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学霸快递员 > 013 天涯海角哪儿都送

013 天涯海角哪儿都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挑战是层出不穷的,简直是一浪更比一浪浪。毕竟这一票玩得有点儿大。

    这个挑战恰恰是齐年这个团队自认为最专业的物流问题。

    正当齐年三人高兴地等待电动皮卡到货的时候,田双双接到了商家的电话,说是物流有问题,没法送货。要求田双双退订单。

    田双双急了:你们不是承诺免费送货上门的嘛。天涯海角哪儿都送。

    原来商家发货的时候再次确认送货地址时,才发现这个货是要送到一个岛上去。而他们配送一般是找物流公司用大卡车或平板扡车送达的。把这么大个东西送上岛他们可解决不了。他们顶多送到尺县的县城里,由买家自提。

    田双双来找齐年商量的时候,齐年正在陶进家打游戏呢。

    “阿年哥,这可怎么办啊?”田双双站在齐年和陶进的后面盯着问。

    “等会儿,我先把这一局打完。”齐年头也不回地继续作战。

    那边陶进担心田双双催得急,齐年不用心,赶紧说:“双双,楼下我妈切了瓜呢。你快去吃点儿,可甜了。”

    田双双说:“我哪有心思吃瓜。”

    好不容易等一个光环四溢的boss被撩倒。田双双忙站起来说:“好了,你看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你别急,先等会儿,大boss快要出来了。”陶进的话音刚落,一个拥有更多光环、体形更大的怪物又出现在了陶进的屏幕右上角。

    田双双问:“到底有几个boss啊?”

    陶进回答:“这是第三个,后面还有两个。他们是五兄弟。”

    田双双气得没话,只好坐在陶进的床上翻看床头的那堆书,一边看一边说:“陶进,想不到你也喜欢看书啊。”

    话音刚落,突然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双双手里的书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空手夺白刃的手法抢走,床上那堆书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过程只持续了几秒钟时间。

    等到田双双缓过神来,只看到陶进坐在原位置一边喘着气一边左右开弓对付围上来的小怪。得空了才对惊呆的田双双说:“别乱动别人的东西!”

    田双双“哼”了一声,一撇嘴。

    这时候齐年手机响了。齐年瞟了一眼,是个视频聊天。他的手刚要往手机上伸,就听到陶进一声大喝:“别动!”

    齐年又把手缩回去,但是接下来却并不十分集中注意力。

    好不容易又花了半小时把所有的五兄弟都撩倒了,陶进长吁一口气说:“险胜!险胜!双双,你刚才说啥?”

    双双还没说话,齐年已经开始视频聊天了。一个女孩的声音传过来:“齐年你在忙啥呢?”

    “在打游戏。你在忙啥呢?”

    “在收拾毕业的行李。你确定毕业典礼要回校的吧?”

    齐年回答:“确定确定。回去看看大伙儿。”

    齐年正在视频聊着,田双双招手把陶进叫到一旁小声问:“这是谁啊?”

    陶进说:“阿年哥的同学。”

    “哦,是女朋友?”

    陶进摇摇头:“他说不是。”

    田双双:“哦。”了之后没再说话了。

    陶进觉得这个卦还没有八完,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之前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符佳的存在,也没有人可以八卦的。

    八卦这事儿得三五成群才有意思,空有自己一个人八卦多空虚寂寞冷啊。现在来个田双双,大可以推心置腹、纵横四海的好好地八他一下。

    于是陶进继续介绍符佳的来龙去脉:“这个女同学叫符佳,是阿年哥弹吉他的时候认识的。哦,和你一样也是个学霸。”

    田双双说:“我可不是学霸,阿年哥那样的才是。”

    “你别打断呀。我觉得女同学好像对阿年哥有点儿意思,阿年哥不知道啥想法,一直端着的样子。”

    田双双关心地问:“那他到底喜不喜欢她?”

    陶进想了想说:“还真说不上来。”

    陶进和田双双的卦还没有八完,齐年走了过来:“你们没正事儿吗?说我干嘛。”

    田双双脸红了,不说话。陶进嘻皮笑脸地问:“符佳说啥?约你去毕业典礼的那天相会?”

    齐年作势要打,陶进忙把脖子一缩。

    齐年问:“那个商家不想送货?”

    田双双“嗯”了一声点点头。刚才她急匆匆地来,就是为了商量商家送货的事的,但是她此刻的心思已经不在送货这件事上了。

    齐年说:“他们不送货也没有关系。我们自己来搞定。我们送别的不专业,送货可是最专业的。对吧,阿进。”

    齐年说着把手一扬,陶进习惯性地把脖子一缩。齐年的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陶进说:“我们送货专业是专业,可是怎么送法呢?那玩意儿可太大了,蛇皮袋也装不下啊。”

    齐年问:“我们这个岛上的那些车是怎么送上来的?”

