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学霸快递员 > 001 你们在这里干嘛?

001 你们在这里干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外面在搞什么?吵死了!”

    图书馆里自习的学生终于忍受不了,开始出声抱怨起来。安静的自习室瞬间变得和菜市场一样喧闹。

    一个正认真地看着书的男生听到嘈杂声抬起头摘下耳机,走到窗口往下望。图书馆对面的食堂门口有个乐队在表演。

    “齐年,是不是该去管管了?”有人对站在窗边的这个身材高大、长相白净的男生说。

    这个叫齐年的男生冲另一个男生使了个眼色:“苏健,走!”。那个男生立马把书一合,跟着齐年走出了自习室。

    齐年和苏健都是学生会干部,但却是没什么实权的干部。说白了就是学生会里打杂的。不过,在这个情况下,身为学生会干部主动维持校园秩序是当仁不让的职责。

    两人来到食堂门口。从围着乐队的人群挤了进去。乐队成员看起来很面熟,应该是别的系大四的学生。估计是快要毕业了,又整天无所事事,出来发泄一下。

    齐年大声说:“停一停,停一停!你们在这里干嘛?”

    “你是谁呀?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主音吉他手正弹得畅快呢。忽然有人来打扰,心里很不痛快。

    齐年说:“学校规定非特殊情况不许高音扰民,你们还把音箱的声音开这么大。”

    “我们哪里扰民了?我们在免费为同学们演出。”

    齐年往身后一指,说:“旁边就是图书馆,很多同学还在学习。你们要演出就换个地方吧。湖边的草地就很好,又没有教学楼。”

    站在主音吉他手两侧的贝斯手和副吉他手准备把乐器摘下来。后面的鼓手却不乐意了。

    这个鼓手是个女生,长得还挺漂亮的。她的头发虽然没有像外面那些玩乐队的女青年一样染成稀奇古怪的颜色,但是却梳了十几个小辫子。头一晃,小辫子们就开始群魔乱舞。她穿着和寻常女生一样的短打扮,只有胸前和腿上贴的纹身才展露出一丝与众不同的摇滚范儿。

    “去什么湖边?我们就是要在这里!”说着,女鼓手把手里的鼓槌在空中一挥,“同学们,粉丝们,你们愿意我们在这里为你们演出吗?愿意吗?”

    围观的学生们大声回答:“愿——意——!我们要听演出!继续继续!”

    这些围观的学生们看热闹不嫌事大,巴不得把事情弄得无法收场才有趣。女鼓手继续煽情,观众们继续配合,把更多学生吸引了过来。大家都眼巴巴地等着好戏开场。

    还有不少学生认识齐年、苏健这两个学生会干部,也都希望看他们俩的笑话。

    看这情况,民意不容乐观啊,完全是一边倒的趋势。

    当干部难,当基层干部更难。这是齐年尤其有体会的。

    碰到现在的情况倒有些骑虎难下了。齐年只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大四了,想放松一下也可以理解,但是图书馆还有很多学生在学习。另外,也请给低年级的学生做个表率……云云。

    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却完全没有效果。乐队成员油盐不进。贝斯手和副吉他手刚才的立场不太坚定,差点儿背叛了组织。这个时候赶紧将功补过,闹得最凶。

    苏健见齐年的努力无效,恨恨地抛了一句:“你们弹得这么差,唱得也不好。得瑟啥?”

    这句口不择言的话声音不大,但乐队的人却听得清清楚楚。什么?说我们弹得不好,唱得不好?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是不能侮辱我的艺术。这真是摇滚界、艺术界的奇耻大辱!

    女鼓手第一个跳出来,拿着鼓槌指着苏健的鼻子说:“小子,还真给你脸不要脸了。我们弹得不好,你弹一个我们听听。你要是弹不好,去学校播音室给我们‘狂野的小猪佩奇’乐队道个歉。”

    观众们见好戏开场了,更是乱起哄。

    苏健无心惹出来这么个结果,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女鼓手见苏健不说话,继续变本加厉地施压:“哟,学生会的干部!好厉害呀!吓死我了。你们学生会干部除了耀武扬威还会干什么?”大四的学生果然是老油条,口无遮挡地说什么都不怕。

    齐年见四手难敌群虎,情况不好收场,干脆走为上吧。他拉了苏健往外走,准备出去找支援。

    女鼓手见打击生效,十分得意:“怎么啦?碰到事儿就怂了?想出去找保安对吧?学生会干部也就只有这个本事了。”

