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到资料栏 > 010 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010 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呃……”

    陈言语气稍微顿了一下,熟练的打起了太极:“就那样认识的呗。”

    酒吧见面,回家互知长短。

    这种答案,他是绝不会告诉李瑶的。

    见她还要发问,陈言忙岔开话题道:“明天周末,你好好休息。”、

    “你也是。”

    “我有点累,先打车回去了,下周见。”

    “好的,言哥。”

    走出ktv大门以后,陈言向左离开,脚步匆匆。

    李瑶站在原地,目送他的背影远去,渐渐消失在人海。

    ……

    周末,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陈言没有跟往常一样,睡到自然醒后宅在家打一整天的游戏。

    吃过午饭,差不多一点多的样子。

    他换了一身休闲装出了门,打车前往闹市区。

    今天的任务,就是为了测试系统和全知搜索引擎的实际效果。

    希望能够逐步摸索,甚至开发出更多用途。

    如今系统在手,要先学会如何运用。

    不然,总有种坐拥金山却花不出去的感觉,弄得心里痒痒的。

    经过一下午的测试,陈言随机选择了上百位路人。

    通过单独测试,对比测试,交替测试等方法,得出了最终结论。

    全知搜索引擎,真的不负全知这个名号。

    只要看到目标,就能查到任何关于此人的信息。

    什么地址,电话,银行卡密码,都是小case。

    包括对某人某事的看法,做过什么糗事,有什么黑料等。

    只有想不到的问题,没有搜不到的答案。

    通过全知引擎搜索,无需跟被测试者互动。

    仅凭搜索,就能得到直观而真实的答案,大大降低了沟通成本。

    陈言对测试很满意,这样的结果,更加坚定他创业的信心。

    相比于通过帮助人,得到点数强化自身的系统。

    全知搜索引擎,才是最大的惊喜。

    下午三点半,陈言排队买了一杯奶茶。

    他坐在闹市区的长椅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

    利用全知搜索引擎,能够直接做到问卷调查的效果。

    如此抽样调查,可以为创业方向做大致的参考。

    后续,陈言又来到购物中心。

    部分服装店里安装了监控,并配备监视器。

    陈言随手拿起一件衣服,不动声色的朝柜台的位置靠拢。

    他瞥了一眼监控画面,得出结论。

    图像上的人,都是没有巛字图标的。

    这说明全知搜索引擎的使用,会受到‘肉眼所见’的限制。

    忙碌了一下午,打车返回。

    陈言到家以后,立即网购了一款望远镜。

    通过这个设备,可以在足够远的距离看到指定目标,大大降低了风险系数。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是周一。

    又是不想上班的一天。

    陈言穿戴整齐,七点多就赶到公司。

    经过周末的筹划,他已经制定好了接下来的创业计划。

    今天来公司,就是准备辞职的。

    周一早上,要先把周末挤压的工作处理。

    等陈言把这些琐事弄好,差不多是十点五十多,接近十一点的样子。

    这个点,过去正合适。

    陈言离开工位,来到人事部。

    他平时就经常来这里串门,跟这里的人很熟络。

    打了几个招呼后,陈言看到了不远处的顾广朋。

    经过几天的休息,他的心情差不多缓了过来。

    至少在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异样。

    在顾广朋的旁边,是带着口罩和帽子的郝帅,前来办理离职手续的。

    陈言第一眼没认出他,是点开巛字资料时发现的。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陈言点开他的个人信息资料,用意念拖拽到最底部,用全知搜索引擎进行查询。

    同时拿出手机,开启备忘录,像是记着什么内容。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郝帅朝顾广朋鞠了一躬。

    他手续办完,拿着手里的资料,转身离开了人事部。

    直到此时,顾广朋才察觉陈言的到来。

    “老陈?来,坐。”

    他去饮水机拿纸杯倒了一杯水,摆在桌子上,言语唏嘘:

    “那天,真是谢谢你了。“

    “这有什么,你能想通就好。“

    顾广朋嘴角一扯,露出苦笑:“不是想通,只是觉得……哎,算了吧,不提了。”

    很多人都觉得,情感很难放下。

    其实,是因为自身的选择太少。

    如果你有一朵玫瑰,当它凋零后,你会时不时缅怀过去的回忆。

    可当你有一座玫瑰园时,一朵花的凋零,反而没有那么伤感。

    算了吧。

    不是放下,是翻篇。

    血止住了,留下的疤还在。

    只是用衣服遮住,让它表面看起来光鲜而已。

    陈言点点头,没有顺着聊下去,而是切入正题:

    “老顾,给你说个事儿。”

    “你说。”

    “我今天过来,是办离职手续的。”

    “我*粗口*,你怎么也辞职了?”

    顾广朋像是想到什么,面色忽而变得精彩起来:“被包养了??”

    “去你的吧!就算我想,别人也不愿意啊。”

    “那是……没伺候舒服?”

    “喂,老顾,说什么呢你!”

    “既然不是,那辞什么呀?”

    顾广朋靠在椅背上,继续说道:

    “这儿的工作轻松,薪水也不低。同样的待遇和工作量,外面可不好找。”

    “我知道。”

    “不然……再多做几年,攒点钱再说?”

    陈言明白,老同学一场,是在为他考虑。

    如今全球市场不景气,辞职后要是没有下家,风险挺大的。

    他不可能把系统的事情抖出来,只有给出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人嘛,总是要有点追求。这样混吃等死固然好,可三十岁之后呢?懈怠的人,迟早是要被淘汰的。”

    顾广朋瞄向他的目光敛了回去,拧开保温杯喝上一口,若有所思。

    片刻后,他仰头跟陈言对视,脱口问道:“真的想好了?”

    “嗯,想好了。”

    “准备做哪行?”

    “创业吧,先做点小本生意。”

    顾广朋咬着嘴唇,似乎在做什么痛苦的挣扎。

    陈言哪能不明白他的心思,迅速将其掐灭于萌芽之中:

    “别别别,那可是你娶老婆的钱。以后有困难,我会再找你的。”

    最后一句话,是刻意说给他听的,以示宽慰。

    不然这来自北方的铁憨憨,真会一直惦记这事儿。

    “哎。”

    顾广朋从桌上的文件夹里,抽出几张资料。

    再架上一支中性笔,一道推了过来:“填吧,填好了,我去让领导签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