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二章 坠入噩梦

第二章 坠入噩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正在坠入噩梦,副本生成中……】

    【副本难度为简单,最多可进入三次】

    【当前净化率为3/3】

    【小队总侵蚀度为3%,副本难度上升3%,噩梦畸变概率上升3%】

    【此副本共有1个存档点,每次死亡上升1%侵蚀度,三次死亡后强制退出副本】

    【此副本提供引入剧情,并有解密奖励】

    【副本通关奖励:职业(剑士)上升1级】

    【副本解密奖励:未知】

    【载入完成】

    眼前的世界一片漆黑,唯有数据流快速的向下流过。安南仔细的盯着每一个字,唯恐自己漏过什么细节。

    就在载入完成的字符也渐渐淡去之后,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声缥缈而虚幻的低语声:

    “背叛者,都得死……”

    那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却如同溺死者传来的呼喊,潮湿而充满怨恨。

    下一刻,安南突然感觉到自己在被人用力推搡着。

    “约翰?约翰,醒醒!”

    一个粗鲁的男声在身前响起:“你怎么睡过去了!少爷又去哪了?”

    “啊?唔……”

    安南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坐在地上,靠着身后的两个木桶睡着了。

    他睁开眼睛一看,见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络腮胡男人正板着脸蹲在自己面前。

    那男人板着脸,看起来很生气。但从他没有一脚直接把自己踹起来这点上来说,这人的脾气应该还是挺好的。

    “啊,有些困……非常抱歉……”

    安南有些含糊地答道。

    毕竟他完全不清楚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和自己的关系如何。只能这么回应着。

    但安南的话刚出口,他自己便是顿了一下。

    尽管自己说话时耳朵的声音,和从外面听到的录音相比有不小的差异。但安南仍然敏锐的察觉到,他刚刚听到的那句满怀怨气的话,恐怕就是“约翰”说的。

    谁是背叛者?

    在这艘船上,“安南”又处于什么地位?

    而看着安南回了一句话就有些走神,中年男人声音便又大了一些:“你要是困就去练会剑,别在这偷懒!

    “我就不该让你待在船舱里!你真是白瞎了少爷对你的看重!你这样怎么照看唐璜少爷,他要是被人抓走你都不知道!”

    “非常抱歉……”

    “别道歉,说‘是,教官’!”

    “是,教官!”

    安南从善如流。

    他大致明白了两人之间的身份关系。

    “等等,克劳斯……”

    一个稚嫩的、有些紧张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两人将目光投去。

    那是一个刚从门口下来的少年人,大约十四五岁上下。

    名为唐璜的少年贵族,有着和安南类似的黑色短发和湛蓝色的瞳孔,以及同样白皙的皮肤。但他的样貌远不如安南精致,脸上还有雀斑,脸颊略微高耸,眼睛也很小。

    但从他手上脸上的白嫩皮肤就能看出,这的确是一位贵族出身的少年,而且平时把自己打理的很是干净。

    男孩手上紧紧攥着一袋小糖饼。注意到克劳斯教官的目光,他有些紧张的把糖饼放到身后,强装镇定的命令道:“别这样对约翰,克劳斯!约翰他也……他也不是故意的……”

    他一开始声音还算响亮,但在中年男人的注视下很快就没了底气。

    克劳斯也只是板着脸,很客气的对贵族男孩解释道:“我是你的护卫长,伯爵大人让我来照看你,我就要为你的安全负责。在北海领,杰兰特家族的名头远没有在王都时的管用,这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反正不是有你嘛。”

    年轻的伯爵之子对此却是不怎么在意:“还有本杰明大人。父亲说他是白银阶的巫师,在北海领这种偏远的地方还能有什么危险吗……”

    “请不要让我在伯爵大人那里难做,唐璜少爷。”

    克劳斯的语气略微加重:“至少在明面上,您是被伯爵大人发配而来的。虽然有我和本杰明大人在暗中保护,但我们也并不能帮您太多……还有,快该吃晚饭了,不能再吃甜食了。”

    “好好,我知道了……”

    唐璜·杰兰特嘴巴一瘪,有些烦躁的应了下来。

    之后克劳斯完全调转了枪口,对着小唐璜训斥了一顿,才开门离开。

    “记得看好少爷,约翰。可别再睡过去了。”

    他最后又对安南警告道。

    安南立刻应道:“是,教官!”

    见状,克劳斯才满意的点点头离开了。

    见他离开,唐璜终于是松了口气,凑到约翰身边小声抱怨道:“克劳斯那家伙话太多了。我吃什么东西还要向他汇报吗?真是的……总之谢了,约翰。那东西我已经拿到了。”

    唐璜说着指了指自己左侧腋下,很是得意的说道:“我把它缝在衣服夹层里了。”

    “我还是觉得这样……”

    安南模棱两可的嘟哝着,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试图坑出来一些新的信息。

    唐璜的脸却是立刻沉了下来:“你不懂……这东西只有贴身放我才放心。”

    说罢,他叹了口气。

    “这艘船上,除了你之外,没有一个护卫是我的人。他们要么是我父亲派来的,要么是我两个哥哥派来的。除了你,我没有人可以信任了,约翰。”

    “我会保护你的。”

    安南闻言,立刻作出一副非常感动的样子,义正言辞的说道:“你可以完全信任约翰。”

    虽然感觉“约翰”这句话的腔调有些古怪,但唐璜还是放心的点了点头:“那就拜托你了……对了,约翰,你继续待在这里装睡。记得看好我的包裹,别让人靠近它。我吃完晚饭回来你再去。

    “我总怀疑有人想要偷走它。假如有人要接近,就把他赶走,然后私下告诉我是谁。”

    “我明白。”

    安南心中一动,轻声应道。

    如果说谁想要接近……克劳斯不就是一个吗?

