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学霸快递员 > 025 疯子放出来了

025 疯子放出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爱吃菠菜的大力水手疯子难道不是最好的人选?

    疯子江哥跟了自己的父母好几年,最后竟然差点儿跟父母一起遇难。齐年一直想替父母来照顾他,但是面对一个疯子,除了偶尔从自己的生活费中抠出几百块钱接济下外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去照顾。

    如果能给他一些简单的力所能及的活儿干干,也算是对父母在天之灵的一丝宽慰。现在刚好陶进那边需要人手,让疯子江哥去给他帮忙不是挺好嘛。

    只是疯子到底会疯到什么程度。这是最大的风险。

    齐年之前多次跟江哥的父母提过要把江哥放出来,江哥父母一直没有答应。这次,齐年还准备再劝说一次。虽然把疯子放出来风险很高,但是齐年还是想试一试。不试永远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齐年去探望疯子江哥的时候,江哥的脸色比之前更差了。

    齐年对江哥的父亲说:“江伯,江哥每天都是这个样子,您和伯母难道要养他一辈子?要么把他放出来,让他到我那里去上班吧。”

    “那怎么行!不行不行!”江父一听这话,反应十分激烈。看来之前江哥的破坏能力对江父造成的心理阴影很大。

    “您看,江哥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一直锁在阴暗的房间里不见阳光也不是办法。”

    “我看着也心疼啊。可是放出来怕他闹事。”

    齐年说:“要么试一试看看。他的情绪不是比之前要稳定一些嘛。我看他对我倒是没什么恶意,也很听我父亲的话。我就装作我父亲的样子,看看和他接触下怎么样。”

    江父思考了很久,最后终于说:“那就试试吧。咱们先把院子门锁住了,让他就在院里活动几天。”

    齐年等江哥的母亲回来,把这个想法和江母亲说了。江母当然赞成。

    于是齐年和江父把江家的院子门锁了,把院子里、屋子里一些触手可及的危险物品全收好了,然后把江哥放出来。

    掉了链子的江哥心情非常好!不过从终日不见阳光的房间来到院子里时,江哥却又有些不太适应,略显焦燥。但跟齐年互动一会儿之后就平静很多了。

    齐年查看江哥上过锁链的腿,伤得很厉害。尽管江母经常给他上药,但毕竟是久不见阳光,伤口愈合得很慢。这一块儿还没有愈合好,另一块儿又弄伤了。

    “齐叔,齐叔。”江哥一面亲热地喊齐年,还伸出手去摸齐年的脸。

    齐年让江哥坐在一张椅子上,好让江母给他上药。江母一边上药,一边泪流满面。

    齐年把之前跟江父说的话又和江母说了一遍。江母说:“只要你管得住他,他能去你那里做事当然是天大的喜事。”

    这天齐年就一直呆在江家。直到吃过晚饭,把江哥重新锁回房间才回去。

    接下来的几天齐年几乎是一大早就到江家来。等到江哥醒了之后就把他放出来,两人呆在院子里晒太阳。齐年不时引导江哥说话,江哥能说的内容十分有限。

    几天之后终于把院门打开,齐年和江父陪着江哥去院子外试着转悠。离院子不远处站着有几个小伙子。这些人都是江父特意安排在那里的。以防江哥突然狂燥起来制服他的时候好多几个帮手。

    和齐年在一起,江哥的情绪表现得还比较稳定。他走到那些小伙子中间,冲他们笑笑。有人跟江哥打招呼,江哥偶尔也回复一句。不过,江哥还不太认识人。

    就这样几天适应下来,齐年就把江哥带回家了。让他跟着自己一起去送快递。不放心的江父也全程跟着。

    江哥很配合,对送快递也十分感兴趣。他扛着快递袋在齐年和江父前前后后蹦蹦跳跳地走。半天下来齐年和江父累得不行,可江哥完全没有疲倦的样子。

    快递送完了,江哥还一副意由未尽的样子。扒着快递袋往里看,希望能再找出一份快递来,好继续开开心心地给人送去。

    齐年对江哥说:“江哥,今天的快递都送完了。你明天再来,我们再一起送快递好不好?”

    江哥高兴地点头:“齐叔,齐叔。”然后跟着江父回家去了。

    第二天,江父把江哥送来的时候,江母也跟着来了。

    江父抽着老式烟斗说:“咱娃儿以前就受你爸妈的照顾。你爸妈不在了,你还一直惦记着咱娃儿。我真是很感谢。”

    江妈抹着眼泪说:“阿年,真是谢谢你。你也不容易。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还能坚持到现在。”

    齐年对江家父母说:“你们也不用这样。人各有生死,这也是自然现象。不管碰到什么事情,我们都要去面对他。有困难就解决困难。人还是要往前看的。以后江哥就跟着我吧,我保证不会让他吃亏的。”

    江家父母千恩万谢地走了。

    从此,疯子江哥就开始跟着齐年在岛上送快递了。每天下午3点,齐年就去江家把江哥接出来,两人一起去送快递。一天的快递都送完之后,齐年再把江哥送回家。

    货都送完之后,齐年再把江哥送回家。

    尽管别人看到掉了链子的江哥都有些害怕,但是齐年陪着的江哥情绪一直很稳定。

    齐年也尝试着问过江哥,那次跟齐年父母出海之后到底碰到了什么事。江哥和之前比,表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关于那件事却一个字也不说。齐年试过几次之后只好放弃。

    那一次到底是发生了怎样可怕的事情,才会让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疯掉呢?

    那一次到底是发生了怎样可怕的事情,才会让出海几十年的一对老海民葬身鱼腹呢?

    这个问题齐年问过许多有丰富出海经验的海民,所有人都摇头说猜不到。问题的答案看来就只在这个江哥一个人身上。

    江哥是个很好的劳动力。力大无穷,且十分听指挥。渐渐的岛上的人也习惯了这个送快递的“大力水手”。

    增加了一个人手,齐年的快递事业进行得顺顺利利的,心情那叫一个倍儿爽。

    可是这种沁人心脾的倍儿爽并没能持续多久,就被一瓢冷水浇醒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