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学霸快递员 > 026 快递包裹失踪之迷

026 快递包裹失踪之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天齐年刚回到家,就看到陶进和田双双站在院子里吵架。

    齐年问:“这是什么情况啊?”

    田双双说:“快递丢了一件。”

    “这又是什么情况啊?”

    陶进用他的胖手挠挠头说:“我也不知道啊?下船的时候数得清清楚楚的,到家了就少了一件。”

    “路上去找过了吗?”

    “我和田双双仔细找了两回了,连田埂、路边沟都看过了,就是没有。”

    齐年想了想说:“那联系下县里的网点,对一下清单,看是少了谁的。”

    清单很快就对好了。少的那一件快递是陶思娅的。

    既然是把自家堂姐的快递弄丢了,陶进当仁不让地自告奋勇要去找陶思娅。他还没出门,陶思娅就找上门来了。

    “阿进,过来过来。”陶思娅站在齐年家的院子外冲陶进招手,也不进来。

    陶进出去问:“姐,乍了?”

    “我有个快递到两天了,怎么还没有送来?”

    “我正要去你那儿跟你说呢。你那个快递,给弄丢了。”

    “什么?弄丢了?”陶思娅的音量猛然提高了八度,“我正急着用呢。”

    齐年听到陶思娅不快的声音,忙走出去对陶思娅说:“思娅姐,弄丢了你的快递,实在是不好意思。你买的是什么东西?我们赔给你。”

    陶思娅对齐年怒目而视:“赔?说得轻松,你拿什么赔?”

    齐年奇怪:“你不是从网上买的嘛,我们再下个同样的单。过几天就到货了。”

    “难道重新下单买一个就解决问题了吗?这可是我急用的东西。”陶思娅瞪着齐年说:“你们快递员把客户急用的东西弄丢了,赔一个就好了?我的时间成本呢?我的精神损失呢?你们的信誉呢?这些都一钱不值吗?我从网上买过好几年东西了。头一回碰到快递弄丢的事情。你们这几个快递员,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齐年虽然被陶思娅怼了几句,有些不快,但陶思娅说的倒也不是没有道理。所以只好耐着性子安抚陶思娅。陶思娅正在气头上,完全不听劝。

    “姐,着急用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你说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你弄来先用着。”

    陶思娅冲陶进吼了句:“你起开!”

    这时候田双双出来了,对齐年和陶进说:“你们先进去吧,我和思娅姐聊会儿。”一边说一边向齐、陶使眼色。

    齐年和陶进进了院子。

    过了一会儿田双双进来了,对齐年、陶进说:“思娅姐急用的东西我那里有。我去给她拿。”说着就和陶思娅走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丢了?神神秘秘的,让她说也不肯说。”陶进嘀咕。

    齐年听了笑:“不说就不说呗。你弄那么清楚干嘛?”

    陶进梗着脖子说:“客户的东西弄丢了,我们当然要了解实际情况啊。”

    齐年收敛了笑容说:“嗯,确实应该这样。你真是个敬业的模范快递小哥。”

    这事儿过了没几天,快递又丢了一件。

    这一次是剃头铺的快递。

    齐年和田双双一起到剃头铺去说明情况。

    “李老板,您是不是有个快递最近到货啊?”

    “是啊。已经到了吗?”

    齐年说:“没呢。您买的是什么啊?”

    “买的一个剃头的推子。电动的。”

    “多少钱的啊?”

    “100多块。怎么啦?”

    齐年说:“得跟您道个歉。您买的这个东西被我们弄丢了。要么我们赔您一个行不行?您看您之前下的是哪个单,再下一个,我们付钱。”

    “哦,也行。”李老板大度地呵呵笑着掏出手机把订单调出来给齐年看,“是这个。”

    “好的。那麻烦您再下个单,我来付钱。”

    单下好了,李老板说:“要么,两位办张卡呗。男士办个300块钱的卡,可以用20次,每次只要15块钱。女士办个500块钱的卡,可以用10次,每次50块钱。”

    “我没问题。”齐年说,“双双,你一般在哪儿剪头发?”

    “我……”田双双说,“我一般不剪头发。”

    呃,也是啊。田双双要是经常剪头发,头发能留这么老长嘛。

    “要不这么着,我再办张男士卡怎么样?”齐年想干脆把陶进的大头也整到这儿来剪得了。反正男的也不在乎剪成什么模样。岛上全是老太太,剪得那么好看给谁看啊。

    “行!”李老板爽快地答应了。齐年花了600块钱办了两张美发卡。

    当然,齐年是没有这么多钱的。趁着李老板在美发卡上写客户信息的时间,齐年从支付app上又借了几百块钱。

    丢快递的事情又这么愉快地解决了。回去的路上,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齐年问田双双:“你这几年没剪过头发?”

    “嗯。”

    “我挺好奇的。你把头发留那么长干嘛?”

    田双双回答说:“我也挺好奇的。你把头发留那么短干嘛?”

    齐年一愣:“这个嘛,确实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要不我们换换。明天你把头发剪成我这么短,我开始把头发留你那么长。”

    田双双说:“你骗三岁小孩呢。头发剪掉只要三分钟,留长发要三年。实话告诉你吧。我是拿这个头发和自己赌气。”

    “拿头发赌气?”

    “不是拿头发赌气,而是拿头发激励自己赌气。就像男生赌气的时候喜欢剃光头一样。”

    齐年笑了,虽然他不明白区别到底在哪里,但是对赌的什么气很好奇。

    田双双解释说:“还不是因为上大学的事。好好的学不上,整天在家里闲着。这叫什么事啊?”

    齐年说:“你可以拒绝啊。可以争取自己的合理权力啊。”

    田双双说:“现在如果碰到那样的事,我可能会像你说的那样去做。但是那个时候自己却只顺从家里人的想法。自己有想法也不想表露出来。阿年哥,你知道吗?我特别羡慕你。”

    齐年说:“羡慕我可以上大学?”

    田双双摇摇头说:“羡慕你可以完全决定你自己的人生。”

    这回该齐年摇头了:“我可决定不了自己的人生。人生多彪悍哪,我哪是他的对手。”

    田双双转头看着齐年。

    “我无非是想用四两拨千斤的手法,把人生扳倒而已。”说到这里齐年突然想到一句话,笑了:“你听过这么个说法没?‘读书是为了心平气和地跟二愣子说话,健身是为了让二愣子心平气和地跟你说话’。”

    田双双笑着说:“怎么突然扯到这上面来了?”

    齐年说:“我在努力让人生心平气和地跟我说话呀。”

    两次丢快递的事情都得到了圆满的解决。齐、陶、田三人都很高兴。

    然而他们未免高兴得太早了。两天之后快递又丢了一件。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