    苏健准备回头说话,齐年把他一扯,继续往外挤。

    女鼓手把手里的鼓槌一挥说:“同学们,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哈哈哈!我们继续嗨啊。”

    女鼓手闹够了,准备往回走。但是,接下来的情况却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

    一出好戏还没正式上演眼看着就要草草收场,围观的学生们可不愿意。他们故意挡着齐年、苏健的去路,不让他们出去。还继续怂恿:“同学,别走呀。弹首小曲儿让大爷们乐呵乐呵呀。”

    “是啊。来一首来一首。唱个那个什么‘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鸟’。哈哈哈。”

    女鼓手一见情况比她想象的更有意思。她倒是想息事宁人,放人一马,可群众的实力不允许呀!

    女鼓手点燃了群众的热情,现在反过来又被群众把热情燃爆了。她把主音吉他手的吉他摘下来,递给苏健:“来来,同学,表演一个!哎,别走呀!别客气呀。来来,我也发现我们弹得挺不好的。过来指导一下下嘛。”

    这女鼓手是玩打击乐的,打击人也很有一手。

    学生们见到这个场景,欢欣鼓舞,太过瘾了!女鼓手显得更加高兴了。把手里的吉他硬往苏健的手里塞。

    苏健一面推开女鼓手塞来的吉他,一面脸都涨红了。连声说:“不会,我不会弹。”

    女鼓手说:“吉他不会不要紧。那打个鼓听听。那么客气干嘛,来嘛,敲两下!”

    苏健说:“我真不会,真不会。”

    女鼓手闹够了。脸一沉说:“你不会?你不会还敢说我们弹得不好,唱得不好?你说现在怎么办吧?要不这么着,也不用去广播室了。你就当着同学们的面,学几声驴叫吧。乡亲们哪,乡亲们哪,学生会干部准备给大家学驴叫了。请安静!请保持安静!”

    “驴叫好!驴叫妙!一定要学个环绕立体声的驴叫。”围观的学生们笑趴了。

    这场戏好看!比听乐队演唱还好看!

    苏健脸红脖子粗。干学生会干部到今天,眼看着马上就毕业了,没想到这个节骨眼儿碰到这样的事。看这意思,似乎晚节不保啊。

    “驴叫!驴叫!驴叫!”群情振奋。一时间那真是人山人海、锣鼓喧天、彩旗飘飘。

    “我弹!”

    齐声哄闹的人群开始有些不协调了。

    “我来弹!”从人群里站出来的,正是齐年。

    人群顿时安静了。

    “把吉他给我!”齐年冲女鼓手伸出手。

    女鼓手笑笑,把手里的吉他递给他。大声说:“你好好弹啊。‘帝国主义夹尾巴’那句是重点。哈哈哈。”

    刚刚安静下去的人群又开始振奋了。

    苏健赶紧上前拉齐年的胳膊:“不是,你……”

    齐年把他的手甩开:“没事儿。早死早超生!”

    苏健满怀忧郁地回头望了望图书馆,不忘初心地想:我们是来制止他们弹吉他的,可不是来帮助他们弹吉他的哦。

    可在他想的功夫,齐年已经把吉他背在了肩上,在麦克风前站好了。

    齐年满怀深情地看着女鼓手。

    女鼓手也满怀深情地看着齐年,说:“怎么啦?弹啊!”

    齐年说:“你不是鼓手么。你不敲节奏我怎么弹?”

    “哦,了解了解。”女鼓手用手指点着齐年,一面笑一面回鼓手的位置,“我就喜欢你这么认真的小伙子!”

    “嗒-嗒-嗒-嗒-”女鼓手用鼓槌敲了个乐曲开始的节奏。齐年手里的吉他跟着就发出了声音。

    糟糕的吉他声伴随音箱的啸叫,不知道有多难听。连树上成双对的鸟儿、天上上青天的一行白鹭都被这声音吓得妻离子散、劳燕分飞了。

    女鼓手忍着笑,继续打着节奏。既然有人要认真地出洋相,她当然要全力配合。她也是个认真的人,一定要让洋相出得令观众们满意。谁让自己是个演员呢,是演员就一定要有演员的修养。

    吉他声很快就停了。齐年冲大伙儿抱一抱拳:“谢谢各位捧场!第一次弹琴,弹得不好,请多多包涵!”

