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黑伯爵 > 第四十六章,赠剑!

第四十六章,赠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东海,霜月村。

    明月清风照,黄……小溪入海流。

    晚秋吹红了落叶,让月光显得更加清冷。霜月村一心流道场后院,耕四郎一席白衫跪坐在走廊边,身旁是一叠用白瓷盘盛放的团子,以及一小壶清酒。

    咚咚咚咚!

    一个头发劈头盖脸的消瘦男子双手按在抹布上,从走廊另一头跑到这一头,卖力干活。

    白天道场学员不少,所以打扫只能晚上抓紧时间。

    忽然,耕四郎轻声问道。

    “索隆还没有回来吗?”

    那男子闻言一顿,用沙哑的嗓音回道:“他白天说要去山里训练,估计又迷路了吧。”

    “原来如此。”

    耕四郎点点头不再说话,拿起串着团子的竹签,默默对月饮酒。

    对此,男子沉默着,片刻后开口道。

    “耕四郎先生,我准备明天离开。”

    耕四郎动作停滞了一下,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

    “好。”

    “你不问我为什么吗?”

    那人好奇的看着他。

    “你愿意说,自然会说。不愿意,我又为何要问?”

    耕四郎笑道:“我理解你的心情……曾经我也有过你这样的日子,一天到晚躲躲藏藏、四处流浪、甚至是寄人篱下,生怕被敌人找到。”

    “假的吧?先生你明明那么强!”

    男子震惊的睁大眼。

    他是被耕四郎救下来的,从一头体长十米的海兽嘴中,那一剑的光华,让他记忆犹新。

    也是因此,他才选择不要工钱,在道场打扫卫生。

    极度震惊之下,他连暴露了自己本来的音线都没发觉。

    但耕四郎没有在意,摇摇头。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大海何其辽阔,强者层出不穷,在下又算得了什么?”

    说罢,从怀里摸出一个钱袋。

    “这是你这段时间的工钱,多了一些,算是我资助你的船费。”

    想从霜月村离开远航,必须乘坐一周一次的往来商船,商人,自然是要收钱的。

    “我……”

    噗通!

    男子对着耕四郎跪下,脑袋深深趴在地板上,浑身发颤磕着响头。

    咚!咚!咚!

    “耕四郎大人!”

    “您的大恩大德,在下永世不忘!”

    耕四郎依旧温文尔雅笑着,端起酒杯。

    “去吧,早点休息。”

    “我回来了!!”

    这时,前院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呐喊,男子擦了擦眼泪,捡起钱袋,迅速朝自己房间、一间不起眼的柴房走去。

    耕四郎慢慢回头,正准备打招呼,忽然嘴角抽搐,温文尔雅的笑容绷在脸上。

    “索隆!”

    语气依旧平静,但索隆脖子一缩,赶紧解释。

    “这不怪我耕四郎师傅!是他突然莫名其妙的跳出来打我,所以我才下手重了点。”

    回来的不仅是索隆,还有一个?名?只?完全看不出人样,鼻青脸肿的中年男子。

    索隆肩膀处t恤被划开了道口子,木刀从三分之一处断裂,证明过程并不轻松。

    感觉自己眼皮子跳的很快,耕四郎深吸口气。

    “那么,他是谁?”

    “又一个来找那家伙的海贼猎人,他到底得罪了谁?”

    丢开手里的“战利品”,索隆一屁股坐在地板上,脱下t恤,这个动作牵扯到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见此,耕四郎无奈叹息,起身找来医疗箱,帮索隆整理伤口。

    倒在地上的海贼猎人透过眼缝看到这一幕,微微张嘴。

    先生,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但两人都没有理会,耕四郎闻言点头,说道:“东海新出现的霸主,悬赏5500万贝利的大海贼,黑伯爵。”

    “黑伯爵?听上去像是个贵族……嘶!”

    索隆眼睛瞪大,胸腔挺起。

    好半会儿,等耕四郎将手拿开,才松了口气:“得罪了贵族,是挺麻烦的。”

    “真正的麻烦不仅如此……据说那位黑伯爵掌握着与死者通灵的能力,一些家伙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找到乌南留下的宝藏,所以会想尽各种办法来抓他讨好对方。”

    “包括这家伙也是?”

