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非洲酋长 > 10.我没死啊

10.我没死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马他突一路突突突,十多分钟进入赫卢赫卢韦。

    车门拉开,杨叔宝软着脚慢慢走了下去,走在他身后的内特很不满的推搡他。

    杨叔宝很生气:“你要造反吗?”

    内特没说话,推开他后冲下车跪在地上:“哇!哇!”

    杨叔宝原谅了他先前的无理举动。

    他挺可怜这小地精的,来到地球第一次坐车就坐了次疯狂的快车,估计这娃心里留阴影了。

    相比他的家乡赫卢赫卢韦规模很小,但正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里建筑多、行业齐全,有超市、有餐厅、有旅馆、有修车厂、有啤酒屋、有医院,人来人往还挺热闹的。

    另外小城不愧是著名的旅游小镇,房屋星罗棋布,街道阡陌纵横,卫生维持的很好,建筑规划的也好,街头巷尾不经意就会出现个小花园,让人看了心情舒畅。

    杨叔宝先得解决通信问题,他找到南非电信公司在小城里的营业厅,带着昨天从警察局拿到的临时证件去补办手机卡。

    南非电信公司是这个国家最大的移动电信运营商,实力雄厚,它的营业厅很好找,隔着老远杨叔宝就看到了min三个字母,这是南非电信公司的缩写。

    进入营业厅后他打眼一看,墙上贴着好大一朵火红的菊花,下面还有一行英文:中国华为助力南非4g起飞。

    补办上手机卡后他先看信号,赫卢赫卢韦绝不是度假镇那种狗不下蛋的小地方能比的,这里通话信号几乎满格,网络信号也有两格。

    这样他直接下载微信,从微信上联系导师和同事。

    网速有些慢,他便去找了一家饭馆要了几串烤肉,一边撸串一边下载。

    软件终于下载成功,有手机号验证登录的很顺利,他上了微信后先给几个同学和保护区的华裔同事发了信息,然后习惯性的打开朋友圈想看看自己的傻叼同学们最近发了什么傻叼状态。

    结果第一条是他大学班长卢鹏辉发了一张双手合十的图片,上面的配字是:老同学一路走好,我永远会记得过去四年的时光。

    杨树勇一怔,自己才跟同学断了两天联系,竟然有同班同学去世了?

    一瞬间他有些迟疑,不会是保护区搞了乌龙发现自己失踪就通知国内说自己挂了吧?

    然后他又想应该不会这样,自己才失踪两天,以南非人的拖沓不可能这么快就当死亡处理。再说保护区的工作站相隔很远,彼此之间经常是好几天没有联系,估计这会还没人发现自己失踪呢。

    于是他便感慨起来,生命真脆弱,世界真无常,一个人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来。

    这种情况不适合点赞,于是他放下手里的肉串子赶紧回了一句:班长谁出意外了?怎么没有个通知我的?(流泪)(流泪)(流泪)

    下一条朋友圈是他本家一个侄子发了个电脑看中央新闻联播的照片:身在网吧,心系国家。

    这种不用回复他继续往下拉,再下面是他高中女神发的自拍照,杨叔宝点开放大盯着看了一会后提了提裤腰及时点赞。

    继续拉了几条后他看到了又一个大学同学发了张蜡烛的图片,配字是:永远记得我们拿下迎新杯冠军时候你的笑容,mvp,天堂再见。

    杨叔宝着急了,去世的同学还是班里篮球队的?那肯定是他好友了,他们篮球队八个人玩的很铁。

    他又往下拉终于拉到了下铺舍友丁玉泉的朋友圈,没有图片,只有一行字:从此我的上铺再也没有兄弟!护舒宝,给铁子在天堂占个床位,到时候我还要睡你下铺!

    看着这条朋友圈杨叔宝急眼了,敢情前面祭奠的都是自己?操蛋,自己正撸串呢怎么全班都以为自己挂了?甚至他往下看还有人发了上香的照片!

    杨叔宝先给下铺的傻叼发视频申请,视频很快接通,对面是一张震惊的大黑脸:“我我草,护舒宝?还是谁整蛊我还是踏马的我幻觉了?要不天堂也有信号?乔布斯真在天堂上搞手机通讯啦?”

    “滚,大泉子怎么回事?尼玛的怎么都在朋友圈祭奠我?老子活的好好的!”

    “是咱大学辅导员在班级群通知的啊,说你的研究生导师告诉他你去世的消息,好像说你被雷给劈死了,那你到底死了没死?”

    “你死了老子也不会死,我还得去给你扶柩呢!”

    “干!那我的黑西服白买了?咱球队几个兄弟得知你挂了后准备去你家参加你的葬礼,昨天刚一起买了黑西服,这下可惜了,踏马的实体店买的还不能退,我说你真没死吗?”

    杨叔宝没理睬这傻叼,他说道:“等等,去我家参加我的葬礼,那我爸妈也知道这消息?”

    “我们同学都知道你爸妈能不……喂喂,怎么黑了?你到底死没死?我黑西服怎么办啊?”

    杨叔宝挂掉视频赶紧给他老爹打电话,听筒里响起一个哆哆嗦嗦的声音:“您您您好,我、我儿子的行李这么快送回国了?”

    “爸啊,我是你儿子,我是宝宝!”杨叔宝着急忙慌的说道,“你别听学校瞎说,我没事,我没死,活着,在南非活的好好的,他们搞错了!”

    他老爹杨正年的嗓门顿时大了好几个分贝:“你是宝宝?你你你活着?”

    “对,学校搞错了,保护区里死的不是我,是我同事……”杨叔宝迅速验明正身。

    可怜他父亲一把年纪,在电话里就哭了:“老天爷保佑、祖宗保佑。他妈、他妈,别烧纸了,把纸人花圈都退回去,让老六别联系灵车了,儿子活着!”

    接下来又轮到他母亲抢过电话开始哭,并责令他赶紧回国,不准他继续留在南非了。

    杨叔宝头疼的挂上电话,然后开始骂保护区傻叼,人没了不能好好找找吗?直接就报死讯,这它娘倒是省事。

    他现在有了生命之树不会再回保护区了,甚至不打算继续读研了,于是就没有继续联系保护区,撸掉肉串开始满大街转悠着寻找施工队。

    内特拉了他一把说道:“城主,我也饿了。”

    杨叔宝嫌弃的说道:“你真是干啥啥不能、吃啥啥不剩,还没到中午你就饿了?你说你除了吃还能干什么?我要你有何用?”

    内特委屈的说道:“我会开保险箱呀。”

    杨叔宝愣了愣,道:“走,城主带你去吃水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