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学霸快递员 > 033 流言来如山倒,流言去如抽丝

033 流言来如山倒,流言去如抽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中午,送了一上午快递的齐年骑着助动车回家拿快递。碰到陶进在那里分拣新到的货。

    以前陶进去县网点取货的时候,每天只能取一次。下午3点才能把快递取回来。

    现在把这个干线运输的路由优化之后,碰到件量多的时候负责水路中转的陶二大爷每天可以送两次货。上午10点一次,下午3点一次。

    分拣的工作还是以陶进为主,有时候齐年把江哥留下来给他帮忙。

    看到陶进光着膀子,齐年走过去把他踢了一脚:“唉唉,我们是正规快递点,快把上衣穿上,注意企业形象。”

    陶进头也不回地说:“阿年哥,怎么上来就动手动脚的。你要注意你学霸的形象。”

    最近快递多,有些比较猴急的收件人干脆到齐年家里来自提。其中就不乏一些齐年的景仰者。

    有些是冲着色相来的——哇,送快递的帅哥就住在那里啊。走,去撩撩。

    有些是冲着学霸来的——哇,老师经常念叨的师兄回来了耶。走,去崇拜下。

    有些,还是冲着学霸来的——我去,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混到送快递的地步。走,去围观下。

    参观的人多了,齐年就比以前更加注意形象了。他从网上买了些新t恤,免得总是穿那几件脏兮兮的。有损自己的形象是小事,有损“寸岛快递企业集团”的高端形象就不好了

    齐年抓起陶进的上衣甩给他问:“看到双双没?她怎么没来?”

    陶进摇摇头:“她怎么没来?这得问你自己啊。”

    齐年明白陶进是什么意思,不好再说什么。

    正说到这儿,齐年刚好收到田双双发来的信息:“阿年哥,大家都在谈论你和思娅姐前天去山上的事。说得可难听了。”

    齐年回复说:“这两天怎么没看见你过来?有空的话来我家,我把前天的事讲给你听听。”

    过了好久田双双才把信息发过来:“我今天就不过去了。”

    齐年回复说:“快来吧。这个事情我也憋屈,想找人聊聊,给评评理。”

    又过了好久,田双双发来信息:“好吧。”

    过了半小时,田双双来了。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齐年倒也不是真的因为憋屈找田双双谈心。他是想好好安慰一下她。毕竟田双双的心思他还是知道的。

    齐年把前天陶思娅约他上山的事情跟田双双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

    田双双听后笑了:“她要真是心情郁闷、无所事事,可以来跟我们一起做快递呀。”

    齐年说:“我也是这么说的啊。她才不会来呢。”

    田双双和齐年聊过后,心情好了很多。

    但齐年的心情并不是很好。他算是被陶思娅整怕了。

    他怕的倒不是人言可畏,他怕的是这些事情会给他的快递业务带来负面影响。齐年虽然是本岛人,但是毕竟早早就出去读书,父母又不在了,所以与家乡的联系并不紧密。

    现在事业刚刚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齐年可不愿意因为自己的纠葛给快递业务造成负面的影响。

    实际上,接连发生的日光浴事件、太平山揽胜事件已经对齐年产生影响了。从许多人对送快递的齐年的态度可见一斑。

    齐年近期需要做的就是努力修复客户关系。

    他没有再像前段时间那样,为了赶时间把快递往人手里一塞转身就走。现在都会和收件人聊几句,套套近乎。甚至碰到收件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齐年也主动去搭把手。

    精神文明建设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大把的时间都消耗在这些事上面,结果当天的货送到晚上也送不完。

    寸岛可不比城市。在城区,100多件货基本上就在一、两个小区里派送,派送半径就在500米范围内。在寸岛上派送半径是2公里,而且收件人住得很分散。派送了十几件又要折返回家再拿另外十几件。费时费力。

    好在陶进不用再跑到县里去取件,能够分担不少派件的重任。即便如此,常常当天的快递得安排到第二天上午才能派送完。

    陶思娅好些天没来找齐年了,也没有和齐年联系。齐年每天送快递累成狗,当然也没有主动去招惹陶思娅,又怕弄出一些风波来。

    有电动三轮车加持的陶进春风得意。他爱死了他的电动三轮车。这个三轮车不光可以做干线运输,也可以做末端派送。

    有时派件量大的时候,陶进就不去齐年家分拣快递了。他直接在码头上拆包,简单的分拣,然后用电动三轮车载着去送。陶进也不怕跑冤枉路。有时候一条路上他要往返跑几趟。反正电动车没电了回去充电就得。

