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谍海争渡 > 第三十三章 夜探诊所

第三十三章 夜探诊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白鹭洲的督促,使得楚新蒲跑诊所跑的勤快了些,但他真的在调查吗?

    实则不然,他每次去诊所,什么都不做,单纯就是找樱庭由美聊天,井上宏一如果不忙的话,也会参与进来。

    他心中早已有了调查的思路,没必要现在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

    来诊所,不过是给白鹭洲看罢了。

    总不好到时,他调查清可疑人员,却好似没有耗费什么精力一样。

    这样的日子没敢持续太久,楚新蒲打算推动进展,原因是担心日军进城。

    这一夜,楚新蒲从家中出来,急匆匆行走在路上。

    他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井上诊所。

    来至井上诊所,楚新蒲四下看了看,发现无人注意,靠近大门,从口袋内掏出钥匙,准备开门进入。

    溜门撬锁的技能,他是掌握了的,不需要钥匙也可以打开门。

    问题是,或多或少,会留下痕迹,专业人士一看,就会知道门被撬过。

    且他不能被军统知晓,他有这溜门撬锁的技能,不好解释,索性就将钥匙搞到手。

    钥匙其实不难拿,诊所大门的钥匙就在樱庭由美手里,早上开门,晚上关门,皆是她在负责。

    她去家中给楚新蒲做饭,外衣放在衣架上,钥匙也在其中,楚新蒲用印泥很简单就拓印下来。

    之后自己用锉刀,在家中制作了一把钥匙,为的就是今日进入诊所。

    斜对面居民楼内,军统的人盯着诊所,有些心不在焉。

    毕竟关门后的诊所,是没有什么情况的,盯着毫无价值。

    可白鹭洲下了命令,没人敢怠慢。

    但今日不同,心不在焉的军统成员,立马起身,趴在窗户上定睛看了看。

    对身后喊道:“汇报队长,有人进入诊所。”

    白鹭洲立马来到窗户前问道:“谁?”

    “楚新蒲。”

    “楚新蒲?”白鹭洲显然没有想到,居然是他。

    “他想要偷偷调查诊所吗?”军统成员问道。

    白鹭洲同样如此认为,不然楚新蒲跑去诊所,难不成是入室盗窃?

    在白鹭洲看来,楚新蒲应当是发现了线索,才会在夜晚来诊所查看。

    “队长,他这样进去,随便翻动,等到明天被日本人发现,岂不是打草惊蛇?”军统成员着急。

    入室搜查,有非常严格的要求。

    那就是原封不动。

    你进入房间,到你出来房间,房间内不能有丝毫变化。

    你翻过的抽屉,拿起的花瓶,动过的茶杯,都不能有丝毫的变化。

    抽屉开合的程度,花瓶摆放的位置,茶杯内茶水的高度……

    全部复原,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你没有足够的专业性,和细心程度,你是会忽视一些细节的。

    往往这些被你忽视的细节,就是房间主人,留下的陷阱。

    你认为你没有打草惊蛇,其实却已经昭然若揭,从暗处被放到明处,优势荡然无存。

    “若是日本人发现,明天想要逃跑,背后取情报的人,岂不是再也抓不到了?”军统的人一脸着急。

    军统没有在诊所外安排人,阻止其他人进入诊所,因为很有可能来诊所的是日本情报人员。

    但今天的肯定不是,楚新蒲他们看的清清楚楚。

    对于下面人的着急,白鹭洲说道:“事已至此,不是抱怨,而是想办法解决。”

    “楚新蒲已经进去,我们哪怕现在跟进去都来不及,谁知道他动过什么?”

    “好过在这里发牢骚。”

    “那我带人进去?”

    “算了……等着吧。”

    白鹭洲不打算进去,正如军统成员说的一样,现在进去也晚了。

    只能希望楚新蒲足够小心,或寄托希望与井上宏一没有留下陷阱。

    对于白鹭洲等人的担心,楚新蒲视而不见。

    他自然知道,自己在军统眼皮子底下跑来诊所,会让他们着急,可他就是想要白鹭洲急一急。

    至于井上宏一会不会发现?

    楚新蒲也是专业的,敢进来,自然就有不被发现的自信。

    其次是,他没有打算进入诊断室,他只是要在接待台内找病例查看。

    哪怕真的有陷阱,更多的会在井上宏一的诊断室内。

    楚新蒲进来之后,将门关上,他脚步很轻,且确保不会留下脚印。

    周围的东西,没有吸引他的目光,他也不会去触碰任何东西。

    直奔接待台内,病例就放在下面的柜子中,没有上锁。

    打开柜子,将病例拿出,从怀中掏出手电筒。

    打开手电筒,放入口中咬住,对准病例,楚新蒲查看起来。

    病例很厚,但楚新蒲并不担心,他有足够的时间查看。

    因为有人在外面给他望风。

    确实,白鹭洲已经派人,在街道两头守着,如果发现井上宏一或樱庭由美,立马回来汇报。

    病例被楚新蒲非常具有针对性的翻阅到了樱庭由美说的那一天,日军情报人员,就在这一天出入了诊所。

    但目的不是传递情报,而是樱庭由美误打误撞,将此人引来。

    翻阅了病例,楚新蒲眉头微皱,因为人数不少。

    当时樱庭由美说的每一个细节,楚新蒲都深深印入脑中,现在不断回忆。

    樱庭由美说,她是在太阳不毒之后,才将绿植搬出。

    回忆当天的天气,楚新蒲认为,时间应该在下午三点之后。

    那么用排除法,可以排除三点之前的病人。

    可翻阅病例,楚新蒲发现,病例上只记录了日期,却没有准确时间。

    那么你就一个也排除不了。

    当天的病人楚新蒲数了数,二十一人,有江城百姓,也有日本侨民。

    江城百姓十六人,十二男,四女。

    日本侨民五人,四男,一女。

    日军情报人员,有可能是日本人,也有可能是江城百姓,还有可能是日本人用了中国人的名字。

    所以二十一人,你很难排除一部分。

    用性别排除不可取,女情报人员,并不在少数。

    用年龄排除也不行,虽说楚新蒲有心排除年纪太大的人,但又不敢百分百确定,若是日军反其道而行,岂不是中计。

    看着眼前的二十一人名单,楚新蒲陷入矛盾,其实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二十一人的名单,全部抄录下来,交给白鹭洲,让军统去调查。

    军统在江城现如今的掌控力,应该可以调查清楚,锁定嫌疑人。

    可这样做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楚新蒲的能力,被弱化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