    “不不!弹得挺好!那曲子真特么好听!听十遍也不够!”学生们笑成了一片,他们确实喜欢这么有品味的吉他曲,完全听不够呀,“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齐年回头望了一眼女鼓手:“这么弹可以吧?”

    女鼓手捂着肚子笑道:“可以可以,太可以了。要不要再弹一曲啊?“

    齐年说:“既然弹得这么可以,既然大家让我再弹一曲。那我就献丑了。”

    不忘初心的学生会干部苏健依然回顾着图书馆,不知道那些在图书馆里自习的学生有没有看到我们在这里弹吉他。唉,死就死吧。

    齐年回头望着女鼓手,示意她再起节奏。

    女鼓手忍着笑,又“嗒-嗒-嗒-嗒-”敲起了节奏。等着另一场好戏。

    吉他声又一次响起。

    喧闹声瞬间消失了。女鼓手的节奏依然敲着,脸上的笑意却凝住了。鸟儿和白鹭在天上飞了一圈又回来了。

    好听!不,不是好听!是超级好听!

    齐年手里的匹克像只蝴蝶一样在吉他弦上飞舞。

    好听!超级好听!齐年听着自己的吉他发出的声音,也不禁感慨。

    齐年好久没有弹吉他了。哦,不是。他好久没有连着音箱弹过吉他了。刚进大学的时候他就带了吉他到学校来,但是却没有机会弹。因为才上大一他就被选入了学生会。作为学生会干部,没有太多机会弹电吉他。

    要求大家遵守学校、寝室的制度是学生会干部义不容辞的职责。齐年每次弹吉他,同宿舍的同学都嫌他烦,他只好在宿舍没人的时候把吉他拿出来过过瘾。把吉他连接上音箱的事就别想了,那音箱几年下来都生了灰。

    电吉他不比木吉他。木吉他自带音箱,弹出来的效果就是最佳效果。电吉他没有音箱,弹出来的声音其实和弹棉花的声音没太大区别。这几年,齐年就是在弹棉花中度过的。

    好听!超级好听!这几年来齐年头一回把吉他连上音箱,再加上音箱发出的混响的效果,连自己都听得陶醉了。

    弹到兴致处,他开始自由发挥,弹起了solo。

    solo声一起,女鼓手就跟不上齐年的节奏了。她索性将手里的鼓槌停了下来,正好安心欣赏齐年的吉他演奏。

    在观众的喝彩声中,齐年将最近学会的几个手法也用上了。这是非常具有表演效果的炫技的手法。技艺一展,不仅观众惊呆了,乐队中的两个吉他手也惊呆了。太特么帅了!

    “停一停,停一停!你们在这里干嘛?”一个声音从人群后响起。

    “你是谁呀?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主音吉他手听得正畅快呢,忽然有人来打扰,心里很不痛快,头也不回地怼过去。

    怼人没事儿,不看清楚怼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等他回头一看,脸都吓白了:“啊!李校长!“

    正在陶醉中的齐年也看到了李校长,吓得手里的吉他都差点儿掉了。

    来人正是铁面判官李副校长。他听人说食堂有人聚众闹事,赶紧从办公室出来察看情况。

    “学校规定非特殊情况不许高音扰民,尤其是还把音箱的声音……咦,齐年!怎么是你?”李副校长认出这个弹吉他的竟然是个学生会干部,这一认气不打一处来:“你……”

    “我……”齐年正气凌然的时候校长没看到,自己开着音箱扰民的时候却被校长撞个正着。这点儿也太背了。

    “我是来这里制止他们扰民的。”齐年笑着对校长说。

    “你来制止扰民?我看到正是你在扰民!”一面说,李副校长一面指着齐年胸前的吉他。

    齐年低头一看,赶紧把胸前的吉他摘下来递给主音吉他手。

    “吉他不是我的,是他的。刚才他们在这里演出,声音太大,影响到图书馆的同学了。我和苏健是来制止他们的。”

    “是这样吗?”李副校长环顾着围观的同学。

    一个围观学生说:“我们没看到他制止,只看到他在弹吉它。”

    另一个围观学生说:“是的是的。他就一直在这里弹吉他来着。我们都听了七八首曲子了。弹得可好了!”

    反正校长也不认识他们,学生们抱着看好戏的态度公然扭曲着事实。乐队的人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行动,事情就向他们期望的方向发展。他们幸灾乐祸地把吉他、贝斯拄在地上,饶有兴趣地观望。

    齐年指着其中一个学生说:“你刚才不是一直在拍视频吗?把开始的视频给校长看看。”

    那个学生说:“我就只拍了你弹吉他的视频,前面没拍。要把弹吉他的视频给校长看不?”

