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学霸快递员 > 006 快递小哥来了

006 快递小哥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亏损轻轻的来了,挥一挥衣袖,没带来一丝云彩。

    不过,这个时候的齐年,还感受不到亏损带来的憋屈,只有事业新起步的兴奋。

    第二天一大早,就接到客服的电话。齐年还特意留意了下客服小姐说话的声音,确实是挺好听的。难怪陶进一直念念不忘。

    客服向齐年再次说明了取快递的时间、地点和流程,并通知齐年去拿今天的快递。快递量完全在齐年的意料之中——只有一件。

    虽然只有一件快递,但毕竟是齐、陶事业的第一笔生意。两人高度重视。

    去县里拿快递的活儿当然交给了船长的亲戚陶进,谁让他有这么一个天赐良缘的二大爷呢。陶进带齐了所有的装备:手机、充电宝、两个馒头,坐10点钟的船出发了。

    这期间除了等待只有等待的齐年去了一趟疯子家,想看看疯子回来没有。关于父母遇难的事情,不知道从疯子那里能不能找到些线索。但这一趟又是空跑,疯子还是没有回来。邻居告诉齐年,疯子的父亲昨天倒是回来了一趟,拿了些衣服就走了。

    拿衣服是不是就意味着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如果疯子真要住院的话,齐年就得抽时间去一趟精神病院了。

    陶进是下午3点准时返回的。

    齐年亲自去寸岛的码头迎接了载誉归来的创业英雄陶进,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满怀热情地拥抱了他。弄得陶进和周围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都很不好意思——咱乡下不兴这个。

    生活需要仪式感,事业也是。

    齐年接过陶进递来的快递,就如同接过奖杯一样郑重。

    快递接力赛分上下两个半场。上半场由陶进到县城里把快递带回岛上,下半场由齐年在岛上送货。但是陶进坚决要求今天和齐年一起去送货。毕竟这是快递事业的第一单。

    两人在码头举着快递先来了一张合影,然后就向送货地址出发了。这一单要送到修船作坊。

    天很热、阳光很毒。可是炙热阳光下的两个年轻人如沐春风。齐年双手捧着快递,陶进收紧自己的胖肚腩紧挨着齐年迈着正步往前走。

    陶进说:“你说咱俩这架式,和传递奥运圣火有得一拚吧?”

    齐年说:“比那个可庄重多了。”

    陶进点头如捣蒜:“就是。就是。”

    两人雄纠纠气昂昂的姿态引起了路人的关注。路人纷纷点赞——这俩精神病!

    修船作坊在寸岛北面的海边。

    这个寸岛并不大,方圆只有几公里。地理功能分区十分清晰:

    东面是岛上的制高点,叫太平山,海拔300米。

    西面一大片农田,是农业区。

    北面沿海边排了一溜农具作坊、修船作坊等,是工业区。

    南面是树林和海滩。没啥实际用处,暂且称呼为休闲娱乐撒野区吧。

    岛上的居民住在岛的中间区域,正中心是一个中央广场。广场周边环绕着与居民生活相关的设施——村委会、卫生院、集市、超市、餐馆、各类店铺等。

    进出岛的码头在岛的西北面。

    齐年和陶进要去的那个修船作坊就座落在太平山的山脚下。这里原本有一个造船厂和十几个修船作坊。造船厂早就倒闭了,修船的作坊也只剩下几家还在惨淡经营着。

    两人进入修船作坊,并没有听到惯常能听到的机器的轰鸣声和敲击金属发出的叮当声。只有两个巨大的电扇在呜呜吹着,马力十分强劲。几个女工在那里坐着聊天。

    修船作坊原本是男人干活的地方,现在只剩下女人了。因为能干活的男人基本上都离开岛去外地打工去了。

    “陈燕红!”齐年喊了一声收件人的名字。一个姑娘应声站起来。

    她走过来带着茫然的神情看着齐年捧着的快递,又望望陶进说:“阿进,我没让你帮我取快递啊!”

    陶进说:“这次取快递是免费的。”

    姑娘狐疑地从齐年手里接过快递,认了认上面的收件人信息,问陶进:“真的不用给钱吗?”

