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学霸快递员 > 058 单刀赴会

058 单刀赴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午后。寸岛。雨霖铃。

    天上无云,只有鸥。

    路上无人,只有狗。

    当鸥和狗都去避雨时,一个人披着蓑笠从路的尽头走来。

    雨越下越大,这个人越走越慢。

    在一栋巍峨建筑前,他立住了。看了半晌,一步上前将门上的铜环用力扣了一下。

    “当”的一声,铜环的声音穿透了雨的淅沥。

    “来了?”

    “来了!”

    “除了你,还有谁?”

    “除了我,还有个鬼!”

    “哈哈哈,阁下果真十分守时。”

    “哈哈哈,无常夜鬼下贴子,当然如约。”

    “说得好!有请!”

    门“吱呀”一声打开,门后立着一黑衣人。光线很暗,看不清他的脸。

    黑衣人手往里一伸,转过身来,向宅子深处走去。完全没有任何防备之举。

    门外来客将手伸进蓑笠,掏出一个长约一尺的白色东西。急走两步侵近黑衣人。

    正当此时,门外来客眼前突然闪出一道白光。紧接着,头顶上有人声传来:

    “你们俩这样搞,累不累?又不是拍武侠片!下雨天光线这么差,连灯都不开。真是的。”

    是田双双在二楼扶着栏杆冲楼下说话。

    田宏把黑衣服脱了,说:“走,我们去茶室谈。”

    齐年把蓑笠交给从楼上下来的田双双,不顾她频频使的眼色,跟着田宏进了茶室。

    齐年来田宏家之前,陶思娅极力反对。认为田宏接受齐年的拜访,其实是摆了一个鸿门宴。在齐年面前,田宏占据着所有的主动。齐年去干嘛?跪地求饶吗?

    田双双也不同意齐年来她家。她太了解自己的哥哥了。他哪里会给敌人留下踢馆的机会。既然答应了齐年到访,自然是做足了主场应战的准备。齐年来,也是九死一生。

    陶进知道自己反对没用,因为他了解这一次齐年是孤注一掷,不会听他的。

    陶进给齐年发的最后一条信息是:“你被阿宏哥摁在地上摩擦的时候,脸上一定要带着笑,要摆出一副非常享受的表情。摩擦归摩擦,咱的尊严可不能丢。”

    齐年给陶进的回复很庄重,只有一个字——“滚!”

    一进茶室,田宏把门关严了。在这里,两个人可以好好谈谈男人之间的事情。

    田宏坐在椅子上,含着笑冲齐年两手一摊。一副“你找我有什么事”的态度。

    齐年单刀直入:“阿宏哥,我敬你是条汉子。可是你不能总是来为难我吧。”

    听了齐年的开场白,田宏心想:你不回寸岛的时候,我一点儿也不为难;你一回寸岛,我处处都很为难。那我不为难你我为难谁?

    但他没这么说:“阿年,你这话怎么说得这么让人不爱听呢。我怎么就为难你了?”

    “思娅姐来找你谈过对吧?关于我们快递公司投诉的事。”

    “是啊。她来求我放你一马。”田宏撇嘴一笑,笑意中的讥讽之气弥漫着整个茶室,“想不到啊,想不到。咱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你找一个女人来谈做什么?”

    齐年心说:我从没打算让女人来谈啊。可那个女人哭着喊着非要来。我又能怎么办?

    咦,对了。怎么感觉陶家人个个都是人来疯?陶进也是,陶思娅也是。

    田宏见齐年不说话,又说:“思娅让我放你一马,我觉得放一马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哥真的是想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这纯粹是哥为了你好。你毕竟是大学才毕业,不懂江湖的凶险。俗话说: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闯社会哪有那么容易的?不吃点儿小亏,以后出去了会吃大亏的。”

    齐年说:“谢谢阿宏哥提携我。不过,我也想给阿宏哥一个提醒。俗话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关于投诉的事情,我已经接受教训了。也请阿宏哥大人有大量,别再让我为难。毕竟开个快递网点也不容易。风里来雨里走的,而且累死累活的还不受人待见。”

    “我知道,我怎么不知道?哥也是这么过来的。干快递既然这么累,那就干脆别干了嘛。”

    “那不可能。我既然要干就一定要干下去。”齐年斩钉截铁地说。

    田宏脸色一收说:“既然是这样。那这个教训你就好好笑纳吧。小小教训,不成敬意。哈哈哈。”

    “哈哈哈。谢谢阿宏哥。”齐年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这样的话,我也要礼尚往来啊。我也备了份薄礼,请笑纳。”

    说着,齐年把那叠从怀里拿出的a4纸打印纸放到田宏的桌上。还好有蓑笠挡雨,纸上一点儿雨水都没沾上。

    田宏拿起打印纸从前往后一翻,脸都白了。

    田宏把纸抖了抖问:“你都跟他们谈过了?”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呢?没有得到阿宏哥的指示,我怎么能自作主张去做呢。”

    “那你要怎么样?”

    “当然是互相收手、各退一步罗。难道你还真希望两败俱伤吗?再说了,我也不希望我们寸岛人在外人面前丢人。你也不希望吧?”

    田宏想了想说:“行。算哥给兄弟一个面子。你说接下来怎么办?”

    齐年说:“很简单的两件事,得麻烦阿宏哥亲自去处理。第一件是让你和豹子头的那帮兄弟们给讯电快递总部打电话,撤销所有的投诉。第二件是向迅电快递尺县公司发一个正式的函,说明事情的原委。”

    田宏说:“第一件事没问题。第二件事就有些难办了。这就是正式道歉的意思罗?”

    “做错了事情,正式道歉不是应该的吗?”

    田宏笑笑:“果然是个书生。讲道理、讲规矩。很好。不过,就算我接受,我那帮兄弟也接受不了。这样吧。电话,我会安排人去打的。至于说正式的函,我再考虑考虑。”

    齐年说:“好的。阿宏哥,我相信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约定。我们寸岛人虽然穷归穷,但志气还是有的。别的我就不说了。先告辞了。”

    齐年从田家的豪宅里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放晴了。

    天上的鸥在翱翔,路上的狗在徜徉。一派安定详和的海岛生活场面。

    齐年一面往家走,一面在群里发了三个字:“搞定了!”

    陶思娅第一个回复过来:“真的?怎么谈成的?你也太牛了。连我都搞不定田宏。”

    齐年在群里说:“见面了再细说吧。”

    然后齐年给县公司的赵老板打了个电话:“我已经和那个人谈过了,他安排人撤销所有的投诉。”

    “你特么的太厉害了!阿年,我真是没看出来你有这么一手。有个成语怎么形容的来着?”

    “神机妙算?”

    “不是。”

    “料事如神?”

    “不是。”

    “足智多谋?”

    “不是。是一个很牛掰的成语。”

    “运筹帷幄?”

    “不是。我想起来了,是‘精打细算’。”

    嗯?这怎么就是精打细算呢?这个赵老板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管它呢,细算就细算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