    “算了!”齐年很懊恼。真是有理说不清了。今儿这个跟头栽得可真够大的。

    齐年百口莫辩。李副校长见事实确证,对这个学生会干部直摇头。

    “他的确是来制止乐队扰民的。”一个女生在人群里大声说。

    齐年望过去,替他说话的那女生看着有些面熟。也不知道是哪个系的。

    凡是漂亮女生看起来都有些面熟,不管是哪个系的。

    那女生见校长转身听她说话,就把刚才发生的事向校长说了。

    校长听完了,也不置可否。命令乐队赶紧散了,然后冲齐年指了指,转身出了人群。

    齐年赶紧挤出人群追上去:“李校长,我真的是来制止他们演奏的。”

    “这个我可以相信。你制止就制止,弹吉他是怎么回事?”

    “本来是想露一手把他们震住。结果不小心弹嗨了。”齐年不好意思地冲校长媚笑,“校长,我是良民啊,大大的良民!”

    “良民?你那点儿事儿我还不知道啊。半夜三更翻院墙都不止一回了,像个学生会干部不?哦,我想起来了,你还翻过一次女生宿舍的院墙吧?”

    “那次是一个女生从网上买的柜子不会安装,我去帮忙,结果错过了锁门的时间。这事是不是杨老师说的?咦,这老杨。让他别说他还说,我还请他吃过一顿饭呢。”

    “你还请他吃饭?这叫贿赂你知道吗?”

    齐年忙陪着笑:“瞧您说到哪儿去了,我这是谢师宴,谢师宴。感谢杨老师三年多来的养育之恩。哦不,教育之恩。”

    “你少贫嘴。今天的事就算了,不跟你计较。要记住你的学生会干部的身分。对了,你老跟着我干嘛?”

    “哦,不好意思。校长您忙。我走了。”

    李副校长回到办公室,站在窗外望着窗外的校园。心里还在琢磨这个学生会干部:齐年这家伙整天在干嘛呢。

    大一的时候齐年就被选为新生代表推荐为校学生会的副会长。结果他的班主任特地找来说他不适合当学生会干部。不是因为他不胜任,而是发现他在专业课上特别有天分,不希望他把时间花在学生会的事务中去。

    大一基本上都是开的基础课,专业课一门都还没有开呢。但齐年却跑到大二、大三的课堂上去蹭课,又结交了大四的学生一起蹭研究课题。这家伙精力不是一般的旺盛。

    这样的好学生怎么能轻易放手?所以学生会干部还要是当的,只不过这几年一直让他干的闲职。“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这类。就像拿摄影装备打鸟一样,保持着不打扰的远距离却又可以实现近距离观察。

    可事情又常常出乎校领导、老师们的意料。学生会的事情倒是没有去烦齐年,可是他却整天忙东忙西的不着调。什么跑到女生宿舍去给女生装柜子之类的事情多了去了。还真没拿自己当学生干部。

    想到这些,李副校长只是无奈地摇摇头。

    齐年和李副校长告辞之后,找到苏健去食堂吃了午饭,仍旧回图书馆上自习。

    齐年刚走到图书馆门口,就听到背后有人叫他。他回头一看,正是刚才帮他说话的女生。

    这个女生怀里抱着一个精致的粉色电脑包,笑起来清纯可人。她的披肩发随意地洒在一袭白色连衣裙上,那长裙在斑驳的树荫下将她的身材衬得十分修长。她正笑咪咪地看着齐年。

    齐年忙上前对那女生说:“刚才真是太谢谢你了。”

    “不客气。你吉他弹得真好!我是管理学院的,我叫符佳。我想当你的粉丝,所以要个联系方式。”

    “哦?”旁边站着的苏健见这个事情有点儿意思,竟然杵在那里不走了,意味深长地冲齐年笑。

    “好啊。”齐年爽快地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她。

    作为会弹吉他的学霸,上高中那会儿就经常碰到女生主动要联系方式的事情,他也习惯了。

    女生用手机记了齐年的电话号码,扬手冲他们挥一挥就走了。

    苏健搂着齐年的肩说:“看得出来,这个姑娘对你有意思哦。”

    齐年肩一扭,把苏健的手甩开说:“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