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七十六章 廖化归降

第七十六章 廖化归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吕布虽然不会什么相面的本事,可吕布有金手指啊!这玩意不比相面牛啤多了?!

    吕布跟系统沟通道:“查询一下此人的数据。”

    “叮!廖化:武力83,统帅86,智力75,政治73。”

    卧槽,这一网还捞到了大鱼!

    吕布对廖化的了解也仅限于“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的层次上,但查询了廖化的数据后,吕布顿时便推翻了这个无稽之谈。

    以蜀汉后期人才凋零的程度来看,廖化这数据,坐镇一方都没什么大问题,更别说当个先锋了。

    虽说廖化的数据没有特别出彩的,但他是均衡发展的人才啊!

    吕布虽然知道了廖化的姓名,但还得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总不能让人以为吕布是个半仙吧?

    于是吕布装模作样的冲着关羽问到:“云长,此乃何人?”

    关羽拱手道:“启禀主公,此人率三千黄巾欲突围,被薛将军与末将擒住,末将带着他来交由主公发落。”

    吕布听后点头道:“原来如此,吾且问你,你姓甚名谁,家住何方?”

    廖化没寻思自己还能活,毕竟吕布等人是官军,而他是造反作乱的叛贼,落到了官军手里哪还有什么活路?

    于是廖化梗着脖子说到:“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廖淳是也!至于家,廖某居无定所,四海为家!”

    吕布听后玩味的一笑:“吾问的是你的本名,而不是化名!”

    听了吕布的话,廖化的瞳孔猛的一缩,这是要拿他的家人问罪?

    廖化急道:“什么本名化名,从小到大老子都只有这一个名字!”

    关羽听到廖化自称“老子”,上前一脚踹在了廖化的后背上,将廖化踹了个趔趄。

    吕布挥手道:“云长不必如此!”

    吕布接着说到:“你多虑了!吾并没有加害与你的意思,吾不过是见你相貌忠厚,不像那恶贯满盈的叛贼,故此生了爱才之心,仅此而已。”

    廖化听后满脸的不可置信,我听到了什么?爱才之心?

    这也没听过哪个官军对黄巾叛将起过爱才之心啊?

    见廖化一脸懵β,吕布站起身来喝道:“吾观将军乃忠义之辈,岂能不知礼义廉耻?将军投身为贼乃生活所迫,吕某不便多说。可又岂能一辈子投身为贼,让祖辈蒙羞,使子孙无颜?若是你还有那么一丝良知,那便弃暗投明,随吾一道征讨黄巾,将功赎罪,匡扶汉室江山!吾可向廖将军保证,若是将军归顺于吾,先前将军的种种,吾一概既往不咎!将军麾下的将士,但凡不是罪大恶极者,吾也会从中选取青壮充军,其余皆发放口粮,遣散为民,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听了吕布的一席话,廖化心中的疑虑早已经消失殆尽,此刻满脸尽是感动之色。

    士为知己者死,自己不过是一反贼,吕太守却如此对待自己,这样要还是不识抬举,那岂不是白活一回?

    其实廖化对黄巾并没有太大的归属之感,黄巾起义之后,黄巾军的种种恶行,廖化都看在眼里。

    于是廖化严格约束手下的三千将士,不与其余黄巾军同流合污,也正是因为如此,廖化才处处受人排挤,甚至被他原本的渠帅派到秦寿这个小渠帅的手下任职,免得看见廖化心烦。

    黄巾高层的所作所为,使得廖化原本对黄巾起义抱有的那点希望很快就破灭了。

    无力改变旁人,那就改变自己。

    廖化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言归正传,吕布来到廖化身边,拔出佩剑割断了廖化身上绑着的绳索。

    廖化略带哽咽的跪地说到:“今后,廖化这条命,便是主公您的!上刀山下火海,主公您言语一声便是!”

    吕布将廖化扶起,笑着说到:“今后咱们便是一家人了,可吾还不知你字什么,这岂不是有些荒唐?”

    廖化急忙说到:“是属下疏忽了,启禀主公,属下姓廖名化,字元俭!”

    吕布拍了拍廖化的肩膀,随即开口道:“吾不喜得千军,喜得元俭也!”

    吕布表示,这种明明知道人家姓名跟字,还得装模作样问人家的感觉,真是太痛苦了!

    听了吕布的话,廖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主公谬赞了,属下不过一无名小卒,哪里当得起如此盛誉?”

    吕布笑着摆了摆手,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跟廖化多纠结。

    吕布心想到:“你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你的名字到了现代还在广为流传,连不少没看过三国的人都知道,那知名度简直了!只不过不是正面的知名度,都是夸你是个沙雕的……”

    随后吕布也顾不上给廖化接风洗尘,此时也不是什么开接风宴的时候。

    廖化连养伤都顾不上,简单让郎中给煎了一副药,匆匆喝下后便随着关羽去处置那三千降兵。

    ……

    清点过后,此役除去廖化部的三千黄巾降兵外,辽东军共俘虏黄巾军五千余,将逃跑的算在外,余者皆是葬身火海,或是被关羽张飞袭营时所杀。

    这五千降兵如何处置,吕布也犯了难,他们的品行吕布都不清楚,别说吕布了,就算是廖化也不能了解所有黄巾将士的品行。

    但吕布还得率部开往颍川,所以此刻只得便宜从事。

    而且吕布不便在冀州久留,冀州的黄巾军可不在少数,万一被这些臭鱼烂虾缠上了,那便会错失良机。

    虽然找不到张角在哪,可张宝已经露头了,即是如此去颍川找张宝就可以了,何苦搜寻神出鬼没的张角呢?

    次日,吕布将这八千余黄巾降兵集合在一起,廖化麾下的三千黄巾军在一边,其余的五千黄巾降兵在另一边。

    盔明甲亮的辽东军将士按照薛仁贵的吩咐,拿着刀枪弓箭站在远处,若是这些黄巾降兵有什么异动,保准得被射成刺猬。

    望着黑压压的一片降兵,吕布气沉丹田,高声喝道:“尔等听好了!吾乃辽东太守吕奉先,今日召集尔等,便是为了商议尔等的去留。吕某不是那嗜杀之人,更可况上苍有好生之德,人有恻隐之心,吕某不会将尔等赶尽杀绝。虽然尔等举了反旗,做了反贼,但吕某也知道,尔等中的多数人,都是被生活所迫,逼不得已才做了反贼叛军。如今,有一个弃暗投明的机会摆在你们眼前,那便是归降于吾,戴罪立功。当然了,若是尔等不愿继续为兵,也可领取口粮归乡,此事吾不多加干涉,如何抉择,全凭你们自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