凶。

    毕竟就算是辉夜一族都有血继病也不可能全都十五岁暴毙,那这个家族早就消失在历史中了,根本不可能流传至今。自己也见过很多三四十岁的辉夜族人了,那个狱卒就是例子。

    由此可见,血继病应该确实是存在的,也应该是属于某种基因缺失,毕竟辉夜这个姓氏一听就知道和那位住在月亮上的少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辉夜一族一头的银发和额头上的两个红色圆点,也和辉夜姬有着几分相似。

    再联想到辉夜姬使用过的那一招共杀灰骨,要说辉夜一族与辉夜姬没关系君麻吕是绝对不信的。

    而众所周知辉夜姬有两个孩子,除了六道仙人大筒木羽衣之外还有一个弟弟大筒木羽村。

    弟弟的家族在封印了母亲后举族迁移到了月球上看守母亲,防止辉夜姬的复活,最后在月球上渐渐凋零,只留下大筒木舍人这一个剧场版小boss。

    六道仙人号称拥有仙人眼和仙人体。仙人眼自然是轮回眼了,仙人体也可以对应千手一族的变态体质。

    身为六道弟弟的羽村没道理只有白眼一个能力,而且从漫画中的形象来看羽村额头上有突出的骨角,

    君麻吕可以大胆推测,辉夜一族可能就是继承了源自羽村的另一种仙人体——能操纵骨骼并可以使身体快速愈合的尸骨脉能力。

    木叶日向家的存在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大筒木羽村迁移到月球的时候并没有带走全部族人。羽村的内心究竟是什么想法已经无从考究,但是如果以上的推理成立的话,君麻吕觉得辉夜一族应该也是属于羽村被留在忍界的分支之一。

    至于被留在忍界的原因,君麻吕的大胆推测认为,日向一族可能是为了让月球上的大筒木本家能与忍界有一定的交流,防止以后忍界出现变动时忍界本土的六道仙人后裔无力阻止导致故乡毁灭。

    而辉夜一族被留下的原因君麻吕推测可能是因为当时初代的辉夜族人已经初步表现出了血继病的雏形。

    羽村在发现这一支的血脉的后代身负遗传病,几乎活不到四十岁就会性命之忧这一问题后,就选择放弃了这一分支,

    毕竟如果将这一支带去了月球的话,遗传病可能会扩散到整个大筒木家族本家,孤悬月球的大筒木本家可能会有断子绝孙的风险,因此选择了将之留在忍界,让这一分支自生自灭。

    而就如同宇智波、千手这两个六道仙人的后裔的家族多多少少的有些小毛病。比如宇智波的红眼病还带点精神问题,千手的生育困难还有坏运气。

    君麻吕觉得辉夜一族的血继病应该也和这两个家族类似。是属于身为辉夜姬的后裔的某一分支所导致的问题。不过比之那两族的小毛病,辉夜一族的血继病问题大的多。

    因为这种基因的缺陷导致自身在继承羽村能操作骨骼的能力的同时患上了某种遗传病,

    这种遗传病无法医治而且目前还不知道症状是什么,不过应该没有严重到十五六岁就会随时暴毙的程度。

    君麻吕的短命在他看来应该是这种遗传病和骨头回收的结合。

    原著中君麻吕应该是没有什么不良嗜好的,待人虽然冷漠但却很有礼貌,小李吃药时没有动手愿意等他吃完药再开战就是个例子。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骨头的使用和回收了。

    想通了这一点君麻吕也按下决定,再没有彻底解决血继病的情况下绝不轻易使用尸骨脉。

    这一大串脑洞下来,君麻吕也觉得有些疲倦了,躺在床上感觉眼皮隐隐有打架的趋势。索性停止了手上的把玩合上了眼睛。睡前喃喃自语的最后一句话是

    “血继病的症状也不是完全没有体现,起码目前已知的最大症状就是——辉夜一族都是脑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