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学霸快递员 > 015 无业青年的困境

015 无业青年的困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听到阿婆出事了,齐年立马把手里装快递用的蛇皮袋子往田双双怀里一塞就飞也似地往回跑。

    “你阿婆不在你家,在集市上。”那人在齐年后面大声说。

    阿婆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阿婆您到底什么时候去集市的?怎么不打招呼就自己去了呢?看看,自己才出门一会儿就出事了。

    齐年还没跑到集市,远远地就看到陶进的母亲也在那里,正陪着阿婆坐在集市外的一个凉篷下。

    陶妈见齐年来了,安慰他说:“你别急。你阿婆刚才摔了一跤。现在好些了。”

    齐年见阿婆神情还有些晕乎乎的,她的手里还捏着一把小葱。她一个人跑出来买葱,肯定又是打算给乖孙子做他最爱吃的葱油饼呢。

    齐年心疼地一面说“阿婆您没事吧?”,一面前前后后绕着阿婆仔细查看伤情。

    陶妈说:“我查看过了,没伤着。就是走着路突然倒下去了,被人扶起来的。你最好是带她去市里的医院看看。我怕是中风。”

    齐年知道陶妈这位邻居也常常照应阿婆,比自己更清楚阿婆的情况。听陶妈说有可能是中风,齐年并没有马上安排去医院的事。他去附近借了根针,又找来一瓶眼药水,拿眼药水给针消了毒,让陶妈搭把手扶住阿婆的头,就要拿针往阿婆身上扎。

    陶妈吓得把手松了,一推齐年:“阿年,你要干嘛?”

    齐年说:“把阿婆的耳朵扎一下,这是网上搜来的中风应急的方法。”

    “能行嘛?”

    能行吗?我怎么知道能不能行!

    因为阿婆有过中风的经历,所以齐年在网上搜了很多应急的办法。如何治中风他是不懂的,就算懂了也用不上。但是家庭的急救术是必须要学的。这是在和病魔、甚至死神赛跑啊。

    这个扎针的方法是齐年筛选出来的最佳的方法,而最关键的一点在于:除了会流些血外,并没有负作用。这是齐年决定现在用这个应急法的原因。

    齐年说:“从这里到医院要3、4个小时,中风有潜伏期。如果不应急处理的话怕出事。”

    陶妈狐疑地看了看齐年,重新把阿婆的头扶住了。

    这种事情齐年也是头一回干,他拿针的手都有些抖,但还是强行忍住把针快速扎进了阿婆的右耳上。阿婆头一动,陶妈赶紧用力扶住。

    阿婆头动就说明那里有痛觉,这是好事。

    齐年为了熟悉阿婆的病,还杂七杂八地看了不少医书。虽然大多数像天书一样看不懂,但是他记住了这么个规律:痒比痛好,痛比麻好。

    痒,就是伤口在自愈;痛,就是伤口正在发出自愈的信号;麻是最坏的,说明自愈体系有问题了。

    齐年把阿婆的左耳同样扎了一针,又把阿婆的十个指头也各扎一针。他把各处针眼都挤出血来。据说这样的应急法曾救过许多中风患者的命。齐年第一次用,效果看起来还可以。

    这个时候阿婆的精神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齐年拦了一辆板车把阿婆拉到了码头,让陶妈帮着照看阿婆,自己跑回家把看病要用的东西拿了。

    在从寸岛到县里的船上一切顺利,可是上了岸之后去医院的路上却是十分坎坷。齐年要打120叫救护车,阿婆拦着就是不让叫。扯了半天只好打了辆出租车,但出租车没坐多久,阿婆又头晕得厉害要吐,执意要下车。齐年万般无奈只好拦了辆看起来体形硕大的suv,让阿婆躺在后座。说好送到市人民医院给司机200块钱。

    到了医院后齐年掏钱给车费,结果那个suv车主的死活不要钱。说是送病人是做善事,做善事哪里还图回报。齐年只好连声道了谢,带阿婆去急诊。

    急诊的效率还挺高,把几个检查做完之后就直接转住院部了。医生看病情怀疑是轻度中风。

    齐年一面办理住院的手续,一面心里连称幸运。还好陶妈提醒得及时,还好自己应急处理得当。

    这个院一住就是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把阿婆折腾得够呛,把齐年也累得够呛。问题并不是出在住院治疗上,而是出在阿婆的各种不适上。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阿婆心情特别不好,浑身难受,坐也不是、卧也不是、逛也不是,每天都闹着要回去。

    齐年好言相劝,阿婆执意不从,总之是一副要死也要死在岛上的态度。好不容易熬到各项体检结果、观察结果出来,医生确认没有问题了,才办理了出院手续。

    一结账,总共花了一万多。齐年的钱远远不够,只好掏出信用卡先刷了再说。

    阿婆在市里住院的百般不适,一回到岛上就全好了。那可真是精神抖擞、虎虎生威,杨家将里的佘老太君也没她精神好,皇宫里养尊处优的慈禧太后也没她气色佳。完全不像刚从医院出来的样子。

    不管齐年和其他人怎么看待寸岛的,这个岛就是阿婆的生养之地、精神家园。齐年再一次确认了,什么方法也无法阻止阿婆继续守在这个岛上。

    阿婆牙好、胃口好、吃饭倍儿香、身体倍儿棒,一切都好。齐年看着满心欢喜。但是,压力也随之轰然而来。虽然做快递不赚钱,但齐年大学几年也攒了点儿奖学金和打工收入。所有的存款在这一个星期全在医院花光了,而且还欠了信用卡一笔债。

    对于无业青年齐年来说,一万块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实在捉襟见肘的时候,就从几个支付app上借点儿,一部分还贷款,一部分当生活费。这些支付app年化利率都在15%以上,和抢钱无异。不过,齐年还是心怀感恩的。也幸亏有这样的渠道,才免去了齐年腆着脸找乡亲们借钱的困境。

    银行的还款周期是2个月,支付app的还款周期是12个月。正是利用这样的时间差,才给齐年留下喘息之机,要不然就真的个人破产了。

    生活已经开始向齐年发出了红色警报。

    快递事业还在培育期,想要赚钱但也急不得。一旦出现转机,一切就好办了。

    然而,事情没有迎来转机,反倒迎来了危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