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到资料栏 > 012 成年人的默契(二合一)

012 成年人的默契(二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阿丘~“

    郝帅忽觉鼻痒难耐,用右手捂住打了个喷嚏。

    趁着出租车司机不注意,他把满手的秽物抹在门上。

    这是感冒了吗?

    郝帅这般想着,齁了齁鼻子,换了个舒服的坐姿。

    正在此时,手机亮了。

    他划开指纹锁一瞧,是李佳玥发来的微信消息:“有空吗?”

    哈,上周都被顾哥发现了,居然还想来?

    郝帅没有立刻回复,而是点开手机的备忘录。

    这上面,有详尽的行程表。

    一周七天,五个女人。

    上五休二,雨露均沾。

    后续几天早有安排,实在腾不出时间给李佳玥。

    再说了,都是因为她的事情被逼辞职,这笔账还没算呢。

    “宝贝儿,我最近有点忙,这周日怎么样?”

    过了一会儿,手机振动。

    李佳玥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话锋一转:“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

    郝帅不明缘由,也不知道几个女人在陈言的撮合下相互认识了。

    他主观认定是李佳玥的控制欲太强,整天疑神疑鬼的,便否认道:

    “怎么可能有其他女人?宝贝儿,别多想,有你一个就足够了。我还在忙,周日找你(比心表情包)。”

    正常聊天,应该是一问一答的直接交流。

    除非有一方对内容感到心虚和不满,才会用反问的句式来回答问句。

    他的这句话,让一个本想告密的女人打消了念头。

    倏然,手机铃声响起,郝帅低头瞥了一眼。

    来电显示上,写的是刘哥。

    可电话接通以后,那边却传来一个女人娇嗔的声音:

    “老公,你今晚有空吗?”

    “怎么啦,宝贝儿?”

    “人家想你了嘛~”

    郝帅发出咯咯的笑声,同时切换到手机上的备忘录。

    根据安排,这个女人是周五见的。

    “我也想你了,宝贝儿。”

    “那你今天晚上来不来嘛~”

    这声音,听的人骨头都快酥了。

    “哎哟,宝贝儿,实在不好意思。我最近很忙,周五再去找你吧。”

    郝帅为了避免叫错,都是统一称呼为宝贝儿。

    去不同女人那里的时间,大致上是固定好的。

    要是遇到特殊情况,会提前进行调整。

    这样的安排,能有效避免两个女人约到同一天,降低暴露的概率。

    “好吧,那周五晚上菲斯酒吧见,一定要来哦!”

    郝帅面对这些邀约,处理起来游刃有余:“放心吧,宝贝儿,忙完了肯定来。”

    ……

    陈言提交辞职以后,周三正式离职。

    没了工作,本该像脱缰野马脱笼飞鸟一样,变得更加轻松自在才对。

    可他的压力,不降反升。

    如今存款有限,想开实体店要操心的事情有很多。

    比如地段好坏啦,还有同行竞争什么的,令人头大。

    好在有全知搜索引擎的帮助,可以让他直接得到房东的心理预期价格。

    这样一来,可以省去不少讨价还价的时间。

    即便如此,找到性价比高的商铺仍要耗费大量心神。

    至于经营什么,陈言都想好了。

    卖奶茶。

    这种成本低廉,可实体可外卖的商品,颇受年轻人喜欢。

    先找个不亏本的生意做做,多攒些钱以后,再考虑其他行业。

    从周三,一直忙到周五。

    为了找一个满意的商铺,陈言可谓操碎了心。

    看了一眼手机,估计时间差不多了,他打车来到一座小区外。

    解除劳动合同那天,正好碰到同时离职的李瑶。

    她觉得自己无法胜任这份工作,准备离开蜀都,回老家发展。

    李瑶当时看到陈言,说家里东西太多,希望帮忙搬一下。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索性就答应下来。

