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学霸快递员 > 019 返校

019 返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齐年本来是打算取消参加毕业典礼的。那次阿婆突然中风之后,齐年更是担心自己不在的时候阿婆又会出什么事。

    但是田双双却极力怂恿齐年回校。

    趁着跟齐年一起送快递的时候,田双双对齐年说:“阿年哥,你还是去参加毕业典礼吧。我可以替你照顾阿婆。”

    齐年说:“那多不好啊。”

    “那有什么不好的?大学毕业典礼毕竟是一生中最重要的里程碑之一,不容错过。我就没有参加高中的毕业典礼,现在想想都还觉得遗憾呢。”

    “咦?你就在仞市上高中,为什么没参加毕业典礼?”

    田双双咬咬嘴唇说:“我爸妈和我哥不想让我上大学。那时候我心里有疙瘩,所以就没去。”

    听田双双说到想上大学的事,齐年总有些心疼这个小姑娘。别人是因为家境不好而上不了大学了,而她却是因为家境太好而上不了大学。

    也正为有了缺失,所以大学的毕业典礼对田双双而言是崇高而神圣的。在这样的对比下,齐年也觉得不去参加大学毕业典礼确实是件憾事。

    “你的心情我理解。”齐年对田双双说,“那我还是去参加毕业典礼吧。阿婆就拜托你帮我照顾了。”

    “嗯,去吧。你那些同学也好久没见了,回去见见也挺好。”

    齐年说:“毕业典礼那天我和你视频聊天。”

    “好。让我也感受一下大学毕业典礼的气氛。”

    齐年返校的行装是田双双帮着准备的。齐年原本打算就拿个手机、揣个充电宝就出发。结果田双双摆在他面前的是大包小包一堆。让刚从县里取了快递回来的陶进都不由得叹为观止。

    陶进不阴不阳地说:“去参加个毕业典礼而已。怎么弄得像是阿妹在村口送哥从军一样。”

    田双双大眼一瞪:“你没事儿干赶紧打你的游戏去!”

    田双双亲自把齐年送到码头,看着他上了3点的船。按照送行的仪式挥了手后就准备往回走。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来:阿年哥这次回学校不仅能参加毕业典礼,还能见到那个经常给他发视频聊天的女同学符佳。心里不由得五味杂陈。

    回过头来时,船已经走远了。诶,你说陶二大爷的这个船,平时开得慢悠悠的急死人,今天怎么疯了似的狂奔?

    齐年下午3点坐船离开寸岛,之后又是公交、又是共享单车、又是高铁的、又是地铁,把各种交通工具都体验了个遍,到晚上10点才到达学校。

    离开学校将近三个月了,学校还是自己熟悉的样子。尽管是晚上,可是在这初夏时节里,学校呈现出无比的活力。学校大门进进出出的人特别多,空气中弥漫着莫明的快乐气息。

    齐年上男生宿舍楼时竟然有些激动。多么熟悉的楼、多么熟悉的楼道、多么熟悉的那几个陌生人。他走到自己的寝室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才跨进去,准备给他见到的第一个兄弟一个大大的拥抱。

    但是,寝室里一个人也没有。

    咦?什么情况,平时寝室里总会有一两个人驻场的。今天怎么回事?

    齐年把大包小包往自己的床上一扔就准备去别的寝室串串门儿。刚一转身就被一个东西蒙住了头,然后就被人抱住,一把掀翻在床上。屁股上也被狠踹了几脚。

    靠,什么情况?齐年拼命挣扎。

    “你还知道回来,啊?”

    一听是李绍炎的声音,齐年的心才定下来了。

    室友们轮翻把他压在床上骑了一顿,才揭开他头上蒙着的被单,放他起来。

    这个场景要是被女生们看见,肯定要惊得花容失色了——原来她们心目中的帅哥竟然在寝室里被如此蹂躏。其实,男生们不管在外面多么的人五人六,在寝室里都有可能被任何人蹂躏。这是一种男生的社交礼仪。

    在兄弟面前你还要装、还要端着,那这辈子都别想做兄弟。

    齐年起身后,和每一个室友来了一个正式的拥抱:“我回来了,想死我了吧?”

    李绍炎拿出一件t恤让齐年试试大小。这是寝室统一从网上定制的服装,准备明天穿戴整齐了拍合影。t恤上除了写有每个人的名字外,还有齐年寝室的谏言——“兄弟在我心,梦想在我手”。

    梦想如衣服,兄弟如手足。梦想是可以换的,兄弟可不能。

    齐年把t恤换掉了,拿着装了寸岛土特产的大包小包去各个寝室串了一遍。只留了一个大包明天再拿到毕业典礼会场送给女生们。

    回到寝室,齐年逐一问各人的去向。除了一个同学留在本省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去了一线城市。

    好的地方会越来越好,而差的地方只会越来越差。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地域的“马太效应”在当今十分严重。

    前几年还有一帮人在鼓吹要“逃离一线城市”,要回到自己的家乡。渐渐的这个论调已经少有人提了。你在一线城市不幸福不开心,回到家乡就幸福就开心了吗?图样图森破!

    在这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中,齐年是绝无仅有的以学霸的身份回到家乡的。回乡就回乡了呗,竟然去当快递员了。

    了解他的人都觉得很可惜,不了解他的人都觉得很可恨——这年头,为了作秀简直是什么都干得出来。你看吧,过不了多久就会在媒体上、网络上开始炒作了。什么“大学生回乡创业做快递为民解难”之类的。人心不古啊!世风日下啊!无聊党和键盘党的文学修养都非常高,描述一件事可以用二十个成语还不重样。

    齐年对于这个舆论风向一无所知。

    “齐年,你真的去做快递了?”李绍炎问。

    齐年说:“是啊。我之前不是说了嘛,在我们那旮旯除了种田就是捕鱼,要么也就只能送快递。种田和捕鱼技术含量太高,只有送快递适合我这样的小白。”

    李绍炎摇头说:“可叹哪可叹!”

    齐年一面整理床上的铺盖一面说:“有什么可叹的?”

    “有种英雄穷途末路的感觉。”

    “你少在这里煽情。这叫背水一战。”

    “还背水一战,你就等着吧。就算是生你养你的家乡。在那个鸟不拉那什么的岛,你能熬多久?”见齐年忙着不答话,李绍炎一臀部坐到齐年整理好的床上说,“符佳今天来找你几回了。”

    齐年奇怪:“找我不是可以打电话、发信息吗?”

    李绍炎把齐年的下巴托起来笑道:“来,让大爷瞧瞧你这张纯真的脸。你是真无知还是装无知?不打招呼就来看你,才有意外惊喜,才显得有情调啊。”

    齐年拿手拍开李绍炎的手:“快把你的脏手拿开,别玷污了本公子白嫩的小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