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五章 变化

第五章 变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次安南与唐璜的对话,与上一次稍有不同。

    因为这次安南没有向唐璜询问关于“克劳斯问的那个黑发蓝眼的少年”的事,这次唐璜离开房间的时候,神情也没有那么严峻。

    这次安南特地多问了一句:

    “少爷,你是要去哪?”

    “我去找本杰明大人,”唐璜特地跟他嘱咐着,“如果有急事来找我,就直接去船长室。中间不管谁跟你搭话都不要管,也不要分心去其他地方,快去快回。”

    “是。”

    安南应道。

    以唐璜的年纪来说,他已经非常谨慎了。他几乎做到了他能做到的全部……但很可惜的是,他还是漏算了人心。

    他错误的对护卫长有过多的信任。对他们这些贵族——尤其是怀揣重宝、得罪了人又没有什么抵抗能力的贵族来说,他谁都不该信任的。

    包括约翰也是。

    安南心中暗暗感慨着,目送唐璜带上门离开,心中若有所思。

    果然……其实自己之前那一次中,已经无意识间改变了什么吧。

    主线任务上说,要阻止唐璜喝下毒酒。那么这就说明,在真实的历史上,小少爷应该是在晚餐时被毒死的。

    可就在不久之前,安南找到唐璜的时候,他已经被人捆好放了起来。眼见就是一副要当场去世的样子,根本用不上毒酒、也等不到晚餐时分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之前对小少爷说的那句话,让他对护卫长起了疑心……然后他就直接过去问了。

    之后引起的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反而是打草惊蛇了。

    或许原本老巫师不会死在这个时候。只是因为唐璜的误操作,导致了计划提前了……

    而这次自己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

    那么剧本应该会朝着原本历史的轨迹去发展……

    【侵蚀度上升至4%】

    安南微微皱眉。

    也就是说,进入这种副本后,如果有多次读档机会的话,第一次最好是试图复现原本主人的选择吗?不,也不一定……说不定原本主人反而是知道东西最少的。

    比如说,约翰甚至不知道背叛者是谁。

    不知道这个侵蚀度如何才能降低。以防万一,还是尽量别死吧……

    在安南心中刚刚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眼前突然再次浮现出大片的数据流:

    【主线任务:完成约翰未完成的遗愿】

    【查清背叛者的真实身份】

    【活到晚餐开始前】

    【不要让唐璜·杰兰特饮下毒酒】

    但很快,下面那三行就开始逐渐变淡、然后破碎开来。

    在原本的位置上,浮现出了一行新的字迹:

    【杀死护卫长克劳斯】

    【杀掉所有背叛者】

    ……原来死后也能继承副本进度的吗?

    安南恍然大悟,顿时心中有了许多新的想法。

    但光是看看这两条新的任务要求,他就要忍不住发出愉快的、和约翰憨厚的面容十分不相称的笑声:“这就很简单了嘛……”

    一旦任务被简化成“去哪里”、“杀什么”、“杀几个”的时候,每一个玩家都会松一口气的。

    与复杂的解密,还有哪些不知道如何达成的麻烦任务目标相比,还是这样的任务更简单明了、更能调动玩家的肾上腺素。

    安南这次没等唐璜走远——因为他这次知道小少爷是不会去而复返的——就开始熟练的在房间内进行搜索。

    只用了一分多钟的时间,他就找到了唐璜的短剑、戒指、怀表以及约翰的护手剑。

    这次安南没有带上印章和书信,而是把它们都放在了屋里。这是他想看看,在护卫长得到这些书信、却没有拿到戒指的情况下,会不会“触发”一些新的对话。

    失去了恐惧与愤怒之后,这个世界对他来说越发的像是一个游戏了……即使安南在逻辑上认同它的危险性,也知道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却对此丝毫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感受。

    安南轻轻的、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将长剑拔出。

    他直接将鞘留在了房间中。

    原因也很简单,随身带着不方便也不顺手。

    毕竟他不是要出去练剑。

    而是要出门杀人的。

    没有拖沓太久。安南把东西带好之后,就直接出了门。

    这个时候,唐璜也还没有走远。或许是因为还没有撕破脸吗,那三个接到护卫长的任务,前来盯着约翰的人也还没来。

    他们大概也是怕唐璜去而复返吧。

    但安南却没有这么多的畏惧可言。

    他的瞳孔飞快的转动,不断望向每一个可能有人的地方。他的脚步放的很轻,呼吸非常平缓——不是为了让别人听不到他的呼吸声,而是为了不干扰自己的聆听状态。

    他刚刚走出这条走廊,就听到了一串杂乱的脚步声。

    “直接进去把约翰绑了不成吗?”

    “不行,那傻子虽然不聪明,但武力还是比较强的。谁第一个动手八成要受伤……反正我不想受伤。”

    “嗯,我也不想。”

    “别多此一举,听命令就是……”

    来了,来了。

    听到那三个人的抱怨与闲聊,安南冷笑一声,无声的退入了离他最近的房间。

    非常幸运的是,这房间没有上锁,里面也没有人。这就给他省了不少事……

    至少进门的时候,不用把里面的人都打晕或者杀掉了。

    安南以前玩潜入游戏的时候通常就是这么操作的。

    他提着刀,伏在门边上。身体的重量均匀的压在门上,仔细聆听着那三个人的声音。

    将身体的重量压在门上,是为了防止身体突然前倾的时候,遭受猛然按压的老化门轴通常都会发出声音。所以从最开始就要把它慢慢顶住。

    这样的话,只要开门的动作够快,开门的时候也不会发出太多声音。

    “……反正咱们就在这待着就成了,”一个有些懒散的声音响起,“盯着约翰总比对付那个老不死的安全。那可是位真正的巫师,不是那些耍把戏的骗子。”

    “我觉得吧,在这待着是最好的。”

    之前被安南第一个杀死的那个护卫插了句嘴:“万一大人的计划失败了,咱们也有理由能解释。反正咱们没参与围攻本杰明大人,就说咱们只是在这偷懒……受罚也比死在这强。

    “要是大人的计划成功了,咱们也是立了功的。正反都不吃亏,这就是最好的。”

    “是啊,毕竟约翰不可能打得过我们三个……”

    旁边被安南冻死的护卫也是赞同道:“你说的有道理啊。这么说来,我们运气还挺好的。”

    “那是当然啦……”

    听着三个人的声音越来越近,然后逐渐变远,安南的嘴角无声的上扬着。

    他一把拉开房门,毫不犹豫直接走出房间,扬起长剑。

    霜痕覆盖——

    三人中,有一个较为年长的护卫听到身后传来了声音,便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他从最开始就没有想过,约翰会有离开唐璜的房间、埋伏在这里的可能性,所以他也几乎没有任何警惕心。

    因此,就在他面露惊诧之色的瞬间,一道霜痕便直直斩向他的头颅!

    冰白色的痕迹从脸颊为接触点飞快的扩散开来,瞬间覆满了整个头颅,让他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动静,并继续向下蔓延——

    其他两人听到异响,纷纷警惕的将手伸向腰间的武器。

    但甚至不等他们回头,他们便感觉后脑一凉,随即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

    “——再吃我一次正义的背刺啦!”

    安南慢了三个半拍不止的警告声这才迟迟传来。

    虽然变化的东西有很多,但你吃背刺的命运是不会改变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