    “都是车厂里安排船送的。”

    “那我们也去联系那些车厂啊。”

    齐年把问题想得有些简单了。当然,问题解决起来其实也简单,问题在于钱不简单。

    齐年把电话打过去,那些给车厂配送的物流公司欣然笑纳。但是物流费高到离谱,送一单三千块。

    这辆车也才一万多呢!

    后来齐年才知道,其实并不是物流费真有那么贵,而是能提供寸岛物流服务的车厂为了避免其它车厂的竞争,特意提了个高价。这是人为制造的竞争壁垒。

    车厂的物流公司不送,就请别的物流公司呗。但一圈电话打下来,其它的物流公司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因为毕竟是孤零零的一单生意、一锤子买卖又赚不了几个钱,他们懒得做。

    几天下来也没有解决方案。商家还在催促早些确定送货地点,如果解决不了他们建议直接退订。

    田双双也觉得干脆退订算了。本来这个事情在岛上就很有争议。因为物流问题解决不了而退订,至少不至于太丢人。

    但齐年坚决不同意退订。这个事到了这个份儿上,天大的困难也要想办法解决了。

    再说了,要是别的问题解决不了也就罢了,对于一个专业的物流团队而言,因为物流问题而打了退堂鼓。没有天理!

    对于齐年而言,这个问题是一定要解决的。首先,他是那种乐于解决问题,而不是碰到问题就退缩的人;其次,也是更为关键的是他认为这次网购电动皮卡是一次送上门的绝好的营销机会。

    之前他一再纵容那帮人把事情搞大,就是为了营造营销的效果。现在岛上人人都知道齐年他们在玩一票大生意,人人都不看好这单生意,大家都等着看笑话呢。别的能错过,笑话能错过么?笑话!

    所以,齐年是抱着“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的态度,破釜沉舟、孤注一掷横下心来要把这个事情做成。

    这件事是打开寸岛电商、快递业务的关键之举。败则灰头土脸,成则惊天动地。成败在此一举!

    这么些天过去了,电动皮卡迟迟没有发货。买车的大叔找过田双双好几次,田双双压力很大;她哥田宏也跟她谈了几次,田双双压力更大;她父母也力劝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退订了算了。田双双躲在房间里不愿意出门。

    岛上的人民群众把大叔买电动皮卡这事儿当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大叔和田双双都不好意思在这个节骨眼儿出来抛头露面。只有齐年和陶进每天厚着脸皮故作镇静地从人前走过,摆出一副谈笑风生、云淡风清、快意人生的样子。

    陶进本来就是个胖子,齐年却是打肿脸充胖子。

    时间不等人,这个事不能再拖了。

    问题久拖不决让大家都处于煎熬之中。痛定思痛,齐年决定从天使投资人、陶进他二大爷那里入手。

    齐年带着陶进去开船的二大爷家。二大爷早就对电动皮卡事件有所耳闻,一见齐、陶二人就知道来者不善。齐年一开口,他就当场拒绝。

    这是什么事?连那些大车厂、大物流公司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他一个开船的能解决吗?

    但是在齐年看来,办法总比问题多。

    齐年让陶二大爷不要激动,也不要那么快拒绝他们的问题,心平气和地向他了解他认为解决不了的问题到底在哪里。

    陶二大爷提出的问题主要在三方面。一是他的船是客船,没法装货,何况还是这么大一件货;二是码头都是专用的。物流专用的码头不让他的船停靠。而他的码头有台阶,又大又重的东西没法装卸。三是他也没有人手和工具能搬动这么大的东西。

    其实陶二大爷没说出来的第四点才是最主要的: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开开船,日子过得逍遥乐无边。干嘛要费这个事儿?

    这第四个问题齐年解决不了,只有陶进才能解决。不等齐年暗示,陶进几乎都猴在他二大爷身上,左一个“二大爷”右一个“二大爷”叫得无比亲热。一定要他帮这个忙。

    陶二大爷赶紧推开粘在身上的这一坨肥肉:“大热天的,离我远点儿!”

