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七十章 离开涿郡

第七十章 离开涿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刘焉的这种想法,说的难听点,就是典型的当bz还非要立牌坊!

    虽然吕布略有些不齿,或是说不屑这种做法,但换位思考,站在刘焉的角度上来看,刘焉的做法无可厚非,并没有什么毛病。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刘焉无论是坑杀了这些黄巾降兵,或是将其教化为民,刘焉都得不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毕竟刘焉压根就没打算在幽州这苦寒之地久待,换句话说,幽州不过是刘焉镀履历的一个跳板罢了!

    黄巾之乱平定后,刘焉便会入朝为官,估计会是九卿一类的官职。

    这个官职同样是刘焉的跳板之一,刘焉最后的目标,肯定会是天高皇帝远的益州。

    天府之国cd,就是刘焉心仪的地方,也同样是他的归属之地。

    吕布倒是有心接收这些黄巾降兵,毕竟辽东地广人稀,而百姓这种东西,自然是多多益善。

    可吕布目前既没有能力将其送回辽东,也没有朝廷的准许,若是这样将降兵运回去,难免会落人口实。

    若是让刘焉跟朝廷申请,估计灵帝也不会不同意,但这到处都在打仗,本来这交通就挺感人的,这一打上仗,那这交通就更别提了,说起来全是眼泪。

    吕布要是呆在涿郡等着朝廷的命令下来再行动,到那时候估计黄巾都快被平定了。

    所以吕布只好和这些黄巾降兵挥手道别,咱们之间有缘无分啊!

    而吕布给刘焉出的主意就是,把事情往外推。

    说白了,就是让刘焉给灵帝上书一封,把事情跟灵帝说明一下,到时候灵帝若是让杀了,那这罪名有人担了,天子亲自下令,做臣子的能有什么办法?还敢违抗君命不成?

    若是灵帝命刘焉将其教化为民,这也好办,刘焉管灵帝讨些钱粮便是。

    对于刘焉这个皇叔的请求,一般情况下灵帝应该不会拒绝。

    吕布把想法告诉了刘焉之后,刘焉兴高采烈,拍手叫好。

    吕布的主意,可谓是将刘焉的心思照顾的非常到位,简直就是安排的明明白白。

    与此同时,吕布在刘焉心中的地位,比先前更高了几分。

    刘焉心想到,此子不禁有勇,而且有谋,当真是个难得的人才。

    因此,刘焉便对吕布心生拉拢之意。

    但刘焉也明白,此等人杰,未必会屈居人下,也就是说他的拉拢不一定会成功。

    可即便不成功,刘焉也得试一试,就算没拉拢成功,结下善缘总还是好的。

    于是刘焉遣退了闲杂人等,屋内只剩下了刘焉与吕布二人。

    果不出刘焉所料,在刘焉表达了拉拢之意后,吕布委婉的谢绝了刘焉的拉拢。

    刘焉为官多年,也算是驭人无数,呸,识人无数,直接便转移了话题,免得让气氛尴尬。

    随后刘焉对吕布表达了善意,吕布自然是乐得接受刘焉的善意。

    黄巾之乱平定之后,刘焉便会入京为官,这样的话幽州刺史之位便空了出来。

    到时有刘焉的推荐,外加张让的运作,吕布花重金买下幽州刺史之职并不是什么难事。

    不对,吕布突然想到,玛德老子那时候还买什么幽州刺史,直接买个幽州牧不好么?

    所以吕布同样也对刘焉表达了自己的善意,并表示今后刘焉有什么事情,他吕奉先自会鼎力相助。

    同时吕布给刘焉好顿夸,夸的刘焉迷迷糊糊,整个人宛若置身云端。

    毕竟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而来自吕布这个现代人的马屁,那更是无孔不入,见缝就钻,把刘焉夸的这叫一个美啊!

    二人相谈了许久,晚上刘焉相邀吕布赴宴,吕布欣然前往,刘焉再次上演了一出“别拉老子,老子要和奉先喝到天明”的精彩演出。

    这几通酒下来,刘焉对吕布的称呼,不知何时改为了“贤侄”。

    对此吕布倒也没什么意见,自己不过是一粗鄙武夫,人家刘焉乃是堂堂的汉室后裔,能够屈尊结交自己,自己凭什么不给人家面子?

    次日,刘焉上书灵帝,将吕布驰援涿郡的事迹上奏,并请求灵帝给吕布封赏。

    刘焉倒是没做出什么吞没吕布功劳,将其占为己有的事情来。

    一来刘焉不缺这点战功,他那鲁恭王之后的名头,比什么战功都好用。

    二来刘焉很是看好吕布,有心结交吕布,这样的话他就更不会贪恋吕布战功了。

    三日后,吕布向刘焉辞行,刘焉再三挽留,但吕布态度坚决,执意要前往别处征讨黄巾,为国出力,刘焉只得放行。

    临行前,刘焉命邹靖从涿郡府库中取了许多金银粮草,以及兵刃盔甲战马。

    吕布再三推辞,但刘焉执意让吕布收下,无奈之下,吕布只得接受了刘焉的馈赠。

    说实话,这些东西吕布是不想要的,毕竟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而这些东西,吕布哪样也不缺。

    可刘焉非得给,一说不收就吹胡子瞪眼睛的,所以吕布只得收下。

    涿郡外,刘焉亲率涿郡文武官员来为吕布送行。

    吕布拱手道:“大人,恕布甲胄在身,无法为大人行礼!”

    望着器宇轩昂的吕布,刘焉是越看越欢喜。

    要是这样优秀的后辈是自己的儿子该有多好?

    看着吕布,再想想自己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这可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在没遇到吕布之前,刘焉虽然知道自己的几个儿子不成器,但也没太放在心上。

    但这回见了吕布这种麒麟儿,刘焉心里这滋味,那就别提多酸爽了!

    回过神来,刘焉笑着对吕布说到:“贤侄不必多礼!你我叔侄之间,何需这些俗礼?贤侄此去驰援,必有一番恶战,黄巾贼虽是一群乌合之众,但所谓好虎架不住群狼,此去望贤侄万万当心,老夫在涿郡等你回来,待你凯旋之日,你我叔侄二人再把酒言欢!”

    吕布听后拱手道:“您且放心,用不了多少时日,布便会返回涿郡与您畅饮!”

    刘焉听后笑道:“哈哈哈!贤侄的豪言壮志,老夫听了好生羡慕!罢了罢了,就不与贤侄啰嗦了,你且率军去吧!”

    吕布听后拱手道:“您定要保重身体,后会有期!”

    刘焉笑着说到:“去吧去吧!”

    话音落下,吕布高喝道:“出征!”

    “呜呜!~”

    低沉的号角声响起,涿郡的城楼上也响起了隆隆的战鼓声。

    吕布麾下将士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昂首挺胸的向前开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