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六十八章 大破黄巾

第六十八章 大破黄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紧接着,青龙偃月刀带着一道弧光狠狠的劈向了刘知远的脑袋。

    这一刀来的很急,刘知远惊得眼皮一跳。

    更让刘知远恐惧的是,他似乎置身在了一片刀芒当中,无论他怎么躲避也避不开这一刀!

    无奈之下,刘知远只得一侧身子,尽量减少这一刀对他造成的伤害。

    此时刘知远心知肚明,这个红脸汉子,刀法高的吓人!

    刘知远心中暗道:“若是能躲过这一刀,老子肯定拔马便走!”

    或许是刘知远的祈祷感动了上天,向来以一刀秒出名的二爷,这一刀竟是砍在了刘知远的头盔上。

    刘知远的头盔被二爷一刀斩飞,盔缨纷飞,披头散发的刘知远片刻也不逗留,拔马便走。

    一边策马疾行,刘知远一边下令道:“全军撤退,全军撤退!”

    可刘知远的撤退命令,并未起到半点的作用。

    别说黄巾将士未听到,就算他们听到了,又如何能安然无恙的撤出战场?

    刘知远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自己都是侥幸捡回了一条命,还是明哲保身为妙啊!

    二爷见刘知远逃了也不追赶,因为战前吕布便给他们下了死命令,告诉他们此战穷寇莫追,违令者严惩不贷。

    二爷虽然高傲,但对于吕布的命令,二爷还是愿意听的。

    所以二爷也没追赶刘知远,策马扬刀杀向了其余黄巾军。

    此时辽东将士已经和黄巾军战作了一团,准确的说是辽东军正在将黄巾军摁在地上狠狠摩擦。

    刚开始冲锋的时候黄巾军的精气神还挺足,那一个个都是嗷嗷怪叫着冲上来的。

    可交上手了,黄巾军才发现,这特喵的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啊!

    小孩子怎么能跟成年壮汉相斗?没听过胳膊拧不过大腿么?

    交上手没多久,黄巾军的将士便开始撤退,或者用逃跑来形容更为恰当一些。

    辽东军按照吕布布置的方针,采取稳扎稳打的方式,步步为营,逐步蚕食黄巾军。

    本来在刘知远暴打魏文通的时候,黄巾军虽然不断溃败,但还称不上是兵败如山倒。

    但随后关羽一刀斩了程远志,又两刀逼退刘知远,黄巾军的其余将领也基本都被薛仁贵和张飞等将给收拾了。

    至于如何辨认谁是黄巾军将领?这个很简单,骑马的,穿盔甲的,武器没生锈的,这一般都是黄巾军的将领!

    于是乎,黄巾军的指挥系统完全崩溃,虽然本来也没有什么有效的指挥系统……

    再后来,一众黄巾军便被吕布指挥的辽东军摁在地上摩擦了……

    吕布听闻了二爷一刀斩程远志,两刀战败刘知远的消息后便暗自嘀咕,二爷这刀法是不是有暴击啊?咋特喵的这么猛?!

    突然吕布想到了一个事,二爷的前三刀,貌似真的有暴击!

    像原本三国世界中的华雄、颜良、文丑等将,都是没挨过二爷的前三刀,甚至连第一刀都没抗过,就被二爷送去领了盒饭。

    这……

    难不成二爷的前三刀真的有暴击玄学不成?

    吕布赶紧甩了甩脑袋让自己别继续想了,现在不是想这玩意的时候,有空了在研究也不迟!

    随后,刘焉命手下将官率部掩杀,配合辽东军开始对黄巾军进行围剿。

    薛仁贵、典韦、关羽、张飞四将各显神通,四将手中的兵刃化作了死神的镰刀,肆无忌惮的收割着黄巾军的生命。

    将乃兵之魂,见自家将军如此勇猛,辽东军的士兵们也都跟打了鸡血一般,嗷嗷叫着冲向了黄巾军。

    此时的黄巾军怎一个惨字了得,一个个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这跑的咋就这么慢呢?

    扔下武器老老实实投降的黄巾军倒还好,至少保住了性命;

    负隅顽抗的黄巾军就惨了,痛打落水狗这种事,无论是辽东军还是涿郡的将士,都很乐意做!

    但负隅顽抗的黄巾军只在少数,因为他们的斗志,自打程远志被斩、刘知远逃命的那一刻起,便坠入了谷底。

    随后便是打扫战场、看押俘虏之事,忙完了这些事后,刘焉红光满面的走下城楼,来到了吕布身前。

    刘焉高兴的说到:“奉先及麾下将士之勇,老夫生平罕见。奉先,且随老夫入城,老夫已经为尔等备好了酒宴,今晚,咱们不醉不归!”

    这次吕布也没推脱,拱手对刘焉说到:“大人盛情难却,那吕某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都快走到城门了,刘焉才想起来还有刘备这伙人。

    刘焉回过头看,刘备三兄弟带着乡勇们,正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

    刘焉对吕布说到:“奉先稍等老夫片刻,老夫这还有一小事需要处置一番。”

    吕布笑着对刘焉拱手道:“大人请便!”

    接着刘焉来到了刘备的身前,略带歉意的对着刘备说到:“老夫见击败了黄巾喜出望外,因此疏忽了玄德三兄弟,还望玄德勿怪!”

    刘焉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伸手不打笑脸人,刘备还能说什么?

    刘备拱手道:“大人言重了!大人说的是哪里话,备怎敢责怪大人?”

    刘焉笑着说到:“即是如此,那玄德快随老夫进城赴宴吧!”

    刘备摇头道:“不必了大人!战事已经平息,备便带着两位义弟去别处略尽薄力,待备归来之时,再来涿郡拜见大人!”

    刘焉皱眉道:“玄德可是在责怪老夫适才没有请你入城赴宴?”

    刘备赶紧说到:“大人误会了!备作为汉室子孙,只想为这汉室江山尽一份薄力,别处的叛乱还未平定,备理应前去助阵!”

    见此,刘焉只好说到:“也罢,既然玄德去意已决,那老夫便不强留玄德了!”

    刘备拱手道:“多谢大人!”

    刘焉接着说到:“邹靖,去府库中取些金银粮草来交与玄德!”

    邹靖拱手道:“诺!属下这便去办!”

    刘备赶紧出言阻止道:“大人不可!”

    刘焉再度皱眉道:“这又是为何?”

    刘备拱手道:“备抗击黄巾,并不是为了这些俗物,而是想为汉室江山出力,仅此而已。大人的好意,备心领了!但若是大人看得起备,那便切莫提起此事!”

    刘焉点头道:“即是如此,那便随你吧!”

    说罢刘焉一甩袖子,快步向城中走去。

    刘备略带歉意的看了一眼魏文通与尚师徒,然后说到:“两位贤弟,我等也该启程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