    不过,这种助人为乐的行为,大概率没有点数入账。

    为了摸清得到福报点的判定,陈言本周内做过多次实验。

    不论是给环卫工人送水,还是扶起摔倒老人这种高危行为,都不加点数。

    结合之前获得福报点的两起案例,陈言逐渐摸索出规律。

    先说顾广朋,陈言在他伤心欲绝的时候,协助恢复心情。

    如果放任不管,极低的心情值很可能让他前往天天宾馆,提刀做出一些傻事。

    老实巴交的人做出这种事,看似预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陈言带他去喝酒,等于阻止他犯错,因此得到福报点。

    李瑶的案例,则是不同的判定。

    据她自己的描述,最近几个月业绩都没达标。

    要是没有完成黄克武这一单,很可能饭都吃不起。

    完成这单的提成,对于经济窘困的她来说,算是雪中送炭。

    综上所述,‘阻止人走上歧途’还有‘解决燃眉之急’,都能获得福报点。

    更多的点数判定规则,需要更多的案例支撑。

    来到小区外,李瑶还没出来。

    他也不着急发消息催促,站在街边看向车流人海。

    如今正是周五下班的高峰期,路况拥堵。

    那些颜色型号各异的汽车,看似是自己在行驶,但更像是被钢铁洪流推搡着前进。

    车是如此,更何况人呢?

    陈言揉了下太阳穴,把这股莫名升起的伤感驱之脑外。

    现在有了系统就该合理运用,好好搞钱。

    违法乱纪的事儿别做,争取早日财务自由。

    至于什么蜀都浪漫爱情故事,还是等荷包鼓了再说吧。

    比如最近筹备开张的奶茶店,就是因为没钱才使用的自创品牌。

    要是用koko之类有知名度的招牌,需要一笔价格不菲的加盟费。

    这笔钱,都可以租好几个门面了。

    陈言曾经想过,要不要厚着脸皮找罗芸借钱。

    凭借那层特殊的关系,还有对方殷实的身家,想来不是什么难事。

    可一旦开口,就意味着这条路以后堵死了。

    不管怎么解释罗芸都会心存芥蒂,觉得他是拿那层关系做要挟,徒增厌恶。

    哎,算了。

    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

    或许赚钱慢一点,但慢点儿就慢点儿吧。

    万事有度,欲速则不达。

    陈言这样安慰自己,心情好了一些。

    他吹着没什么暖意的风,从兜里摸出一个物件。

    这是一个拆过封,但看起来仍是崭新的烟盒。

    陈言平时很少抽,大多数时候是为了应付社交场合。

    直到点烟时才想起没有打火机,便走到附近的杂货店买了一个。

    啪嗒。

    橙黄的火焰点燃卷烟,陈言含着滤嘴吸了一口。

    吐出的烟雾由浓到淡,逐渐消散。

    要是过往烦恼能如云烟一般,该有多好啊。

    他只有在心情烦躁焦虑的时候,才会主动吸烟。

    现在裸辞创业,真的选对了吗?

    诚然,全知搜索引擎在商业洽谈和销售方面,有着非常大的作用。

    按照他现在的资产,远达不到那种一单几十几,乃至几百万的规模。

    好比仙人赠给凡人一本仙术秘籍,说成仙以后修炼会实力暴涨。

    问题是,这都还没成仙呢。

    陈言现在,就是面临这样的烦恼。

    辛苦几年攒下来的积蓄,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但是离目标,还是有不少的差距。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有道是万事开头难,先稳妥渡过前期在说。

    陈言把快要燃尽的烟丢在地上踩灭,然后捡起来丢进街边的垃圾箱。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思绪总是很消极。

    “言哥,让你久等啦。”

    听到呼喊,陈言回过头,微微一笑:“没有没有,我刚到。”

    李瑶露出不相信的眼神,但是没有点破,走在前面带路。

    进入她家以后,陈言打量了一番屋内的环境。

    这是间套一的房子,带卫生间,没厨房,大概二十多平米。

    空间不小,房间也干净整洁不凌乱。

    就是东西有点多,堆得满满当当的。

    不少化妆品都没拆封,像是剁手或者拼团买来的。

    像毛巾洗脸盆啊,还有瓶瓶罐罐什么的,到处都是。

    陈言随手拿起一瓶洁面乳,随即放下,问道:“这么多东西,全都带走吗?”