    “当然。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的?”陶进用他的胖手拍拍胸脯说。

    “这个嘛……就不好说了。”

    齐年向那个不明真相的姑娘解释说:“快递网点把岛上的快递都包给我们了。以后我们会每天去网点取快递,免费给大家送来。”

    那姑娘看到齐年认真的表情,终于确信这个事是真的,高兴地说:“真的啊?免费送?还有这么好的事?”

    他们的对话引来修船作坊里其他人的关注。几个姑娘围上来问:“阿红,你什么时候买的?”

    “前天!”

    “这么快就送来了?你们真的不收费吗?”

    齐年回答:“不收。当天的快递我们当天就去县里给大家取回来。”

    姑娘们齐声说:“太好了!”

    齐年说:“当然好!必须好!你们以后就放心地在网上买东西吧。”

    “嗯嗯。”姑娘们开始叽叽喳喳地聊些齐年和陶进听不懂的事情。

    齐年和陶进转身准备走,后面传来一声:“帅哥,你长得好帅!”

    齐年和陶进同时转头。一个回答:“谢谢!”,另一个回答:“那是,天生的!”

    陶进用他的胖胳膊撞了齐年一下:“阿年哥,人家夸我帅,你接什么话?”

    “阿年哥?”一个姑娘问,“你是不是叫齐年?”

    齐年转过身回答:“是啊。你认识我?”

    “不认识,不过我听说过你。我们老师上课的时候经常谈起你呢。”

    齐年奇怪:“什么老师?”

    陶进插话说:“就是你们的高中老师啊。她和你是一个学校的。”

    那姑娘说:“老师说你不仅学习好,而且吉他弹得特别好。今天才知道你还是一个大帅哥。”

    齐年不好意思地说:“看来老师把最重要的一点忘了告诉你们了。哈哈哈。”

    “严肃点儿,严肃点儿!嘻嘻哈哈的像什么样子,还在上班呢。”陶进提醒齐年道。

    “你已经毕业了吗?”齐年看那姑娘年纪还小,估计是高一、高二的学生。可是现在又不是放假的时候,怎么有空在修船作坊上班呢。

    姑娘答:“快毕业了。反正也不上学了。高考考完了就出去打工。”

    “哦。这样啊。”

    姑娘又说:“真羡慕你可以上大学。我考上大学应该也没有问题的,可是家里不让读了。”

    齐年问:“为什么?”

    “想让我早些工作赚钱。”

    原来这个姑娘和陶进、田双双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陶进是学习成绩不好,考不上大学。

    田双双倒是能考上大学,可因为家庭条件太好,父母不想让她离开家。双双读完了高中,家里就让她回来等着就近嫁人。一言以蔽之,就是前程都安排妥了,只等法定婚龄的意思。

    这个修船作坊的姑娘也能考上大学,但却是不得不放弃学习机会,出去打工赚钱。

    命运,有时候是喂人的,有时候是喂狗的。

    这个沉重的话题很快就被别的姑娘冲淡了:“帅哥,我们一起合个影呗!”

    陶进立马来劲了,把手机往齐年手里一塞:“把我拍美点儿。”说着就钻进了姑娘群里。

    “哎呀,你跑来做啥?我们要跟帅哥合影。”姑娘们推陶进。

    陶进用手比了个八字放在下巴下面说:“我不就是帅哥么。”

    齐年走过去说:“要么我们一起合影吧。阿红姐,你把快递举起来。这是我们送的第一件快递,合个影纪念一下。”

    一群人在站修船作坊前合了个影。

    这张记录着青春岁月的照片后来被放大冲印出来,挂在了齐年的办公室里。当然,这是后话。

    合完影,一个姑娘想要齐年的电话号码,说是留个联系方式纪念一下。结果引得大家都要。齐年只好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念给大家听。之后还不忘关照一句:“你们要寄东西也可以打电话给我哦。我们送货收货都做的。”

    “不寄东西也可以打电话给你吗?”一个姑娘顽皮地问。

    “不行!不寄东西的话不能给他打电话!但可以给我打。哈哈哈。”陶进不失时机地刷存在感。

    有些事想想容易,但做起来却难于上青天。

    有些事情刚好相反,想想很难,做起来却是易于反掌。

    齐年和陶进做的这件事,很不幸是属于前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