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谍海争渡 > 第十五章 哪里来的姑娘

第十五章 哪里来的姑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樱庭由美对绿植多有照顾,可对于将绿植搬出井上宏一的诊断室,放在门口,是不被允许的。

    对于这一点,井上宏一的解释则是,他习惯工作时有绿植,什么时候可以拿出去,他自己做决定。

    由此可见井上宏一十分喜爱绿植,但整个诊所,其实就他的诊断室内有一盆,候诊厅和接待台内,都是没有的。

    “辛苦了。”看到樱庭由美将绿植送来,井上宏一说道。

    “不辛苦。”

    今日工作完成,樱庭由美先行离开,井上宏一盯着桌上绿植看了良久,才从诊所离去。

    ……

    ……

    “回蒲城?”

    今天吃饭时,楚闻道终于是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李绣妏不吃惊,早就知晓,楚新蒲其实同样不惊讶,却表现的激动了些。

    “对。”楚闻道淡淡说道。

    “这么多年没回去,突然回去做什么?”楚新蒲问道。

    “不太平,回去求个平安。”

    “不太平?”

    “新蒲,你爹听到消息,说战局不利。”李绣妏开口言道。

    “这消息准确吗?”楚新蒲装作不知问道。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是啊新蒲,回去避避,没事了再回来。”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意思表达的很明显,那就是要走。

    楚新蒲此时心中长吁一口气,他也想要二人离开,家里人安全,他方没有后顾之忧。

    “爹,你们先走吧,我留在江城看家。”

    “不行。”楚闻道厉声道。

    “家里会请人帮忙照看的。”李绣妏希望楚新蒲离开。

    “我……我有事。”楚新蒲欲言又止。

    “你能有什么事,工作都没了,走了刚好。”

    “爹,我真的有事。”

    “那你说。”

    “她不走,我不能走。”

    “什么他?”

    楚闻道疑惑,李绣妏却反应很快,直接问道:“那个姑娘?”

    “什么姑娘?”楚闻道皱眉。

    “你忘了我之前给你说,有姑娘打电话找新蒲?”这种事情,李绣妏当天就告诉了楚闻道。

    “为了一个姑娘?”楚闻道问道。

    楚新蒲顺势说道:“爹,我不能独自离开,若是真的有危险,我留下来是个照应。”

    “她弱女子一个,留她一人在江城,我实在难以放心。”

    “一起走。”楚闻道说道。

    “名不正言不顺,如何一起走,她同意她家人也不会同意,我岂能让她名誉受损。”

    “到了哪一步了?”

    “私定终身!”楚新蒲觉得说的严重点,效果应该能好点。

    “你……”楚闻道,伸手指着楚新蒲,想骂又骂不出口。

    很不自在的看了李绣妏一眼,心虚的不行,李绣妏白了楚闻道一眼,两人默契的将目光错开。

    “实在不行,我和你爹留下来,再等等。”李绣妏说道。

    “不行,你们不走,要是真的遇到危险,岂不是儿子不孝。”

    “可你一人……”

    “我在外上学时同样孤身一人,不照样活的好好的,而且我年轻,真的遇到事情,说走就走,不拖家带口也方便。”

    “可……”

    “爹,你说句话。”

    “你决定了吗?”楚闻道问道。

    “决定了。”

    “明天带回来看看。”

    “什么?”

    “我说明天带回来看看。”

    “不用了吧……”

    “什么不用了,都私定终身,爹还不能看看。”

    “是啊新蒲,带回来让我们看看。”李绣妏也想要见一见这个姑娘。

    带回来?

    带什么回来?

    哪里来的姑娘!

    当天打电话的人,是樱庭由美,你难道要带个日本人回家?

    若是如此,楚闻道和李绣妏,绑都给楚新蒲绑走了。

    再者说了,樱庭由美怎么可能跟你回家,就算是你骗她过来,在家中随便聊两句,就全盘暴露。

    可楚闻道和李绣妏的要求,并不过分。

    都私定终身,难不成还不能见一面?

    怎么办?

    找明觉浅,让他派遣一个组织的女同志,来帮忙渡过难关。

    但联系明觉浅,需要时间,明天联系起码三天后才能见面。

    可楚闻道明天就要见人。

    你说等三天?

    都在江城,什么事情能忙到要你等三天,到时被看出端倪,留在江城困难更大。

    “好,明天带回来,但我们说好了,我不走,你们要走。”楚新蒲谈条件的说道。

    “明天见了面,再说。”楚闻道说道。

    等到楚新蒲回房心里琢磨应对之策时,李绣妏低声说道:“你真的打算留新蒲在江城?”

    “看明天情况,若是那个姑娘不太适合,就带新蒲离开。”

    “什么叫不太适合?”

    “小小年纪,私定终身,或……”

    “你楚闻道什么意思,我当年和你私定终身,在你眼里就是不检点的女人?”

    “不是夫人,我万万没有这个意思。”

    “你就是有!”

    “对天发誓,绝无此意……”

    一番好话,说的李绣妏心里舒服,娇哼一声道:“你们老楚家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新蒲也不是吗?”

    “新蒲跟着你学坏了。”

    楚闻道心中冤枉,自己这光荣事迹,何时告诉过儿子,怎么就能是跟自己学的?

    但转念一想,楚闻道觉得不愧是自己的种,无师自通。

    “那你到底怎么想的?”李绣妏又问道。

    “这年头兵荒马乱,若是离开,或许真的再难相见,辜负了人家姑娘,我们心里亏欠一辈子。”楚闻道的话,李绣妏认同。

    她觉得当年若是楚闻道辜负她,她或许连死的心都有。

    “让新蒲留下?”

    “江城他从小生活到大,熟悉的很,且江城日后局面到底如何,还说不好,不急着离开。”

    “那我们也不走?”

    “蒲城都联系好了,不走岂不是白白劳烦大家,再者说了,新蒲关心他的女人,我就不关心你吗?”

    “少说甜言蜜语。”

    两人在那里,卿卿我我,回忆青春。

    楚新蒲呢?

    躺在床上,满脸愁容。

    明天的难题,到底如何解决?

    去什么地方找个人,且还是一个女人,帮忙渡过难关。

    思来想去,心中根本就没有合适人选。

    突然,楚新蒲心中闪过一人,顾青稚。

    若说年纪差不多,顾青稚首当其冲。

    可人家愿意帮忙吗?

    若要帮忙,事情就需全盘托出,不然顾青稚来了,三两句就露馅。

    可全盘托出,那女儿家的名声怎么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