    索隆一指地面。

    不,我只是想再见妈妈一面。

    海贼猎人哭了,两团液体涌出眼眶。

    妈妈,我好想你,这群家伙都是魔鬼、魔鬼啊!

    见此,索隆哂然。

    好吧,这个问题不用回答了。

    “啧啧,通灵之术啊!”

    听到这句长叹,耕四郎顿了顿:“怎么?你也有兴趣?”

    “是有点好奇,但我不会那么做。”

    索隆严肃认真的抬起头,看着耕四郎:“我会用我自己的剑,让我的名字响彻天堂!”

    “而不是,靠通灵什么的东西。”

    耕四郎默然。

    “师傅,你答应过我,等我满十七岁就放我出海。”

    忽然,索隆的话语将他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看着眼前略有些紧张的索隆,耕四郎莞尔。

    “今晚是谁带你回来的?”

    “村头的库勒大叔……嘶!!”

    话一出口索隆就感觉不对,不敢置信的看着耕四郎。

    天还能不能聊了?!

    (╯‵□′)╯︵┻━┻

    但让索隆意外的是,耕四郎笑过之后,点点头。

    “那就去吧!”

    “师傅?!”

    索隆一脸惊喜。

    “你在这等着……”

    说罢,耕四郎起身,朝楼梯走去,留给索隆一个背影。不一会儿,他捧着一截长长白布包裹的东西走了回来。

    看见那东西,索隆瞳孔一缩,不由自主跪坐下来。

    耕四郎盘膝坐下,将东西放在两人中间。

    “距离你十七岁没几个月了,出海以前,你需要熟悉这把剑的每一分每一寸。”

    “作为剑士,必须了解手中武器。”

    白布掀开,场馆内好似有月晕流转,让人眼睛刺痛。

    这是一把通体灰白朴素的武士刀,造型简单,没有精致的装饰,毫无特点,毫无名刀的架势,就是混到烂刀里也看不出来,但它的锋利与坚固,属于大快刀二十一工!

    铭刃:和道一文字!

    这是村里最好的一把剑,同时,也是索隆青梅竹马、耕四郎之女、不幸早夭的古伊娜的贴身佩剑。

    索隆沉默着抓过剑身,半响后说道。

    “刀身:长68cm、宽1.9cm、厚0.9mm。”

    “刀鞘:长89cm、外宽2.1cm、内宽1.9cm。”

    “刀柄:长22cm、宽2cm。”

    锵!

    长刀拔出,索隆表情庄重,感受着指尖传来的摩擦反馈:“如果是其他剑或许不行,但这把……不必!”

    它的长、宽、重,乃至最微小的弧度、最佳挥舞角度,都被索隆在2001次败北中,用肌肉记忆了下来。

    耕四郎微微颔首。

    “那就好,现在它属于你了。”

    闻言,索隆震惊的抬起头来,但对上耕四郎满是期待的眼神,一切话语涌到嗓子眼,却发不出声音。

    噗通!

    郑重跪下,索隆额头杵地,咬牙。

    “万分感谢,师傅!”

    只有索隆明白,这把剑对耕四郎多么重要,交给他,又对他抱有多大的期待。

    绝不会辜负你们的!

    我发誓!

    世界第一大剑豪,我当定了!

    “包扎好伤口就去休息吧,一晚上连着被两个年轻人下跪,感觉自己真的老了。”

    耕四郎没有搀扶索隆,用手按着地板站起来。

    “记得明天把他送医馆去,下手没轻没重的。”

    说罢,转身离开。

    还是有好人呐!

    那名猎人激动地热泪盈眶,却忽然眨眨眼,看向后院一闪而过的身影。

    对啊!

    我为什么要和他打?

    我来这不是找人的吗?

    “站……站住!”

    他从嗓子里憋出一句话,用下巴杵地,像是一条蠕动的毛毛虫,朝那攀爬围墙中的身影靠近。

    “真是……顽强!”

    对于这一幕索隆嘴角抽搐,然后冷笑着咧开嘴。

    “但我说了,别想在村子里闹事。”

    “你……”

    海贼猎人震惊回头。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钓鱼执法?

    回答他的是沙包大的拳头。

    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