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学霸快递员 > 038 疯事

038 疯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发疯的人不是疯子江哥,因为江哥本来就是疯子。

    新加入疯子行列的人,是田双双的哥哥田宏。

    这起源于很早以前发生的一件事,但是田宏现在把这个陈年旧事给翻出来了。

    齐年回丈省大学参加毕业典礼那次,田双双不是在齐年家住了两晚嘛。田双双回家后把自己晾晒的内衣裤忘在了齐年家。齐年的阿婆看田双双好几天没去,就把晒好的衣服装在一个袋子里让齐年给田双双送过去。齐年就送快递的时候顺路送过去了。

    送去的时候田家正在吃饭。齐年送了东西就接着去别家送快递去了。田双双拿着袋子很好奇齐年的阿婆给她送了什么东西来。结果打开一看是自己的内衣裤。一家人全看见了。当然,他们都知道是田双双住在齐年家的时候忘在他家的。这并不是什么多大的事。顶多就是田母把田双双说了一顿:这种东西自己怎么不收好?

    就是这么一件事被田宏翻出来,跑去添油加醋地和陶思娅说了。

    田宏的目的很简单,眼看着陶思娅陷入对齐年的恋慕中难以自拔,而自己又陷入对陶思娅的单恋中难以自拔。只有先把陶思娅拔出来,才能把自己拔出来。

    要让陶思娅这么特立独行的人改变主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能出奇制胜。这个奇招就是利用陶思娅的情敌、自己的妹妹田双双。

    拿自己的妹妹的清白为代价去达到目的,这个田宏真是到了利令智昏的地步。

    当然,田宏还没有昏到去广而告之。他只把这件事告诉了陶思娅。

    “什么?你妹妹去齐年家里住过几次?”陶思娅惊得说不出话来。

    “是啊。齐年还把双双的内衣裤送回来了。他们俩当着我们一家人的面,完全不避讳一下。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的关系就算是公开了呗。”

    陶思娅问:“这种事情都发生了?你们家就没什么反应?”

    “反应当然有,她被我妈骂了一顿。但是事情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再反应有什么用?再说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她都成人了,这么大一个姑娘想做什么,别人也拦不住啊。”

    陶思娅不说话。心里各种滋味都有。

    田宏一看这一招起了效果,马上乘胜追击:“所以我说呀,思娅你也别对齐年太上心。我倒也不完全是偏向我妹妹。事情过去这么久了我现在才跟你说,主要是看到你蒙在鼓里有些不忍心。”

    陶思娅点点头:“你说的我懂。”

    “出了这样的事,估计你的心情也不太好。别一个人闷着,不开心了可以找我,我给你排解排解。”

    陶思娅又点头:“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田宏见大功告成,就不恋战了,见好就溜。

    陶思娅前思后想了一整天,第二天找陶进去问情况。

    “什么?田双双去齐年家里住过几次?”陶进惊得说不出话来,后来一想又说,“会不会就是阿年哥去参加毕业典礼那次?”

    陶思娅说:“不是。那之前就已经有过了。你住他家隔壁,你不知道?”

    陶进说:“这种事情他们能让我知道才怪了。你先别上火,我去问问。”

    陶进旁敲侧击地找齐年问过几次,但齐年完全不懂陶进在说些什么,问也问不出所以然来。

    陶进只好去向陶思娅汇报,说军情打探失败。

    陶思娅一听事情没办好,直骂陶进笨。最后说:“齐年那里问不出来,你去问双双呀。”

    “姐,你当我傻啊。这种事情我怎么问田双双?”

    陶思娅一想也是。她也找不到别人出气,把陶进折磨了一番,放他走了。

    陶进正在回家的路上走着呢,被田双双堵住了。

    陶进含笑对田双双打个招呼,田双双就怒视他说:“你跟阿年哥都说什么了?”

    一听坏了,肯定是打草惊蛇了。自己旁敲侧击地向齐年求证的事,齐年估计听得莫明其妙,就去向当事人田双双求证。田双双来找陶进算账。

    陶进被田双双斥责得无地自容。心想:这事儿从头到尾都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我只是个打酱油的,怎么每一个当事人都拿我出气啊?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啊?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于是把陶思娅跟他说的话和盘托出。说田双双已经和齐年百年好合了。

    把个田双双气的:“这话真是我哥跟思娅姐说的?”