    齐年看到陶进在这么忙的时候还做些没有工作效率的无用功,很想说几句,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怕几句话把陶进的热情浇灭了。管他呢,只要他高兴就行。

    齐年和陶进都换了座驾,只有田双双是行脚僧,像化缘一样走了东家去西家。

    齐年本来打算给她也买个助动车,小巧玲珑专给女士代步用的那种。田双双骑着助动车,飘飘长发在身后舞动的样子一定很美。

    不过田双双不要,说每天走走路也挺好。有时候走累了就打个电话给陶进,让他开电动三轮车过来载她一程。

    “陶进,我看你最近都不怎么打游戏了啊。”田双双坐在陶进边上,一边看他开车一边问。

    电动三轮车的座椅很窄。旁边坐着田双双,陶进半截胖屁股都吊在座椅外面。他说:“怎么不打游戏?每天打呢。就是时间比以前少点儿。再说了,以前打游戏是因为没事做。现在有事情,哪还能总打游戏呢。”

    田双双说:“你少打点儿游戏,总归是好事。”

    “遵命,田大妈!”

    田双双把陶进打了一下。陶进忙说:“哎,开车呢。等下车了再打情骂俏行不行?”

    说得田双双脸一红:“鬼才和你打情骂俏。对了,你现在不去县里取快递了,那个心心念念的客服小姐姐有一阵子没见了吧?”

    陶进说:“是啊。”

    田双双说:“哎呀,好好的一段姻缘,就这样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陶进说:“怎么会?每天都视频聊天呢。”

    田双双惊讶:“啊?都到了每天视频聊天的程度了?真有你的。”

    陶进说:“那是。我这么帅的男人,除了你不喜欢我,别的姑娘都喜欢得不得了。你和阿年哥每天撒狗粮,就不许我和姑娘聊个天?”

    “哎哎,专心开你的车啊。要说就说你的事。别扯我!”

    田双双一边嘴上和陶进聊着,一边手机上就把这个八卦新闻发信息给齐年了。

    齐年回复说:“求爆照。”

    田双双在手机上打:“你去找陶进要。要来也给我看看。”

    中午回家吃饭时,田双双就收到了群里齐年发的客服小姐姐的照片。那姑娘长得还挺清秀的。瘦瘦的,和陶进的胖体型完全是个对比。

    田双双在群里说:“漂亮的小姐姐。”并且配了个色色的表情。

    陶进回复说:“长得也就那样。反正不丢人。”

    齐年说:“别谦虚了!你这么胖,她这么瘦。绝不能暴力分拣,一定要轻拿轻放啊。”

    陶进回复:“暴力个头!”

    吃过午饭,齐年和江哥一起在院子里聊天。

    这么些天下来,江哥不再只是“齐叔齐叔”地叫了。他开始有了些新的思维和新的语言。齐年跟他说话,有时候他应一声,更多的时候是答非所问。虽然是答非所问,但是对于同样的问题回答的内容倒是相同的。看来江哥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只是齐年完全搞不懂而已。

    江哥整天乐呵呵的。无忧无虑。看着很有喜感。

    看到江哥,齐年不禁想到网上看到的一篇文章里说了这么个事儿:有人去参观精神病院之后,对病人的状态表示忧虑,希望想办法把病人都治好。另外一个人说:你看你自己整天忧心忡忡,而这些精神病人整天乐乐呵呵。把他们治好了,就让他们失去了无限的快乐,对他们而言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再说了,我们觉得他们是精神病,说不定在他们眼里我们才是精神病。我们每天忙忙碌碌的,也不知道在忙啥。至少精神病们都很清楚自己在乐啥。

    田双双吃过午饭后来了,她打算今天和齐年一起出去派件,顺便做做营销。

    平时只有一个江哥跟着,齐年一般是让江哥抱着装快递的蛇皮袋坐在助动车的后座。现在多了一个田双双,没法骑助动车了。齐年就和江哥一人拎了个蛇皮袋。

    刚送了几家,迎面碰到陶思娅走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