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谍海争渡 > 第十章 接头

第十章 接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告示张贴出不久,诊所外便站满了人,大家围着告示,议论起来。

    其中大部分人并不认字,楚新蒲见状从诊所内出去,大声将告示上的内容,朗读出来。

    “真的免费?”

    “告示在这里,自然不会是假的,分文不取。”楚新蒲解释。

    “我听说这个诊所,治病治死了人。”

    “一场误会,诊所开业多年,要是医术不精,岂不是早就治死了人?”

    “免费的,我去试试。”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反之同理。

    免费的事情,总有人会感兴趣,囊中羞涩看不起病的人,不在少数。

    小病拖,大病扛,能遇到免费的医生看病,心中自然想要试一试。

    有第一个人,就有第二个人。

    一会功夫,诊所候诊厅内就坐满了人。

    有人是来看病的,有人是来看热闹的,也有人是来观望的。

    樱庭由美在接待台内忙不过来,楚新蒲上前说道:“你专心负责抓药,接待的事情我来。”

    “好。”樱庭由美没有推辞,她确实分身乏术。

    楚新蒲让大家依次坐好等待,一个一个进入诊断室,由井上宏一诊断。

    需要什么药,井上宏一会写于纸上,从诊断室与接待台的小窗口中递出来,樱庭由美按照上面所写来抓药,同时嘱咐患者服药需要注意什么。

    与此同时楚新蒲这里安排下一个病人,进入诊断室,时不时的还要安排大家不能插队,还要和诊所外观望的人,解释现在的情况。

    井上宏一所言不虚,确实忙不过来,楚新蒲和樱庭由美距离不远,却难得说上一句话。

    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抽不出空来。

    中午都没时间吃饭,现如今是挽回诊所声誉的时候,你总不能放下病人,自己跑去吃饭,只能咬牙坚持。

    一天忙碌,到诊所关门,饶是楚新蒲也累。

    前前后后跑来跑去,还要不停的和人解释,口干舌燥。

    关了门,三人坐在候诊室内,井上宏一说道:“今天辛苦二位,晚上一起吃个饭。”

    “井上医生,你说让来帮忙,还真是不客气,确实够忙的。”楚新蒲开玩笑说道。

    “没想到效果如此之好。”井上宏一脸上也带着笑意,诊所的麻烦解决了,第五战区的情报人员,就能来送情报。

    井上宏一心头的一条大石块,算是落了地。

    至于你说今日损失的那些药品?

    诊所最重要的用处,是情报中转,至于那些药品,与情报的流通比起来,井上宏一认为不值一提。

    倒是楚新蒲,井上宏一认为不错,虽说今天忙碌的程度超出大家预料,可楚新蒲算得上任劳任怨,没有抱怨一句,也没有出任何差错,忙到关门。

    途中没有消极怠工,或有不满的情绪,更加没有从中作梗。

    别看井上宏一一整天都在给病人看病,但对楚新蒲的观察,却没有丝毫松懈。

    可这一天观察下来,只能说明楚新蒲这个人不错,但究竟是不是可用之人呢?

    这个可用,又要用在什么地方呢?

    井上宏一并没有轻易下结论,反正还有几天,慢慢看。

    三人一同出去,吃了饭,就各自回家休息,毕竟都累的不轻。

    免费布医施药的时间是三天,还有两天要忙,不能松懈。

    “朋友,借个火。”楚新蒲走在路上,突然有人拦路借火。

    来人岁数比楚新蒲大几岁,二十是七八岁的模样,长相精神,衣着得体,嘴里叼着根烟,嘴巴似张非张的要借火。

    楚新蒲没有言语,从兜里掏出打火机,递了过去。

    他是抽烟的,不过抽得少,今天一天都在诊所内,更是一根都没有机会抽。

    借火之人接过打火机将嘴里的香烟点燃,还从烟盒里面抽出一根,递与楚新蒲。

    伸手将火机和烟一起接过来,楚新蒲却没有想要点燃的意思,准备离开。

    “我这份江城日报,怎么缺墨少字,莫不是日本人还没打进来,报社就准备关门了。”

    就在楚新蒲和此人擦肩而过时,借火之人看着手中的一份报纸,不满说道。

    脚步停顿,楚新蒲扭头说道:“先生此言差矣,报社印刷难免一两份残次,不如卖于我算了。”

    “你要卖?”

    这句话让楚新蒲皱眉,却还是点头说道:“嗯。”

    “送你吧。”

    来人将报纸递过来,楚新蒲伸手接过,扭头离开,脚步不停。

    背后之人见状,满意点头,快步走上来说道:“你想要便拿去,我也不是缺这三瓜两枣之人。”

    可是楚新蒲没有理会,依然向着前方走去,好似没有听到一样。

    借火之人将烟夹在手里,伸手拦在楚新蒲身前,说道:“你没听到吗?”

    楚新蒲看着眼前之人,很不满意的说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接头暗号对吗?

    自然是对的。

    可面前之人,却没有按照顺序说出来,反而是在中间加了一些东西。

    这便是楚新蒲不满的地方。

    “开个玩笑,用不着急眼,介绍一下我叫明觉浅。”明觉浅随意说道。

    他为什么故意说错暗号?

    他是想要试试楚新蒲会作何反应,如果他说错暗号,楚新蒲出言提醒他,让他说正确暗号,那么明觉浅会很失望。

    如果楚新蒲不提醒他,却没有立马离开,而是等待他说正确暗号,明觉浅会一般失望。

    不过好在楚新蒲的反应不错,没有任何纠结,扭头就走,不做留念,这反应明觉浅拍手叫好。

    潜伏工作谍报工作,会遇到非常多的突发状况,临场应变十分重要。

    明觉浅在第一次接头,便模拟了一番,效果是不错,但看样子,楚新蒲心中不满。

    “玩笑?”楚新蒲冷声问道,工作中开玩笑,很多时候会死人的。

    明觉浅笑着说道:“不要这么一根筋,放松一点,潜伏工作,伪装为王。”

    “我听不懂。”楚新蒲依然是这么一句话。

    暗号不对,或者说顺序不对,他还在观察。

    楚新蒲越是如此,明觉浅反而是越开心,看似他的接头工作出了问题,但从侧面也反应出来了楚新蒲的应变能力出众。

    “今天的事情我道歉,向秦说你不错,我就来试试你,没有恶意,现在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聊聊了吗?”明觉浅大方道歉。

    向秦的名字出口,楚新蒲可以确定来人身份,其实从接头暗号就能确定,只是对于此人随意改动暗号,楚新蒲心中不满。

    接头暗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个字的差别,可能代表了非常多的情况,是不能随意更改的。

    明觉浅不是不知轻重的人,不然也不会出现在江城特委的名单上,他和向秦关系不错,对于向秦极力推崇的人,自然是充满了好奇。

    今日第一次见面,又不存什么任务,才会心血来潮,试探一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