    “是啊。我姐的原话就是这样。”

    田双双“哼”了一声,把辫子一甩掉头就走了。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想不到无中生有、颠倒是非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哥哥。田双双回家就找田宏算账。田家一阵大乱。田父、田母听到这种话,把不成器的田宏狠狠骂了一顿。好几天才消停。

    田家消停了、齐年消停了、陶进消停了。大家都消停了。

    等等,还忘了一个人。陶思娅还没消停。

    所以说,这就是信息不对称带来的坏处。

    田双双把事情的经过跟齐年说了,齐年又把事情的经过跟陶进说了。结果齐年说的时候陶进忙着打游戏呢,等打完游戏就把这个和自己不相干的事情忘了转告陶思娅了。

    陶思娅还处于误会未消除的状态中。

    性子急躁的陶思娅耐着性子等了几天没消息,她猜是陶进已经证实了事情的真实性,不敢来跟她说明真相。一方面心灰意冷,一方面又心有不甘。

    田宏不是说了让她开不心的时候去找他嘛。陶思娅就去找了田宏。

    田宏本来以为事情穿帮了,陶思娅是来找自己算账的。结果没想到事情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陶思娅还蒙在鼓里呢。这不正是自己要的结果嘛。这个事情从头到尾就只想让陶思娅一个人知道。后来把齐年、陶进、田双双牵扯进来纯属是因为没控制好火候烧焦了。现在大火灭了,灶上只有陶思娅一个人被文火慢慢熬着。真是太好了!我真是神机妙算啊!

    田宏很开心,问陶思娅:“思娅,你怎么总是对我爱理不理的?”

    “没有啊。”

    “你看你对齐年那么上心,对我怎么就一点儿也没有热情呢。”

    陶思娅把头发往上一撩,说:“你明白什么是情敌吗?”

    “你是指我和齐年?”

    “你和齐年?”陶思娅一撇嘴,“我是指我和你妹妹。”

    看田宏不说话,陶思娅接着说:“你要我理你,很简单。让你妹妹离齐年远点儿。”

    田宏一听这话,觉得不是很有趣了。让妹妹离齐年远点儿这事儿他可以试着去办,但是陶思娅的意思是让田宏帮她搞定她的情敌,这不就给了她接近齐年的机会了么?哪有帮着意中人打败情敌的?

    田宏说:“双双和齐年都那样了。你还对他那么上心呐?”

    “那样了又怎么样?你不是说了嘛,这都什么年代了。只要齐年离开双双,我不介意他的过去。”

    “不是。思娅,怎么就非齐年不可呢?”

    陶思娅说:“是的。非他不可。你帮我搞定情敌,我们做朋友。这不也挺好?”

    田宏心一凉:“我可不想和你做朋友。我是要你做我女朋友。”

    陶思娅冷笑:“照你这么说,那这事儿就僵在这里了。”

    尽管田宏陷入了两难。但是劝妹妹远离齐年的事,他还是去做了。他不完全是为了陶思娅,也不完全是为了他自己,而是真心为了妹妹着想。不想让单纯地妹妹进入齐年那家伙的魔掌。他一个快递员,能有什么出息?还名牌大学的学霸。切!

    但是没想到,田宏的劝说起到了相反的效果。田双双赌气似的,田宏越劝,他和齐年走得越近。

    陶思娅看到情况完全朝相反的方向在发展,恨得咬牙。她又来找田宏。

    “田宏,你什么意思?故意跟我为难是吧?”

    “我怎么了?”田宏奇怪。

    “你到底回去劝了没有?你看你妹妹,以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跟狐狸精似的,整天缠着齐年。笑得那么夸张。”

    “她怎么笑得夸张了?我是按你说的劝她了啊。可没想到她一根筋,完全不听劝。反而要故意气我。”

    陶思娅恨恨地说:“你真没用。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陶思娅的办法就是和田双双正面开战。公开且白热化地追求齐年。让全岛的人都知道陶大美女是非齐年不嫁了。

    然而,事情没有陶思娅想象的那么简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