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到资料栏 > 026 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026 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刘文峰坐在天台边缘,双脚来回摇晃,仿佛随时都可能跳下去。

    他匝了口香烟,把烟蒂在身旁的石台上摁灭。

    一阵风过,红色的火星化作白灰,飘散不见。

    刘文峰此时的心情非常复杂,很难用恰当的词语形容。

    就在昨天,他家里被盗了。

    除了保险箱里的一支录音笔,没有其他财产损失。

    窃贼就是冲这个来的,可真是要老命了。

    事情的起因,还得从几天前说起。

    为了拯救举步维艰的建材公司,为了得到春秋酒店的大生意。

    他豁出一切,甚至把宝贝女儿都交给对方看管。

    刘文峰为了避免鞍前马后,却被踹掉的悲惨下场。

    在李振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录音,记录对方指使他藏那东西的经过。

    没想到,记录这一切的录音笔竟然丢了!

    保险柜的前前后后,都没有任何物理破开的痕迹。

    窃贼就这么在大白天,堂而皇之的取走了里面的东西。

    刘文峰怎么也想不明白,只有他一个人知晓的密码,是怎么被破解的?

    更遭的是,现在底牌没了,还不知道是何人所为。

    他无比的自责和后悔,自扇两个耳光,觉得不该做出送女的愚蠢行为。

    如果窃贼是李振雇佣,女儿的安全还有保障吗?

    “透马的汉子,你萎物兄撞,飞驰的均码像鸡疯一样……”

    思绪间,刘文峰听到手机铃声,摸出手机。

    在瞥到来电显示后,他的瞳孔微缩。

    “李哥,什么事啊……哦,好的……嗯……我知道了……嗯,好……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刘文峰站起身长叹一口气。

    他翻过护栏,回到天台上。

    通过电梯来到一楼,走出大楼的刘文峰神色严肃,好似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驱车驶离市区,来到郊区的高尔夫球场。

    这里占地广阔,是李家旗下的产业。

    方才李振来电,说李家公子有事找他。

    单从电话里,没法分辨出他的情绪是好是坏。

    女儿还在李振手里,刘文峰现在就算不想来也必须来。

    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蠢操作,真是自扇多少次耳光都不够。

    艳阳高挂,阳光充足。

    满地的低矮草坪,用除草剂修剪的很整齐。

    刘文峰抬手擦了下汗水,脚步匆匆。

    不远处,两个人抬着担架迎面走来。

    什么情况?

    热中暑了?

    双方交错而过,刘文峰不自觉地瞥了一眼。

    担架上躺着一个中年男人,额头冒血,有些面熟。

    他想了想,觉得对方好像在哪里见过。

    好像……是黄克武黄老板!

    奇怪,他打个高尔夫,怎么还受伤了?

    怀着疑惑的心情,刘文峰加快脚步。

    不多时,他来到一处草坪前。

    李振低头面向一位白衣黑马甲的年轻人,态度极为恭谨。

    此人,应该就是李家公子。

    见有人过来,李俊彦偏过头瞥了一眼。

    他迅速收回目光移向李振,问道:“是他吗?”

    “对,就是他。”

    这样的对话,让刘文峰内心忐忑不已。

    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今天被叫来做什么。

    “放给他听。”

    李振领命,埋怨地剜了他一眼。

    见他挥挥手,旁边身穿西装的下属摸出手机,把音量开到最大。

    “李哥,这不太好吧……”

    刘文峰一扯嘴角,脸色唰得一下变得惨白无比。

    当前两个字蹦出来时,他就知道完了。

    这是他自己的声音!

    最不愿面对的事还是发生了,录音真的在他们手里!

    后面说了什么,刘文峰已经听不进去了。

    他只觉脑袋里有无数只小蜜蜂,在嗡嗡作响。

    李俊彦走到撑起的遮阳伞下,没有正眼瞧他。

    简短的一句话,带着毋庸置疑的语气:“说吧,怎么回事。”

    刘文峰双腿一软,登时跪了下来:

    “我……我一直锁在保险柜里的......”

    “有问你这个吗?是问你为什么要录这个!”

    李振抬手虚空一指,怒不可遏:“你知不知道,给少爷带来多大的麻烦?”

    “我……我……”

    刘文峰低头不语,说话支支吾吾的。

    他偷录对话,就是想留个底牌。

    可这种借口,真的能在这里说出来吗?

    李俊彦没有再看他,举起手中的高尔夫球杆。

    在顶端部位,缓缓淌着殷红的鲜血。

    刘文峰倪了一眼,内心五味杂陈。

    刚才送出去的黄老板,脑瓜就是被这个开了瓢?

    想到这里,他咽了一口唾沫,低下头瑟瑟发抖。

    李俊彦坐到白色椅子上,凭空挥动着球杆,问道:“最近罗雨有什么动向?”

    听到少爷发话,李振像是一条忠心的狗,谄媚的迎了上去:

    “他最近跟族里人多有接触,估计想说服他们协助,让罗正纯取消婚约。

    少爷,我们不能看着他们胡来啊,要不要给那边带句话?”

    李俊彦扶了下墨镜框,没有立刻答复。

    他把高尔夫球杆伸到草坪上擦了擦,吩咐道:

    “生意场上的红利,可以适当让些出去。

    告诉他们,罗家不是罗正纯一个人的罗家。

    既然他们也是罗家的一份子,就理应拿到本就属于他们的那份。”

    李振腆着脸,点头应承道:“是,少爷,我马上去办。”

    见他转身准备离开,李俊彦猝然发难。

    他挥动钢杆身的高尔夫球杆,毫不留情的抽到李振腰上。

    “啊!”

    只听一声惨嚎,李振在刘文峰惊惧的目光中倒地。

    李俊彦把球杆立在一旁,用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着他:

    “不要你觉得能走就走了,要我觉得你能走才能走,明白吗?”

    李振捂住腰部,额间淌汗,看起来十分痛苦。

    刚才根本没有反映过来,结结实实的吃了一杆,疼得要命。

    他咬着牙齿,低头不敢正视:“我……我明白了,少爷。”

    “刚才那杆,是你擅作主张的惩罚。”

    话音方落,李俊彦再次挥杆,直接击打在李振的腹部。

    这让他整个人像是加热的虾仁,瞬间蜷缩成一团。

    捂住肚子,呜呜的说不出话来。

    “这一杆,是你打乱我计划的惩罚,你可服气?”

    李振紧咬牙齿,肠胃的剧痛让他吐字哆嗦:“服……我服。”

    正在此时,一位保镖小跑了过来。

    他双手递来白色的信封,态度恭敬:“少爷。”

    李俊彦接过来拆开,里面是好几张照片。

    为首一张,赫然是陈言跟罗芸在菲斯酒吧舞池的照片!

    “妈的,这人是谁?”

    李俊彦蹙着眉头,爆了一句粗口:“明天早上,我要在办公桌上看到他的所有资料!”

    “是,少爷!”

    ……

    【章末小剧场】

    “明天早上,我要看到你们投给我所有的推荐票!”

    “你谁你啊。”

    “我……”(秒怂)“你们看着给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