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谍海争渡 > 第二十二章 送绿植

第二十二章 送绿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没喜好,说来奇怪,多多少少总会对一些东西感兴趣不是。

    “你再仔细想想。”楚新蒲继续问道。

    樱庭由美洗完碗筷,擦干手,两人重新坐下,她说道:“要是非说不可,井上医生对花花草草有些爱好。”

    “花花草草?”

    “对的,养些植物。”

    “可诊所内并没有太多植物,唯一一株也不大,就放在诊断室内。”

    诊所楚新蒲去过多次,还在内工作过,可诊所内部,绿植很少。

    仅有的一株也不大,要是井上宏一喜欢,干嘛不多弄一点。

    “井上医生诊断室内必须有植物,有时候照顾不周死了,马上就要买新的回来。”

    “是吗?”楚新蒲觉得奇怪。

    你真的喜欢,怎么可能照顾不周,但养死了立马买新的,看似又真的很喜欢,这一点在他看来,是矛盾的。

    喜欢植物,诊所内不多,还会养死。

    不喜欢,养死之后立马买新的,半天不耽误。

    这两种矛盾的情绪,一起出现,确实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但你不能用常人的目光来看待井上宏一,楚新蒲心中做假设,将井上宏一假设成日军情报人员。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植物的作用呢?

    楚新蒲立马联想到,联络暗号。

    这是一种非常常见,且非常简单的暗号,不引人注意。

    寻常人或许不会察觉,例如樱庭由美,与井上宏一共事多年,都没有觉得这一点奇怪。

    但楚新蒲不是寻常人,他接受过专业训练,能联想到这一点不奇怪。

    可这一点若是成立,那么诊所内就只有一个日本人的情报人员,樱庭由美并不是。

    如果她是,她不会将这一点告诉楚新蒲,这是毋庸置疑的。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一句话半点不假。

    外行的樱庭由美,只能看到井上宏一喜欢植物,内行的楚新蒲,却认为这珠植物是联络暗号。

    这个猜测其实很好确定,只需要询问樱庭由美,井上宏一平常如何对待这珠植物。

    通过樱庭由美的诉述,就能判断,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可现在楚新蒲选择了转移话题,和樱庭由美聊起来了别的。

    因为他不想樱庭由美有所察觉。

    外行看热闹,可内行的人打听的太细,外行的人难保不会有反应。

    正是因为这一点,楚新蒲不能从樱庭由美这里打听,他需要自己去确定,还要做的不生硬,不露破绽。

    毕竟军统盯着诊所,和诊所内谁是日军情报人员,都仅仅只是猜测,现在需要做一次确定。

    “等我伤好了,我就去诊所,感谢井上医生。”楚新蒲送樱庭由美出门。

    “不急,你好好养伤,不需要换药了,拆线我来家里给你拆。”樱庭由美出门前说道。

    “那就多谢了。”

    “我们不用这么客气。”

    送走了樱庭由美,楚新蒲坐在家中,心中已经打算好,伤好之后,就带着两盆植物,送去诊所。

    一盆给井上宏一,一盆给樱庭由美。

    如果植物真的是井上宏一,与其他日本情报人员联络的暗号,那么他是不会允许诊所内,多出其他的植物。

    因为很多有可能,这些植物会让日本情报人员误会,误会是井上宏一想要见面。

    所以井上宏一会解决这些植物带来的隐患和麻烦,到时只要看他对这些植物的态度,就能确定很多事情。

    后几日,樱庭由美来家中给楚新蒲拆线,第二天他就迫不及待的去市场上,买了两盆绿植。

    品种和他在井上宏一诊断室内见到的一模一样,毕竟联络暗号,可能也包含了品种,他要确保万无一失。

    带着礼物,在晚上快关门前去了诊所,已经没有多少病人,不会打搅工作。

    “由美,送你的,感谢你这些天来的照顾。”说着话,将手里的绿植递上去。

    “谢谢,我很喜欢。”樱庭由美满心欢喜的将礼物接过来。

    之后楚新蒲去了诊断室,见到了井上宏一。

    “井上医生,感谢你之前的帮助。”

    “送我的?”井上宏一问道。

    “不知道送些什么,希望井上医生会喜欢。”

    “谢谢,我很喜欢。”井上宏一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开心的将绿植放下。

    这让楚新蒲心中不确定,他是隐藏的好,还是真的心中没鬼。

    楚新蒲同样表现的非常正常,热情的邀请,说要请井上宏一和樱庭由美吃饭。

    井上宏一没有拒绝,三人前去吃饭,客尽主欢。

    分开后,楚新蒲脸色严肃。

    如果井上宏一没有问题,那么到还好。

    可是如果井上宏一有问题,绿植就是联络暗号,那么今天的井上宏一,表现的就非常可怕。

    他的表现是教科书式的表现,没有丝毫慌张,异常,和紧张。

    他的表情,眼神,形体,语气,半点变化都无。

    一个情报人员,联络暗号被人识破,送来的绿植很有可能就是试探,却能表现到如此地步,还不可怕吗?

    这一刻,楚新蒲突然希望自己猜错了,诊所并没有问题,军统的人也不是因为诊所盯上自己的。

    不然眼前的敌人,超出想象的可怕。

    原本楚新蒲认为,自己这一次的试探,必然可以得到结果。

    送去的植物,被井上宏一借口处理掉,那么井上宏一有问题。

    植物没有被处理掉,井上宏一则没有问题。

    可今天面对井上宏一的表现,他不再确定,也不敢确定。

    哪怕是植物没有被处理,楚新蒲认为,很有可能是井上宏一故意为之。

    扑朔迷离!

    不过现在只能静观其变,楚新蒲觉得自己要和井上宏一学习,对方半点变化都没,自己也不能表现出任何的心里想法。

    现在论成败,还早得很,井上宏一就算是千年的狐狸,楚新蒲也要和他斗上一斗。

    “第一步的试探,走着瞧。”楚新蒲点了根烟,向着家里走去。

    这一次试探,井上宏一都认为不是试探,楚新蒲干嘛要认为是试探呢?

    那就不是试探,一次人情往来,送个礼物罢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楚新蒲心中轻松起来,明觉浅有一句话说得对,伪装为王。

    你自己信了,别人才会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