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到资料栏 > 013 卫生间里的秘密(二合一)

013 卫生间里的秘密(二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等赶到菲斯酒吧时,都八点五十一分了。

    舞池里的年轻人,跟随音乐律动放肆扭动身躯。

    陈言根据卡座好,很快找到顾广朋。

    他坐在沙发上,看到周遭忽闪的霓虹灯,突然有些怀念电子风的那家酒吧。

    想到这里,陈言自嘲一笑。

    自己那里是在怀念酒吧,分明是怀念人才对。

    思绪间,他的身后走过一人。

    那杯中的酒水,竟直接倾倒过来。

    陈言及时做出闪避动作,可架不住水多,脖子和头发上还是被淋到了。

    “不好意思啊。”那人语气一顿:“路太滑,没拿稳。”

    那敷衍的笑容,让陈言的双眼兀得眯了起来。

    到底是无意还是故意的,一查便知。

    “我还有局,先走了。”

    男人丢下一句话,逃似的混入舞池中,很快不见踪影。

    顾广朋本想去追,可人都看不见了还追什么?

    他回到卡座,泄气的坐到沙发上,抱怨道:“什么人啊,这是!”

    陈言在那人开溜以前,就通过巛字图标点开了资料栏。

    这玩意儿不关闭就一直存在,但会阻挡视线,不能像电脑程序一样最小化。

    他把资料栏拉到最底部,用全知搜索引擎查询。

    『他是故意泼酒的吗?』

    【是】

    『为什么要泼我?』

    【受人指使】

    『受谁的指使?』

    【黄克武】

    啊哈,原来是你这个色鬼!

    要是按照小说里常见的装哔打脸情节,应该是他主动带人来找茬,然后被反杀。

    现在倒好,唆使手下过来泼酒,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

    仔细想想,其实这样更合乎情理。

    既能宣泄怨气,又没留下把柄,有台阶更不会把事情闹大。

    要是陈言站在黄克武的立场,或许也不介意用这种低级手段。

    但你惹谁不好,偏偏惹到我?

    那就活该你倒霉。

    『他现在人在哪儿?』

    【a3卡座】

    陈言查的是泼酒那人的位置,不出意外,应该跟黄克武在一起。

    他抽出桌上的纸巾擦拭头发和衣服,站起身来:“老顾,你先喝,我去趟卫生间。”

    “行,再多拿点纸吧。”

    陈言多抽了几张,朝舞池的方向走去。

    a系列,是内场的卡座。

    这里离舞池最近,氛围最好,价格也最高。

    换句话说,只要站在舞池,就能很快锁定a3卡座的位置。

    花哨的霓虹灯,劲爆的电子乐。

    摇摆的俊男靓女,还有一道道或放肆或觊觎的目光。

    陈言跟着节拍晃动,动作有些僵硬。

    很快,他在舞池的东北方向,看到了此行的目标。

    黄克武。

    之前骚扰李瑶,看在后续付款态度还行的份上,姑且放了一马。

    那时候陈言还是员工,没必要跟公司客户撕破脸皮。

    真是冤家路窄,好巧不巧在这儿碰上。

    好好的天堂路不走,非要来作死撩拨一下。

    陈言打开全知搜索引擎,开始查询黄克武的黑料。

    他倒是想康康,一个养了小三小四小五小六的企业家,底子是不是干干净净的。

    “呵。”

    看到一长串的答案,陈言笑了。

    例如不良竞争啊克扣工资什么的,都是小事情。

    长达数年的偷税漏税,可是个要命的玩意儿。

    这要曝给相关部门,是要坐大牢的。

    “真是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

    陈言取出手机,打开备忘录。

    对照全知引擎的搜索结果,开始记录黄克武的罪证。

    比如真账本在哪里呀,保险箱密码是多少,偷税漏税多少钱,统统记下。

    常言说的好,闷声发大财。

    陈言没有扮猪吃虎的雄厚背景,自然不会跑到黄克武面前强行装逼。

    尴不尴尬暂且不谈,这是脑子抽风的傻*粗口*才会做出的蠢事。

    在不暴露自身的情况下,偷偷阴一把,将恶商拉下台。

    这种幕后操手的方式,更适合现在的他。

    不管黑的白的,能让坏人伏法就是好办法。

    摁着手机九键,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记什么呢?”