    接下来,齐年向陶二大爷抛出了自己的方案。这个方案的可行性需要陶二大爷给予验证。

    关于码头装卸货的问题,与其去找一个合适的码头,不如就直接在现有的码头上动脑筋。因为从尺县码头上船、再从寸岛码头下船,去解决两个码头的难处还不如拿出一个统一的方案一并解决掉。

    齐年需要的方案是一个一揽子的解决方案。这个方案并不仅仅只是为了大叔的这台电动皮卡,而是为了能解决所有大件物品由县城到寸岛的物流问题。

    电动皮卡的问题解决了,那就相当于打通了寸岛与外界所有的配送通道。这个技术难题即便是现在不解决,以后还是需要解决的。不如也一劳永逸地解决掉。

    齐年拿手机给给陶二大爷展示他从电商网站上搜集的一些定制跳板。这些跳板什么材质的都有、承重能力都有清晰的注明。别说一吨重的电动皮卡了,连两、三吨的轻型货车都可以承重。

    电动皮卡和大型机械比,最大的优势是自己能跑。所以只要把路铺好,电动皮卡根本就不需要装卸。因此关注的焦点就在修路上。

    关于这一点,陶二大爷比齐年、陶进有经验得多。他搭了几十年的跳板,讲起跳板的搭建技术与建筑艺术来,简单是滔滔不绝。而且还免费赠送了几个惊险的往事以及与跳板相关的浪漫故事。

    眼见得陶二大爷大有摆龙门阵的架式,齐年赶紧打住了他,继续和陶二大爷讨论船上载货的问题。

    陶二大爷对拿他的客船去运货一百个不愿意。

    用他的船运皮卡,就意味着要把他辛辛苦苦装修好的船拆掉一个角、然后把附近的座位也拆掉。船舱承重是问题不大,可是装修过的地面可就要毁于一旦了。虽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装修,但是这样一进一出,把船毁了不说,还赚不了几个钱。典型的劳命伤财的工程。

    但是,齐年却有另外的想法,这个想法其实和陶二大爷不无关系。毕竟陶二大爷是齐年、陶进进行快递创业的天使投资人。每天往返的30块钱船票就是陶二大爷的天使投资啊。

    现在快递量不多,陶二大爷的船并没有充分利用起来。将来一旦快递量增多了,陶二大爷的这艘船还是需要改造一个装货的空间的。与其那时候改造,不如趁此机会一并改造掉。

    正和陶妈想的那样,齐年算是把他们陶家吃透了。既占着陶进的体力便宜,又占着陶二大爷的运力的便宜。

    从技术上讲改造船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事儿对陶二大爷的好处是什么?

    齐年给不了陶二大爷一个显而易见、唾手可及的好处,但是他只能给他一个未来的快递业务发展的预期。这个预期解释起来颇费周折,但是让齐年惊讶的是:陶二大爷竟然答应了!他竟然答应了!

    用陶二大爷的话来说:“我当年和你们两个娃儿一样,就是想打拼出一个人样儿来。阿年,在你回来之前,我这个远房侄儿每天都只会打电脑游戏。不求上进。这一段时间他每天坐船去县里拿快递。我一开始以为他就是脑子发热。结果没想到他还真一直干了下来。无论刮风下雨,每天准点坐我的船来回。”

    说到这里陶二大爷看了看齐年和陶进,问:“你们帮人家买电动车,能赚多少钱?”

    齐年摇摇头:“这一趟赚不了钱,估计还会贴几百进去。”

    陶二大爷笑了:“不赚钱的事,你们也做啊?”

    齐年正要说话,陶二大爷摆了摆手,站起来给两个年轻人倒了水,接着说:“在外面做事情,也容易也不容易。但只要有一份认真的劲儿,这个事儿一定能干成。做快递这个生意我不懂,但我就看好你们的这股子劲头。”

    听了这话,齐年、陶进深受鼓舞。

    陶二大爷接着说:“这样吧,你们把电动车的尺寸和重量告诉我,改造船的事情包在我身上。跳板也由我来选,但钱得由你们出。到货到天需要人手的话我去安排。怎么样?”

    齐年和陶进差点儿从椅子上蹦起来:“太好了!”

    陶进伸出他的胖胳膊抱住了他二大爷:“谢谢您,亲爱的二大爷。”

    陶二大爷忙把手里的碗放在桌上,怕弄洒了。他费力地把陶进的胖手掰开,说:“刚才就说了。大热天的,你离我远点儿!”

    陶进讪讪地说:“我就想跟您亲热亲热。”

    陶二大爷把陶进推开,对他说:“阿进,跟着你阿年哥好好干。也干出点儿人样来,给咱陶家长长脸。”

    陶进拍拍胸脯:“好的,一定长脸,必须长脸。”

    这个脸长起来简直是迅雷不及掩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