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我也要当骨傲天 > 第一章 开局就在地牢怎么破?

第一章 开局就在地牢怎么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水之国,雾隐村,辉夜族地地牢中。

    滴答滴答的水声让人听着心烦意乱,一个小小的身影皱了皱眉,睁开了沉重的眼皮,视野渐渐清晰,逼仄的地牢天花板闯入视线之中。

    等等,我家的天花板哪有这么丑?

    忍不住想用手挠挠昏沉沉的脑袋,耳边却响起了一阵铁链的摩擦声。低头一看一只带着镣铐的手闯入了那具身体的视线。

    带着手铐的黑乎乎的手不由得让他整个人打了个激灵,昏昏沉沉的脑袋也不由得清醒了几分。自己敲了十多年键盘的手哪有这么小?穿越?还是被人喂药了?我是不是要当死神小学生接班人了?我这个脑子顶得住吗?

    前世看过的各种网文动漫乱七八糟的在脑子里走马灯似的浮现,忽然一个形象在脑子里无比清晰:

    银色长发松散的绑在身后,淡漠的表情,好似不带任何感情的碧绿色眼瞳,脸上还带着病态的苍白,额头上两个红色圆点分外显眼,右手在左肩处虚握,一柄锋利的骨刃正要破体而出,

    胸口处的神秘印记若隐若现。一副痨病鬼的样子却自带着三分危险的气息。这身形不是君麻吕还能是谁。

    说起来君麻吕也算是火影忍者前期的一个惊艳角色了,奇特的尸骨脉血继限界,大蛇丸脑残迷弟的人设都让人耳目一新。忍者天赋更是数一数二的,年仅15岁就能帮助大蛇丸刺杀四代风影,起码有着上忍水平的实力。

    前期显露头角的几大挂比中,鸣人和小李都败在他的手上。其压箱底的大招早蕨之舞的杀伤力绝对拥有s级忍术的水准。在最后一战中要不是旧病复发,大招开一半就领了便当,五代风影估计也就没有我爱罗什么事了。

    君麻吕短暂的一生可谓天妒英才,自身的血继病让他不仅没有如愿成为大蛇丸的容器,也让他还未来得及彻底兑现天赋就领了便当。

    “奇怪,为什么想到火影忍者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不是鸣人佐助,反而是男n号的君麻吕,而且还莫名的觉得特别熟悉亲切?难道。。。。。”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中浮现,那道身影也顾不上周围的环境和手脚上的镣铐了,连滚带爬的挪到那个由滴下的雨水形成的小水坑前,顺着昏暗的火把的光芒,一张稚嫩的脸映入眼帘。

    黯淡而杂乱的银色短发,苍白的小脸,额头上的两个红色圆点,消瘦的脸庞衬的一对碧绿的眼睛有些大的吓人,微张的嘴和震惊的眼神还带着三分喜感。

    倒影中的脸与脑海中的那个身影渐渐重合,不是幼年君麻吕又是谁呢?那道身影还有些不死心,又试着伸手拍了拍脸,倒影中的幼年君麻吕也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似乎是接受了现实,君麻吕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

    “我靠,还真穿成君麻吕了啊,还是幼年版的。我就睡一觉而已嘛,又没触电又没车祸的,怎么一觉起来就成君麻吕了?穿越也不要这么随便嘛。”

    君麻吕有这个想法也很正常,火影可是高危世界。前面还好武力水平还算正常,到了四次忍界大战那战斗力崩的令人发指,

    前面高高在上以一敌百的影级强者后面满大街都是啊,没有个超影水平搞不好什么时候被一个地爆天星又或者求道玉什么的擦一下就打出gg了啊;

    辉夜一族呢,试图以一族之力推翻血雾政策,转头就被带土控制的四代水影无情镇压的脑残家族;

    君麻吕?本来三观就有问题还自带重病,好像原著里十六岁都不到就领了便当。

    真是想一想吐槽之魂就忍不住的要往外冒啊。

    不知过了多久,君麻吕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最终还是终于接受了现实,苦笑道: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前世也是一个人无依无靠,没钱没权的,倒不如来这火影世界体验下不同世界的乐趣。

    重病什么的只要努努力应该也还是可以解决的,既然借用了你的身体,我一定会想办法改变你的命运的。”

    话音刚落窗外就飘进了一整冷风,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回过神来的君麻吕望着周围的环境又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幽暗的地牢一览无余,不到五平米的地牢除了一张破床和一个开在墙上的破窗之外一无所有,黑黝黝的牢顶还滴答滴答的滴着水,

    铁栏外是幽暗的回廊,只有黯淡的火把能提供一点光亮,连火把上的火焰都只是偶尔跳动一下,像是随时都可能熄灭似的。就这个生活环境,还逆天改命呢,能活着走出这个地牢再说吧。

    “好好的辉夜一族子弟,十五岁就有精英上忍水平的忍界天才居然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

    辉夜一族的族人都是脑残吗?就这种弱智家族,就算没有被造反灭族,以后等我威震忍界也要过来把这破地方拆个稀巴烂,”

    这破烂雾隐村,辣鸡辉夜一族,连饭都不给吃,还五大隐村,血迹家族呢,都是辣鸡。

    为啥不是开局木叶啊,人家木叶就算是孤儿还有保障金可以领呢,起码顿顿泡面饿不死。

    再来个穿越必备的系统,做做任务氪氪金就能脚踩带土,拳打斑爷的那种,到时候还不是想怎么浪就怎么浪。

    说起来我有没有系统啊,喂!系统在吗,有没有系统啊,有就吱一声。。。。。。

    二逼属性开始占领高地的君麻吕忍不住脑子里又开始了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甚至在想着系统的时候还忍不住大声叫出了声,就在这时耳边居然真的传来了“吱”的声音,

    不由得下意识说到:“卧槽,还真的有系统啊,系统你能不能。。。。。。。啊!”

    话音刚落一个又冷又硬的饭团就砸在了头上,一个满脸横肉却头顶两个红色圆点的中年男人推开了牢门对着墙角的君麻吕面色不善的喊道:

    “再敢鬼吼鬼叫,下次砸在你头上的就不是冷饭团了,赶紧吃了给老子闭嘴,身为辉夜一族的工具就要有工具的觉悟。”说罢又砰的一声关上了牢门。

    被冷饭团砸回过神的君麻吕看着满脸横肉的辉夜族人离去的背影,发泄似的吐了吐舌头,捡起馒头咬了一口,低声自语到:

    “一点见识没有,我这样的辉夜一族天才也不知道好好拉拢,还工具就要有工具的觉悟,活该这么大年纪了还只能看地牢。切,反正你也活不了几天了,不跟你个死人计较。”

    一边说着话嘴上的动作却不慢,在饥饿的驱使下也顾不得刚砸过自己的饭团干不干净,三口两口就吃了个干净。吃完揉了揉勉强有了些饱腹感的肚子,看了看外面朦朦胧胧的月亮,默默的走回了自己潮乎乎的破床,

    在小破床上坐起了俯卧撑,口中仍旧没有停止,嘟嘟囔囔的说道:“开局就在地牢还能怎么办,只能靠自己了,不知道原著里是怎么从战争中逃出去的,一定要在灭族之战前有能够活下去的能力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