    陈言太过专注,都没留意身后。

    这声呼喊令他心头一颤,蹬蹬连退了好几步。

    灯光下,来者面容和善。

    竟是罗芸的弟弟,罗雨。

    他摊开的手掌朝下压,表露出善意:“别紧张,我没看到内容。”

    陈言把手机放进兜里,岔开话题:“你怎么在这儿?”

    罗雨哑然一笑,像是知道他要这么问:“我是这里的股东,周末过来玩玩的。”

    陈言摇了摇头,没有接话。

    他现在一没身份,二没地位。

    一个资产上亿的老板主动找来,绝对不是打个招呼这么简单。

    两人身处不同的圈子,唯一的交集点便是罗芸。

    他来找自己谈什么,彼此心知肚明。

    事实,也正如陈言预料的那般。

    还没点开全知搜索引擎,罗雨就自来熟的搂住他的肩膀,往舞池外带:

    “话说,你跟我姐是怎么认识的?”

    论起打太极,陈言可是专业的:“就那样认识的咯。”

    上次ktv的时候就查询过,罗芸除了他,似乎没有别的异性朋友。

    罗雨感到好奇,实属情理之中。

    见他不断的旁敲侧击,陈言主动坦白:“我可不是什么富二代,就普通家庭。”

    罗雨眉头紧锁,似乎还不相信。

    能被姐姐看上的,怎么也该是名英之类的吧。

    瞧这小子的反映,难道真是个圈外人?

    陈言通过引擎查询了对方的想法,很快明白过来。

    他不愿被继续套话,便借口尿遁离开:“罗老板,我去方便一下,失陪了。”

    刚走到舞池边缘,罗雨竟从身后追了上来。

    “等一下!”他略微张开双臂,堵住去路:“你不想说跟老姐的事,行,我可以不过问。但是有一点,你可听仔细了。不管你抱着怎样的目的,绝不许你欺骗她。”

    听到这几乎命令的口吻,陈言眉头微蹙:“你这是在威胁?”

    “不,我只是不想她受到伤害。”罗雨左手比了个酷似ok的手势,语气郑重:“一丁点都不行!”

    好嘛,这还是个护姐狂魔。

    想想也是,这么棒的姐姐,确实值得守护。

    由于特殊的相识方式,陈言对罗芸的情感有些复杂。

    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但绝对没有加害之心。

    听到罗雨严厉的语气,他反倒放松下来。

    陈言拍了下对方的肩膀,语意双关道:“谢谢提醒,我知道了,回见。”

    说完,他转身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罗雨的资料栏没关,待会儿可以慢慢查,搜索更多的讯息。

    比如罗芸,比如罗家,比如他们的生意……

    要是运气够好的话,说不定能从中一窥商机。

    毕竟姐弟俩都是资产上亿的牛人,经商经验丰富。

    搜些开店历史啊、每月盈亏或是营销手段什么的,可以好好学习效仿。

    就算无法复刻商业经历,至少可以让他少走弯路。

    陈言抓了下头发,心忖上次怎么没想到这茬呢。

    多好的学习机会啊,白白浪费了。

    很快,他来到紧靠消防通道的走廊上。

    尽头的卫生间外,飘散着淡淡的烟雾。

    地上是三三两两没来得及清理的烟头,还有一个用过的套子。

    陈言走向男厕,却被一个平头男堵住去路。

    他像是辟邪的门神,整个人凶神恶煞的:“厕所暂时不能用,去二楼方便。”

    陈言看向他,又狐疑地朝男厕里扫了一眼。

    这个人没有穿工装马甲,显然不是酒吧的工作人员。

    他守在这里,感觉是在把风。

    难道里面有两男一女或多男一女,正在行不轨之事?

    嗨呀!

    这种送福报点的事情,怎么能错过呢?

    “去去去,看什么看!”

    平头男的刻意驱赶,让他更加笃定内心的想法。

    陈言知道打不过,用意念点开对方的资料栏,然后退到走廊上,进行搜索。

    『他堵男厕的门,到底在掩饰什么?』

    一串答案,弹了出来。

    陈言兀得瞪大瞳孔,盯着内容反复看了好几遍。

    十个呼吸以后,他单手顺了下胸口,从震撼中缓了过来。

    牛皮啊!

    这帮家伙胆子这么大的吗?

