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谍海争渡 > 第十八章 主动破局

第十八章 主动破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与明觉浅分别后,楚新蒲独自回家,家中今日也就他一人。

    坐在沙发上,脑海之中好似闪过电影画面一般,回忆之前发生的每一件事情。

    画面一幕一幕闪过,但却无可疑之处。

    可军统好端端,并不会盯上他,那么一定是他做了什么。

    江城特委!

    报社辞职!

    诊所帮忙!

    假扮相好!

    这几个字,就将楚新蒲这段时间内的所作所为,全部概括。

    他拿了张纸,将十六个字,写于纸上。

    盯着看了良久,片刻之后,用笔将江城特委四字划去。

    正常来讲,这四个字,才是重点,军统因此盯上他,不足为奇。

    可明觉浅说了,军统并不知道他的身份,这一点可以排除。

    报社辞职,也被划去,这件事情不会吸引军统的人。

    剩下诊所帮忙,和假扮相好。

    难道是军统看到他帮助日本人,所以调查他?

    太过牵强,江城日本侨民很多,和日本侨民有接触的人更多,雇佣日本侨民,和受到日本侨民雇佣的人,照样很多。

    这个假设,根本就站不住脚。

    剩下最后一个,找了顾青稚骗自己父母?

    这能有什么问题?

    大胆猜测,顾青稚是军统的人,可就算顾青稚是军统,她帮自己假扮相好,军统也犯不上调查他。

    要是说破天有问题,就只能是顾青稚有问题。

    其实是顾青稚被军统盯上了,军统发现顾青稚有了相好的,顺带将楚新蒲这个想好的给调查了。

    这是一种可能,但这个可能性很小。

    顾青稚,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问题,被军统盯上?

    百思不得其解,楚新蒲用笔,将最后八个字划掉,发现没有字了。

    十六个字,概括了楚新蒲这些日子发生的所有事情,但怎么看都和军统难牵扯上关系。

    将纸张烧掉,楚新蒲在家中来回踱步,自己究竟忽略了什么?

    想不通,但却想要搞明白,一直被蒙在鼓里,不是一个好办法。

    放任军统调查,楚新蒲担心什么?

    担心江城特委成员身份被军统掌握,这是万万不行的。

    不能坐以待毙,就只能主动出击。

    明觉浅让楚新蒲小心,注意安全,但他认为,搞明白这件事情,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危险。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心,活在别人眼皮子地下的日子,可不好过。

    且军统现如今,只是在外围调查楚新蒲,并没有派人跟踪,他还有很多回旋的余地。

    心中打定主意想要搞清楚,就必须要有所行动,第一步他打算先去见顾青稚,借口拿回自己家的镯子。

    一觉醒来,楚新蒲出门吃了饭,就朝着报社走去。

    一路上他都在回忆,自己从见到顾青稚第一面起的所有事情,发现顾青稚此人,并无问题。

    “难道隐藏的太好?”楚新蒲心中暗自询问自己。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来到报社,见到顾青稚。

    顾青稚不用楚新蒲开口,就率先说道:“幸不辱命,东西你拿回去吧。”

    镯子被顾青稚用布包着,保护的很好,现在将布展开,放于手心,让楚新蒲看到其中的镯子。

    也就是表明,她将镯子给楚新蒲时,是完好无损的。

    对于顾青稚的心思,楚新蒲自然了解,伸手将东西拿回来,包好放入怀中说道:“不用看了,我还信不过你吗?”

    “当面讲清楚的好。”顾青稚说道。

    “上一次多谢你了,晚上我请你吃饭?”楚新蒲提议。

    “我下班了过去,在什么地方?”

    “就附近,我回去麻烦,我等你算了。”

    “你等我?”

    “我在报社坐坐,反正也习惯。”

    “你想坐也行,刚好总编今天不在。”顾青稚笑着说道。

    来到报社,楚新蒲算是轻车熟路,和熟悉的人打了招呼,就自己找了地方坐下。

    这一整天,楚新蒲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观察。

    他拿了一份报纸,假意在看,其实目光,始终锁定在顾青稚身上。

    如果问题出在顾青稚这里,要么她是军统,要么她是被军统盯上的人。

    就两种可能,再无其他结果。

    若是军统的人,必然训练有素,军统不是寻常人能加入的。

    往日相处时,楚新蒲并没有仔细观察过顾青稚,今日算是头一次。

    可观察下来,并无收获。

    看身形,顾青稚身材不错,但看不出矫健有力,身手不凡。

    看手指,纤纤玉指,皮肤皙白,但却没有长时间开枪留下的茧子。

    看能力?

    楚新蒲最开始,是非常隐蔽的盯着顾青稚看,后来干脆是故意看的肆无忌惮了些。

    但顾青稚依然很认真的在忙自己手边的工作,并没有察觉有人在看自己。

    一番观察下来,这顾青稚,不是做军统的料子。

    那么她是被军统盯上了?

    可军统盯人,必然是有原因,顾青稚这模样,也不太像啊。

    “别看了,走吧。”

    顾青稚的声音,让楚新蒲将手里的报纸放下,没什么精神的站起来。

    “等一天够无聊的吧?”顾青稚笑着说道。

    不是无聊,是无奈。

    一天观察,毫无收获,楚新蒲想要破局,看来难度还不小。

    “还好,走去吃饭。”

    两人一同吃了饭,就彼此分开,顾青稚是江城人,用不着楚新蒲送她回家。

    可楚新蒲走到拐角,却停下脚步,折返回来。

    他在顾青稚背后,似有似无的跟着,这是他最后的试探。

    一路跟踪,顾青稚连头都不曾回一次,然后楚新蒲就目送顾青稚进入家门。

    扭头离开,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楚新蒲心中对顾青稚的怀疑,就此放下。

    首先顾青稚不符合军统成员的特点。

    其次是,军统想要调查顾青稚很容易,不会连她身边的人都要调查。

    问题既然不出在顾青稚身上,难不成真的是诊所?

    抽着烟,楚新蒲心中都是乱糟糟的。

    给日本人帮忙,这算不上问题吧。

    既然算不上问题,军统调查他干什么?

    烟头差点烧到手,楚新蒲才反应过来,将其扔掉。

    “处事不惊。”楚新蒲心中默念四个字,这是向秦经常教导他的。

    夜晚的江城,带来一丝凉意,也给楚新蒲的头脑,换来一丝清明。

    突然,楚新蒲意识到,诊所的性质和顾青稚其实是一样的。

    军统盯上他,可能是因为军统调查顾青稚,他和顾青稚有所接触。

    那么这个猜测,换到诊所上来,同样成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