    但显然唐璜现在还没有怀疑他。所以安南也聪明的没有多说什么。

    他只是略一思考,随口胡说道:“对了,少爷。克劳斯刚才问我,这船上另外一位黑发蓝眼的小孩在哪。我该怎么回答?”

    “……黑发蓝眼?”

    唐璜闻言怔了一下:“不可能,这是北地人的特征,凛冬公国的人才会有黑发蓝眼。若不是我的母亲……总之,这船上根本没有这样的人。”

    说到这里,他微微皱起眉头,确认道:“你确定克劳斯是这么问的?”

    “是。”

    安南一本正经的答道:“我要这么回复他吗?”

    “不……先不着急。如果他再提起,你就说根本没有这样的人——虽然确实没有。”

    黑发的少年有些不安的再度嘱咐着:“我刚刚跟你说的,你不要跟他说。”

    “是。”

    安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后,也秉承多说多错的原则闭口不言了。

    ……这船上没有这样的人了吗?

    那也就是说,“我”不是在这艘船上遇难的?唔,也对,这船根本就不是海难,而是被叛徒洗劫杀了个干净。

    这样的话……

    安南看了一眼唐璜,心中一动。

    说不定我可以取代掉他的存在。

    现在需要多得到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情报才行,尤其是属于唐璜的个人私密……

    注视着唐璜带上门离开,安南脑后再度传来被砖头拍击的昏厥感。但这次安南已经快习惯了。

    他晃晃脑袋,眼前浮现出大片的数据流。

    【即使是杰兰特伯爵,也保不住他最小的儿子,唐璜·杰兰特。或许唐璜被发配到最为偏远的北海领,属于他为自己的儿子埋下的最后一条退路。】

    【北海领最重要的城市,是比邻凛冬公国的冻水港。假如杰兰特家族能渡过接下来的劫难,那么他自然可以返回王都;如果杰兰特家族遭受劫难,他至少可以第一时间逃到领国。】

    【但很显然,可怜的唐璜·杰兰特没能活着抵达冻水港】

    【他最忠诚的护卫约翰,同样如此——】

    在这些痕迹淡去之后,安南眼前再度浮现出新的文字:

    【主线任务:完成约翰未完成的遗愿】

    随即,这行字下面很快浮现出大片的小字:

    【查清背叛者的真实身份】

    【活到晚餐开始前】

    【不要让唐璜·杰兰特饮下毒酒】

    “……背叛者啊。”

    安南若有所思。

    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刚刚进入副本时那句充满怨恨的、如同在水下响起的低语声。

    “背叛者,都得死……”

    目前来说,安南认为,最可疑的似乎就是那个护卫长克劳斯了。

    约翰被命令在房间内装睡,目的就是让他更自然的待在这个房间里。这样如果他被人撞见,也不会打草惊蛇——从这点来说,唐璜小少爷还是有些头脑的。

    然而他似乎并不相信,这位自己父亲请来的护卫长就是打算偷窃他的宝物的那个人。反而是自己刚才胡扯的那句话,让小少爷对克劳斯起了疑心。

    很显然……至少在唐璜看来,克劳斯没有夺走他宝物的动机,但对他的出身可能不怀好意。

    “……这种解密难度的确也只能算是简单水平。”

    看了一眼主线任务中引申出来的三条任务细节,安南叹了口气。

    算了,毕竟这次游戏涉及到自己的人生安全。还是稍微认真点吧。

    他微微眯起眼睛,开动脑筋:“如果我是约翰,我会怎么做?

    “约翰是一个非常忠诚的护卫。可能是唯一忠诚于唐璜的人……如果从这点考虑的话,他或许真的一直没有离开过这里。

    “那么,他应该是直到死去都不知道是谁背叛了唐璜,而且在晚餐开始前就被杀了。可他又清楚唐璜会被灌下毒酒……”

    安南没有忽略一个细节。

    约翰是唯一死在甲板上的人。甲板上仅有一处血迹,就是在约翰身下。

    所以,约翰最终还是离开了这个房间。而离开房间的时候,就是约翰被背叛死去的时候。

    反过来说,如果要完成约翰的遗愿,自己绝不能待在这里不动。否则就是重复了一遍约翰身上发生的故事。

    自己最多有三次机会,所以这次至少要得到一些有用的、有利的情报才行。

    如果能得知船上哪些人是叛徒,他们打算在什么时候动手,在哪里动手……这样的情报,便必可活用于下次。

    蹲在这里是什么都不会知道的。

    必须要离开这里。

    ——但不能让唐璜发现。

    安南的思路越发清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