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七十九章 东厂督主

第七十九章 东厂督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叮!候选第一人:东厂督主、司礼监掌印曹少钦:武力97,统帅81,智力85,政治82。”

    “叮!候选第二人:水浒好汉玉麒麟卢俊义:武力97,统帅75,智力71,政治58。”

    “叮!候选第三人:元代名将扩廓帖木儿:武力85,统帅99,智力95,政治86。”

    “叮!请宿主自行挑选一人。”

    吕布看后只感觉一脑袋问号,甄子丹咋还出来了?

    但吕布向系统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系统却选择了做一只鸵鸟,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回答吕布的问题。

    出于好奇,吕布决定选择曹少钦,看看这个东厂督主是不是满头白发。

    至于“天下奇男子”王保保,吕布表示,随他吧!

    反正老子有金手指,老子任性!

    “选择曹少钦!”

    “叮!宿主择定曹少钦成功,曹少钦植入身份为李元芳副手、锦衣卫副统领,宿主可自行征调。所在地:宿主军中。”

    “叮!卢俊义植入身份:卢植之子,正随着卢植征讨张角。所在地:并州。”

    “叮!扩廓帖木儿植入身份:张角三弟子,刘知远师弟。所在地:不祥。”

    “叮!经系统检测,曹少钦出世携带秋风落叶扫(剑),武力加一。”

    “叮!经系统检测,卢俊义出世携带蘸金枪、盘龙棍,使用时武力各加一,不可叠加。”

    玛德,这系统倒是挺人性化的,这边给了东汉阵营一个,回手就得给黄巾阵营一个。

    卢俊义成了卢植的儿子,这也挺好,就卢植这种钢筋直男,丝毫不懂得变通,有个人照顾照顾他还是不错的。

    不对,等等,卢俊义好像比卢植更直一些?这货是个水泥直男啊!

    这爷俩能擦出什么惊天动地的火花来,吕布很是期待。

    到时候,左丰向卢植索要贿赂,卢俊义会不会暴打左丰一顿,直接把左丰打的断了气?

    还是别了,卢俊义搞死了左丰,那卢植估计得更惨,在里面能不能出来可就不好说了。

    其实吕布还是很尊敬卢植的,一代儒将,名动天下。

    但卢植晚年却过的十分凄凉,甚至说是凄惨,当真是可悲可叹。

    如果能帮到卢植什么,吕布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去帮忙,不竭余力。

    突然吕布想起来一个人,这个人也姓卢,要是他成为卢植的儿子,那画面太美,吕布不敢直视。

    不过这个卢姓男子没法召唤出来,毕竟他生前也是个体面人……

    王保保成了张角的三弟子,吕布同样期待,这个奇男子能给黄巾军带来怎样的帮助。

    曹少钦摇身一变成为了锦衣卫副统领,这倒是挺让吕布高兴的。

    一来曹少钦的忠诚能够得到保证,二来曹少钦的各项数据都不错,也省的吕布将他从基层提拔了。

    随后吕布命曹少钦前来见他,不多时,曹少钦快步来到了吕布的身前。

    见了吕布,曹少钦拱手道:“属下参见主公!”

    吕布打量着曹少钦,只见他身上穿着一袭黑色的劲装,腰畔一柄软剑,满头银发。

    曹少钦的长相可以说是俊美,或者用邪魅来形容更为恰当。

    见此吕布暗想道:“电视剧里演的还真没骗人,曹少钦确实是满头白发!”

    吕布拍了拍曹少钦的肩膀,笑着开口道:“张梁的事情查的如何了?”

    曹少钦拱手道:“主公恕罪!属下无能,至今还未能寻到张梁那厮的踪迹。”

    吕布笑道:“不必如此,那张梁行迹诡秘,一时半会查不到很正常。对了,少钦,还需让弟兄们注意一人。”

    曹少钦开口道:“请主公示下!”

    吕布开口道:“此人名叫王保保,又名扩廓帖木儿,是张角的三弟子。”

    曹少钦拱手道:“属下明白!”

    吕布笑着点了点头,再度拍了拍曹少钦的肩膀:“那便无事了,下去忙吧!”

    曹少钦拱手道:“诺!请主公放心,属下会尽快将这几人的情报送到主公手上!”

    望着曹少钦离去的身影,吕布笑着摇摇头,这曹少钦,还真有些作为东厂督主那雷厉风行的气概。

    ……

    颍川,北军大营。

    刚刚经历一番袭营的北军大营一片狼藉,皇甫嵩与朱儁正在指挥着将士们收拾烂摊子。

    张宝率领的黄巾军可谓是深得游击战精髓,前来袭营,占了便宜就跑。

    北军将士恨得牙根直痒痒,但却拿张宝这群黄巾贼没有半点办法。

    “黄巾贼退入长社,依草结营,看似不堪一击,实则易守难攻啊!”皇甫嵩愁眉苦脸的说道。

    “本将也想不出半点主意来,这张宝和波才以退为进,再这么打下去,先坚持不下去的必定是我军的将士们啊!这群狗贼,真是气死老子了!早知如此,还不如前些时日便和这群狗贼一决胜负,哪怕战死沙场,也比这样窝窝囊囊的挨打强上万分!”

    朱儁也是个暴脾气,张宝和波才的这一手着实将朱儁气的够呛,就差骂娘了。

    正当两位老将一筹莫展之际,守门的士兵匆匆来报:

    “报!两位将军,辽东太守吕奉先领兵一万八,半个时辰后便会抵达营门,据说是前来助两位将军抗敌!”

    皇甫嵩与朱儁两位老将一脸懵β,这吕奉先是何许人也?他二人从未听过此人的名号。

    朱儁开口询问道:“义真兄,你可知这吕奉先是何人?”

    皇甫嵩也是一脸茫然,摇头说到:“老夫也不知这吕奉先是何方神圣,不过既然他引兵相援,你我二人理应派人相迎,以表谢意。”

    朱儁先是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

    朱儁开口道:“义真兄,你我二人当亲自相迎这吕奉先,即便他只是个小小的太守,但他引兵一万五千前来驰援,这份情义,足以让你我二人亲自相迎。”

    皇甫嵩点头道:“公伟兄言之有理,事不宜迟,你我二人这便前去迎接!”

    说罢,皇甫嵩与朱儁收拾了一番,然后便在营门处等待着吕布的到来。

    其实以两位老将的身份和官职,完全可以不鸟吕布这个辽东太守。

    但两位老将一心以大局为重,生怕这个素未谋面的吕布是个心胸狭窄之人,故此出营相迎。

    在两位老将看来,只要能破了张宝这伙贼人,别说是出营相迎了,就是给他三拜九叩又有何妨?

    夕阳西下,满天红霞。

    两位老将的身影被夕阳拉的老长,略微带着那么一丝萧索,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壮士垂暮之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