    他紧绷着脸,快步返回喧嚣的舞池。

    罗雨的资料栏在视线左侧,还没有关闭。

    陈言通过全知搜索引擎,很快定位了他的位置。

    ……

    五分钟前。

    菲斯酒吧二楼,至尊六号vip包间。

    看到罗雨走来,门口的两位保镖恭敬的鞠躬,将红木大门拉开。

    屋内,坐着一位俏丽的女人,脸上挂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淡漠。

    她白嫩的脚丫放在深红色的沙发上,十分随意自然。

    手里拿着小半杯砖红色的红酒,轻轻摇晃,妙目微抬:

    “不是让你别去找他吗,现在翅膀硬了,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沙发与脚,红酒与手。

    一红一白,极具视觉冲击。

    罗雨偏过头,不敢与那锋芒般的目光对视。

    仿佛坐在沙发上的不是姐姐,而是高高在上的女王。

    “没有啊,姐,我是去卫生间了。”

    罗芸摇摇头,穿上高跟鞋走了过来。

    哒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让罗雨心里砰砰直跳。

    “你每次撒谎都不敢正眼看我,还说没找他?”

    下一刻,罗芸抬手揪住罗雨的耳朵。

    “哎哟,疼疼疼!姐……姐……你松手!”

    “去了没?”

    “啊……去了去了!姐,快放手啊,疼!”

    罗芸放开手,眼神有些松动:“他说了什么?”

    “什么都没说。”罗雨不断揉着耳朵,有些泄气:“口风严得很哩。”

    罗芸闻言,嘴角微微一咧,似乎在笑。

    咚咚。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罗雨揉着发红的耳朵,隔着门喊道:“什么事儿啊?”

    门外传来女服务员的声音:“老板,有人找您。”

    罗雨挥挥手,语气很不耐烦:“不见不见。”

    姐姐罗芸平日里老泡在公司里,很少出来参与聚会。

    兴许是最近家里给的压力太大了,才抽空出来散散心。

    罗雨自小就跟姐姐亲近,就推了应酬,全程陪同。

    为了保密和不必要的麻烦,基本不见外人。

    “老板……”女服务员的声音有些犹豫:“那人说在舞池跟你说过话,有重要的事。”

    罗雨微微一怔,显然知道求见的是谁了。

    旁边的罗芸柳眉微抬,从弟弟的反应中大致猜出了来者的身份。

    “可以啊,小雨。”她啜了口杯中红酒,眼神流转:“是你告诉他我在这儿的?”

    “我没有啊,姐,我……”

    罗雨咧嘴苦笑,转而对门外吩咐道:“告诉他,不见!”

    既然解释不清楚,不如用行动来自证清白。

    说完,他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随手抓了块水果塞入口中咀嚼。

    罗芸把酒杯轻放在玻璃桌上,坐到他的对面,没有继续深究。

    两人都没有说话,让气氛有些微妙。

    可惜,这种氛围还没持续一分钟就被打破。

    门外,响起了保镖的声音:

    “抱歉,先生。没有允许,你不能进去!”

    “罗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这家店要是想开的话,就马上出来!”

    这是陈言的声音,姐弟俩都听出来了。

    罗雨顿时尴尬无比,心虚的看了一眼罗芸,站起身来:

    “这小子真狂,我去看看,老姐你别出来。”

    罗芸微微颔首,在沙发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

    咔擦。

    罗雨推开门走出去,似乎还在为被揪耳朵一事而耿耿于怀。

    他瞪了对方一眼,颇有些埋怨的意味:“什么事这么严重,还能让我关店?”

    陈言几步上前,附耳说了几句。

    “我c!”

    罗雨瞳孔瞪大,惊得直接爆了句粗口。

    他神情严肃,抓住陈言衣领做最后的确认:“你说真的?”

    “是啊,这种事情我骗你做什么?”

    说完以后,陈言朝包房里面瞥了一眼。

    他在搜索罗雨跟谁在一起时,就知道罗芸在里面。

    既然对方不愿现身,那就别强求了。

    罗雨咬着嘴唇,挥手招呼门口的保镖:“跟我来!”

    四人风风火火的赶到一楼男厕,堵门的平头男早已不见踪影。

    “搜!”

    随着罗雨一声令下,保镖推开一个又一个隔间。

    最里面那个隔间,打不开。

    “有人吗?”

    里面无人回应。

    罗雨心急如焚,命令道:“打开它!”

    一位保镖用蛮力踹,另一位跑到走廊上,取回来一柄消防斧。

    三下五除二的,就把隔间的锁砍坏了。

    砰!

    隔间推开后,保镖很快搜出一包酷似洗衣粉的白色颗粒。

    罗雨一脚踹在挡板上,整个人都炸毛了。

    这玩意儿要是被查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呜呜~

    正在此时,外面响起刺耳的警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