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八十三章 神机妙算

第八十三章 神机妙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次日一早,吕布便召集麾下文武议事。

    吕布端坐在首座上,刘伯温坐在吕布的下首处,薛仁贵、典韦、关羽、张飞和廖化五将分列两旁。

    作为锦衣卫副统领的曹少钦,并未出席本次军议。

    毕竟曹少钦手里的事情也不少,他还得忙着寻找张梁、王保保等人的踪迹,这军议与他并无半点关系,故此曹少钦便没有前来参会。

    吕布观五将脸上,或多或少都闪烁着那么一丝兴奋。

    毕竟吕布召他们议事,肯定是和接下来的战斗有关。

    吕布开口道:“今日召兄弟们前来,是为了制定进攻黄巾的计划。”

    随后吕布将火烧黄巾的计划告知了五将,五将听后更是满脸的欣喜,这下又有仗打了!

    对于他们这些武将来说,没有仗打的闲暇时光,是个很痛苦的时间段。

    这就像嗜酒如命的人,你一下不让他喝酒了,那能好受么?

    听了吕布的话,张飞急道:“主公,您就说这仗怎么打吧!俺定将那张才的狗头献于您桌前!”

    吕布听后一脸黑线,张才是哪个爹?

    关羽也有点听不下去了,小声对张飞说到:“翼德,那张宝波才,是两个人,不叫张才……”

    张飞老脸一红,略带羞涩的挠了挠脑袋。

    吕布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说到:“接下来吾为你四将分派明夜的任务,尔等定要各司其职,不得懈怠!”

    关羽四将齐齐拱手道:“诺!”

    吕布朗声道:“薛礼、廖化!命你二将领兵三千,于明夜寅时在长社东侧放火!放火后你二人稍作后撤,拦截逃窜的黄巾军!”

    薛仁贵与廖化拱手道:“诺!”

    “张飞!命你领兵三千,前去长社西方拦截逃窜的黄巾军!”

    张飞兴奋的拱手道:“诺!”

    “典韦!命你领兵三千,前去长社北方拦截逃窜的黄巾军!”

    典韦瓮里翁气的拱手道:“诺!”

    “关羽!命你领兵五千,前去长社南方拦截逃窜的黄巾军!”

    关羽拱手道:“诺!”

    最后吕布吩咐道:“其余四千士兵,由军师统领守备营寨,吾则是随着皇甫将军与朱将军领北军将士抗敌!还望诸君各司其职,万万不可贻误了战机!”

    众将齐齐拱手道:“诺!”

    军议结束后,吕布前去北军大营中,将相关事宜统统告知了皇甫嵩与朱儁,两位老将听后也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毕竟他二人已经被张宝波才袭扰了许久,现在终于到了报仇的时候了!

    吕布麾下的辽东军都已经做好了部署,吕布也不能将北军的将士落下。

    虽然吕布也想将这份战功独占,但他的良心不允许他这样做。

    火烧长社,这原本就是皇甫嵩的主意,吕布将其作为己用已经是有点厚颜无耻,在将二位老将的功劳抢占,那就不是不要脸的问题了,那是人品有些问题。

    吕布虽然自诩是个不要脸的人,但在人品的一事上,吕布自认为没什么太大的毛病。

    随后吕布对北军将士做出了相应的部署:

    首先五万将士,分出五千来看守北军大营;

    接着剩余四万五千北军将士,在东西北三个方向,各布置七千人马拦截;

    剩下的两万四千北军将士,全都被吕布安排在了南方,因为此处是拦截黄巾逃命的主战场。

    听过了吕布的安排,朱儁不解的问到:“奉先,为何你笃定黄巾贼会从南方突围?”

    吕布笑着解释道:“因为我军从东方放火,而明夜寅时,刮的是东南风!”

    朱儁接着问到:“若明夜刮的不是东南风呢?此时刮的,可是西北风啊!”

    吕布坚定的说到:“明夜寅时,定起东南风!”

    朱儁笑着说到:“好,那本将便静候风向的改变!若是明夜丑时依旧是西北风,奉先又当如何?”

    吕布依旧是坚定的说到:“明夜一战,无论是何风向,我都会在南方布置重兵!”

    朱儁苦笑道:“罢了罢了,既然奉先这么笃定你手下的那位能人,老夫便陪奉先赌一场!”

    皇甫嵩见吕布与朱儁颇有些剑拔弩张的意味,急忙打圆场道:“无论是何风向,只要保证我军的士兵不被波及便可,其余的,看天意便可!”

    吕布心里明白,朱儁并不是有意和他过不去,他也没有和朱儁计较,毕竟他自己是个穿越者,而朱儁不是。

    吕布知道刘伯温的能耐,但朱儁并不知道。

    朱儁再三询问,不过是怕放跑了张角等人,与其余的事情无关。

    ……

    是夜,一万余辽东军连同四万余北军将士,借着夜幕悄悄靠近了潜藏在草中的黄巾军大营。

    此时已是丑时,距离寅时也不过半个时辰。

    但风向,却依旧是西北风。

    朱儁眉头紧锁,对着一旁的皇甫嵩耳语道:“义真兄,要不要改为在西方或是北方放火?”

    皇甫嵩想了想摇头道:“各部都已布置完毕,此时再更改显然来不及了。”

    朱儁长长的叹了口气:“但愿如同奉先所说,风向能在逾近寅时的时候改为东南风。如若不然,非但布置在南方的重兵失去意义,而且在东方放火的士兵也会受到波及!”

    皇甫嵩笑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老夫相信奉先,他不是个说大话的人,他说风向会变,那便一定会变!”

    朱儁神情复杂的说到:“义真兄,你……”

    就在这时,皇甫嵩突然说到:“公伟兄,风向改了!”

    朱儁感受了一番,随即兴奋的说到:“这风向真的变为了东南风!”

    皇甫嵩打趣道:“公伟兄,这次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幸亏奉先心胸宽广,不与你个老东西计较,要不然老夫看你怎么收场!”

    朱儁讪讪的一笑,想要挠挠脑袋缓解尴尬,却发现一把挠在了头盔上。

    面色涨红的朱儁只得把手放下,略微低下了头。

    皇甫嵩见此开口道:“公伟兄不必如此,奉先定不会与你计较这些琐事,况且你的所作所为也是为了将士们着想,奉先又怎么会为难与你?”

    这时,一个士兵飞身来报:“报!启禀二位将军,骑都尉曹操引兵五千来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