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谍海争渡 > 第二十七章 找上门来

第二十七章 找上门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每日对着镜子,练习表情的细微变化,算是楚新蒲现在的必修功课。

    可三天之后,军统的人依然没有动静,但楚新蒲却不太着急。

    毕竟这件事情,对军统来说,同样是非常重要,军统哪怕是有这个想法,也要慎重考虑,才会做出行动。

    没等来军统,反而是等来了樱庭由美的约见,樱庭由美这几日等不到楚新蒲去诊所,就主动打电话过来询问伤势。

    其实他的伤,早就好了,樱庭由美打电话过来关心,他就主动约了吃饭。

    晚上两人在饭店见面,樱庭由美问道:“新蒲君,你怎么这几天没去诊所?”

    “我的伤已经好了,去了怕打搅你和井上医生的工作。”

    “我看看。”

    樱庭由美拉起楚新蒲的手,仔细观察后满意的说道:“恢复的很不错,缝合的技术很好,伤疤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不得不说,井上宏一的医术确实高超,不说别的,单单这一手缝合技术,恐怕很多医生都望尘莫及。

    如此好的技术,不在大医院任职,却自己开诊所,同样显得奇怪。

    没有继续纠结伤口的事情,和樱庭由美吃饭聊天。

    “这几天还在街上吃饭吗?”樱庭由美问道。

    “是啊,家里没人,担心做饭再把手切烂。”

    “家里人还没回来吗?”

    “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楚新蒲的话说到这里,樱庭由美没有继续询问,她隐约能感受到,楚新蒲家人离开的原因。

    “那我有空去给新蒲君做饭吧,天天吃街上的,也会腻的。”樱庭由美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意。

    “太麻烦了。”

    “不麻烦,我什么时候去,会给新蒲君打电话的,不会打搅。”

    “好吧。”

    楚新蒲没有继续拒绝,毕竟接下来的事情,樱庭由美其实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提前准备好也不错。

    两人吃过饭,就一同离开,散步送樱庭由美回家。

    看到她上楼,楚新蒲也扭头离开,路过诊所望了一眼,没有多看。

    诊所斜对面居民楼三层一处房间窗户后,人影闪动,片刻从楼内出来两人。

    两人步伐很快,身姿矫健,向着楚新蒲离开的方向而去。

    楚新蒲走在路上,行人渐少,他忍住想要回头看的冲动,埋头向前。

    他感觉有人跟着自己,想要回头查看,可又想起可能是军统的人。

    楚新蒲的身份是清白的,虽说在上海有参加行动无果的经历,但却没有接受过任何培训。

    没参加过培训,你发现普通人对你的跟踪并不奇怪,毕竟普通人的跟踪不专业。

    但军统成员的跟踪,必然是专业的,你没有理由发现。

    忍着不去回头,同样没有绕路,和往常一样,向着家里走去。

    就在再转过一个弯,就要到家时,楚新蒲感觉背后一阵冷风袭来。

    他本能的想要转身,可时间已来不及,楚新蒲的头被东西蒙上,他想要开口大叫,嘴巴立马被堵了起来。

    片刻后,楚新蒲感觉头沉沉的,慢慢没了知觉。

    ……

    ……

    “没问题吗?”一个声音问道。

    “一路跟着他,他没有发现我们,而且路上没有绕路,和往常回家的路线一致。”

    “按照您的指示,我们在快到他家时行动,那是他防备心理最低的时候。”

    楚新蒲耳中,隐隐约约听到一番对话。

    看来军统的人确实小心,跟自己一路,若是自己回头望一眼,表现出发现他们的意思,今日的结局就不会如此。

    还有选择在家门口动手,这种心理上的博弈,看来都是出自一个人之手。

    这个人是谁?

    楚新蒲想要睁开眼睛,看看眼前情况,一杯冷水直接泼到了脸上,瞬间一个激灵,眼睛睁开。

    房间内昏暗,只有面前放着一盏小台灯。

    “队长,醒了。”

    “你先出去。”

    用水将楚新蒲弄醒的人,从房间离开,此时房间内,就剩下楚新蒲与对面一人。

    楚新蒲想要抬头去看,但对面之人,用手将台灯扭动,直直照在了他脸上。

    台灯的光亮,使得楚新蒲非常不适,用手挡在眼前。

    “你们想要做什么?”楚新蒲眯着眼睛,努力去看对面之人。

    等眼睛慢慢适应强光,楚新蒲才看清对面的人。

    年纪稍大他几岁,面容整洁,胡子都收拾的干干净净。头发不是寸头,却打理的很用心,梳的整整齐齐。

    鼻梁上架着一副眼睛,流行的金丝边,好似文人。

    但一双眼睛却直勾勾看着楚新蒲,眼神中无悲无喜,看不出心里想的是什么。

    “你是谁?”楚新蒲放下手,出言问道。

    “你可以叫我白鹭洲。”

    “我不认识你。”

    “现在不是认识了吗?”

    “你绑我过来想要干什么?”楚新蒲继续问,急切的表现出自己想要知道,今天发生这一切,究竟是因为什么。

    “不是绑,是请。”白鹭洲嘴角勾起说道。

    “请?好吧就算是请,然后呢?”楚新蒲不乐意,却不敢表达,好汉不吃眼前亏。

    对于楚新蒲的反应,白鹭洲觉得正常,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现在和白鹭洲争辩,不是明智的选择。

    起码可以看出来,楚新蒲是聪明人,接下来的交流,应该会简单一些。

    “对楚先生久仰大名,今日唐突请来,楚先生不怪罪吧?”

    “白先生,有什么你就直说吧,要钱还是要什么?”

    “楚先生好像很没有耐心。”

    “换成你,你能有耐心吗?”

    “那倒也是,我就直说吧,请楚先生帮个忙。”

    “帮忙?”

    “对,一个小忙。”

    “兴师动众将我带过来,恐怕不是一个小忙吧?”

    “那楚先生是帮还是不帮?”

    “不帮我能离开吗?”

    “楚先生可以试试看?”

    “先说说什么忙吧。”楚新蒲无声的叹了口气说道。

    他的叹气,其实就是一种细微的情感表达,告诉白鹭洲,我其实很不想帮忙,也不想知道你的忙是什么。

    但是我现在不敢走,我认为你不会轻易的放我走,所以我才问是什么忙。

    白鹭洲继而说道:“但我说之前,楚先生要做好准备,因为听了之后,只有两个选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