    “是啊。”李瑶应了一声:“很多都能用呢。”

    “那也装不下啊,你这几个箱子能装多少?”

    “说得也是。”李瑶手里拿着一双鞋子,咬着下嘴唇:“那就少装点。”

    像绒毛玩具这种体积大占位置的,统统不要。

    碗筷玻璃杯这些易碎的东西,也不带。

    还有洗脸盆牙刷牙膏这些价格不贵的日用品,都留了下来。

    饶是如此,收拾起来还是很麻烦。

    女孩子的东西是真得多,各式衣裤鞋子化妆品,都可以开个小店了。

    忙活了近半个小时,塞满了两个行李箱和一个行李袋,总算收拾完。

    其他的,都不要了。

    陈言拿这些回去也没用,坐在沙发上歇息,胸口规律的起伏。

    李瑶抿着嘴唇,作势就要摸钱:“言哥,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别别别,认识这么久,谈钱就俗了。”

    陈言摆手拒绝,看向房间问道:“还有东西收拾吗?”

    李瑶起身检查,过了一会儿回应道:“没了,就这些。”

    陈言点点头,撑着膝盖站了起来:“那就走吧。”

    两人抱着行李袋,拖着行李箱来到小区门口。

    李瑶摸出手机,叫了一辆网约车。

    等车到了,他们把行李塞进后备箱,坐上后排的座位。

    “缺德地图,持续为您导航……”

    引擎发动,轮胎在柏油路上摩擦,朝西边驶去。

    有道是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陈言没其他要紧事,索性跟李瑶一同前往火车站,方便搭把手。

    行李这么多,一个姑娘家提着吃力。

    要是延误了,重新购票候车会很麻烦。

    司机开着车载音乐,爱来爱去的口水歌充斥其间。

    两旁的窗户大开,呼呼的冷风直往里灌。

    感受到腰部的振动,陈言摸出手机。

    是顾广朋发来的微信消息,说菲斯酒吧新来了几个dj,叫他今晚去喝酒蹦迪。

    陈言反正没事,便答应了下来。

    约好晚上九点以后,他将手机放进裤兜里。

    李瑶偏头看过来,显得有些拘谨:“言哥,你有事吗?会不会耽误你?”

    “不会,老顾约我喝酒呢。待会儿把你送上火车,我就打车过去。”

    “时间很紧吧,不然……”

    “没事,放心吧,来得及。”

    “好吧。”

    她没有再问,低头盯着自己脚尖。

    陈言看向窗外,风微微吹起头发。

    李瑶偷瞄着他的侧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可终究,什么也没说。

    车辆在十字路口前停下,等待绿灯放行。

    恍然间,音乐切换到一首伤感情感。

    这喧嚣都市的阑珊灯光,将车窗映得透亮。

    二十多分钟后,网约车抵达火车西站。

    陈言帮忙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经过安检等一系列程序后,把东西送到了候车大厅。

    “旅客们,你们好!由蜀都开往燕都方向的ofje-185次列车已经开始检票了,有乘坐ofje-185次列车的旅客,请您整理好自己携带的行李物品,到1号检票口检票……”

    把行李送到检票口,陈言在外道别:“快上车吧,我走了。”

    李瑶跟着挥手致意,回应道:“慢走啊,路上注意安全。”

    陈言比了一个ok的手势,转身离开。

    刚走了七八步,他身后忽而传来李瑶的叫喊:

    “言哥!”

    陈言循声回头,只见李瑶脸色憋得通红。

    她挥舞着双手,分不清脸上是哭是笑:“你要保重啊!”

    “你也是!”

    陈言再次挥手道别,转身融入人海。

    待走出火车站,他拦下一辆出租车,渐渐驶离。

    至于对方的那点小心思,他早看明白了。

    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这就是成年人的默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