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学霸快递员 > 055 要么不出洞,要么出一群

055 要么不出洞,要么出一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时候齐年的手机响了,原来是田双双打来的电话。

    “阿年哥,我有话要跟你说。你在哪里?”

    “我在海滩上。”

    “那你回来吧,我在你家里。”

    齐年告诉陶思娅田双双在他家等他。陶思娅冲齐年一挥手:“快去吧。”

    齐年走出十步远,又听陶思娅在后面说:“别忘了看看她的头发,学习下怎么审美。哈哈哈。”

    齐年手一扬,就走了。

    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忘记看看田双双的辫子还在不在。

    见到田双双的时候,齐年留心观察了下。田双双的辫子还在,只是比以前短了很多。以前是及臀的长发,现在只到了胸部。辫子还是之前那样的一根,但是编的花样稍微有些变化。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

    “阿年哥,我想我发现嫌疑犯了。”

    “真的?是谁干的?”

    “我哥。”

    “你哥?阿宏哥为什么要干这种事?”

    田双双摇摇头说:“原因我不知道。但是前一阵子他突然对我做快递很感兴趣。问这问那的,尤其是旁敲侧击地问了一些关于投诉的事情。当时问的时候轻描淡写的,我也没有在意,就简单地把投诉的流程介绍了一遍。现在回想一下,我觉得他肯定是后来又在了解迅电公司的投诉流程上下了些功夫的。”

    齐年听了说:“就算是怀疑他做的手脚,但是我们也没有证据啊。那些和投诉有关的订单肯定不是他自己下的。他近期有快递吗?”

    “没有。”

    “那他有什么关系比较好、口风又严实的一些朋友帮他下单吗?”

    “这个可就很多了。这个寸岛上,他可是最得人缘的一个。”

    “那就算是我们问到了收件人,他也不会承认自己投诉。除非我们从总部拿到订单号。就算拿到订单号再回头找过去,也解决不了问题。收件人投诉了我们又能怎么样?欲加之罚何患无辞。随便编个理由就可以当投诉的证据。再说,他也不会承认这件事和你哥有关系。”

    田双双点点头:“这倒也是。那该怎么办?”

    “阿宏哥旁敲侧击问你投诉的事,你也旁敲侧击地问问他。关键是要弄明白他的目的是什么?他绝对不是为投诉而投诉,肯定是要达到他的目的。”

    “好的,我想办法问一问。”

    “这个事你先别跟思娅姐、阿进说。就我们俩人知道就好了。”

    “好的。”田双双听话地点点头。

    齐年和田双双聊完,回房间躺了一会儿,想了想事情之后又去了海滩。

    陶思娅竟然还在那里。

    “思娅姐,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说我在看海,你信不?”

    齐年笑:“我还真信。”

    “双双找你什么事啊?”陶思娅用手拍一拍自己坐的礁石。

    齐年坐到礁石上编了句话说:“给我看客服的记录。”

    “哦。”陶思娅含着笑应了一声不再说什么。

    “她的辫子确实剪掉了。”

    陶思娅说:“你还真去看了?你的审美有进步了哦。那我的变化呢?”

    “你没什么变化。”

    陶思娅脸色一变。

    齐年紧接着说:“…还是那么好看!”

    陶思娅说:“哼,算你会说话。”

    两个人接着看海。真正地看海,看得很用心。

    两个从小在海边长大的人,确实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看看海了。

    这时齐年的电话又响了。齐年接起来问:“双双,这么快就有结果了?”

    “什么结果?”对方是个男人的声音。是陶进的电话。

    “哦,没什么。弄错了。你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有个非常重要的消息,重要得不要不要的。”

    “一听你这话,就感觉到这个消息不是那么重要。”齐年说,“你一向都是放空炮的炮王。”

    “瞧你这话,像一个大企业集团董事长兼ceo说的话嘛。”

    “什么董事长ceo,我就是一个快递网点的小老板。而且搞不好分分钟就要倒闭破产的那种。快说,到底是什么重要消息。如果消息不重要,你就提头来见。”

    那边陶进问:“现在就你一个人吧?”

    齐年犹豫了一下说:“你姐在旁边。”

    “那没事儿。她知道也不要紧。晓婷那边又有新消息。这一百多个升级投诉,都是在一个客服手上做的。”

    “这是什么意思?等下,我把免提打开。”说着齐年把手机的免提打开,又把陶进刚才说的话向陶思娅转述了一遍。

    陶进说:“客服电话一般是自动转接的。哪个坐席空闲就会转接到哪个座席。所以,你没有办法保证始终是同一个人每次都接听你的电话。一百多个投诉,肯定会分派给不同的客服。但实际情况是,这些投诉全都是一个客服做出来的。这就说明这个客服人员有问题。”

    齐年和陶思娅对视一眼,陶思娅点点头表示她也同意陶进的分析。

    如果是总部的客服搞的鬼,那么情况就很明显了。攻击的目标不是和那个客服八杆子打不着的齐年,而是县公司的赵老板。齐年果然是一颗无足轻重的棋子。

    在这场微妙的棋局中,虽然齐年不是主要攻击目标,但是风险也是非常高的。因为不是还有一个词叫“丢车保帅”嘛。斗争的结果有可能是所有处于风险之中的人会把脏水全部泼到一个新人、或者战斗力不强的人头上。牺牲齐年一个而保全所有人,会是他们这个利益集团的选择项。

    齐年把他的这份担忧告诉了陶思娅和陶进。二陶都建议齐年不要跟赵老板汇报这个情况。因为这个事情一说,有可能会打草惊蛇。在现在的这个情况下,根本就不知道谁是蛇,蛇要攻击的目标是谁。为了自保,友方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不确定的因素实在是太多。

    现在看来,是以齐年为首的一帮嫩鸟在和一帮老鸟在斗啊。用陶进的话来说,这就相当于:刚刚注册了新游戏,我了个去,第一个任务就是去灭掉一个中级boss。你当玩儿呢?这样的游戏设定也太狗血、太不靠谱了吧?

    说好的游戏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呢?现在看来,现实生活简直可以把一切狗血游戏摁在地上摩擦啊。

    早上田双双还说嫌疑对象有可能是她哥齐年;现在陶进、顾晓婷又挖出一个新的嫌疑对象来。

    引蛇出洞,本以为只会引出一条蛇。没想到不出洞则已,一出就出了一群。

    好不容易得了条打狗棒,雄赳赳气昂昂地准备去打狗呢。结果冲出来一群疯狗。你说是撤呢,还是撤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