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六十五章 黄巾来犯

第六十五章 黄巾来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宴席散去后,吕布等人随着刘焉来到官邸当中闲叙。

    寒暄了一会,约莫着正午时分,一个士兵连滚带爬的闯了进来,口中直呼道:“大人,大人,大事不好了!”

    刘焉皱眉道:“放肆!如此慌张,成何体统?发生了何事?莫不是天塌下来了?”

    这士兵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到:“大、大人,黄巾渠帅程远志引兵五万,已接连攻占我幽州数郡,如今程远志领八万黄巾贼,号称十万,浩浩荡荡朝我涿郡袭来!如何处置,还望大人定夺!”

    刘焉听后也慌了神,“蹬蹬蹬”的退了好几步,邹靖急忙上前扶住了刘焉。

    刘焉喃喃道:“十万贼军?这可如何是好啊?!”

    这时吕布开口道:“这位弟兄,敢问黄巾贼现至何处?还有多久抵达涿郡?”

    这士兵也不知吕布是何许人也,便把目光投向了刘焉。

    刘焉又急又气,沉声喝道:“混账东西!吕太守问你话,问什么你答什么便是!你看老夫做什么?”

    于是这士兵答道:“启禀大人,程远志的先锋部队距涿郡不足二十里,用不了多久便会抵达!”

    吕布再次问道:“黄巾贼中,可有骑兵部队?”

    这士兵回答道:“回禀大人,黄巾贼皆是步卒,并无骑兵!”

    吕布点头道:“吾已知晓,有劳了!”

    这士兵急忙回答道:“大人言重了!”

    接着吕布对刘焉拱手道:“大人,请准许吕某出兵,打黄巾贼一个措手不及!”

    刘焉急忙说到:“如此甚好!那奉先一切小心,老夫等着为你摆酒设宴!”

    吕布拱手道:“大人放心,吕某去去便会!”

    望着吕布潇洒离去的背影,刘备的眼中闪过了浓浓的一抹忌惮。

    这时刘备拱手对刘焉说到:“大人,请准许备为吕府君掠阵!”

    刘焉开口道:“那玄德便随奉先一道前去吧!多加小心!”

    刘备拱手道:“诺!”

    ……

    且说吕布带着薛仁贵、典韦二将出了涿郡,快速朝着大营赶去。

    抵达大营后,吕布立即下令,命各部士兵集合,在涿郡城下结阵,抗击黄巾。

    待吕布集结完部队之后,刘备带着魏文通与尚师徒赶来。

    见了吕布,刘备拱手道:“草民见过吕府君!”

    吕布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对刘备回礼道:“玄德兄不必多礼。”

    刘备接着说到:“府君容禀,备虽然不才,但备的两位义弟皆有万夫难敌之勇,故备带两位义弟前来,为府君掠阵!”

    吕布听后玩味的一笑,随即开口道:“即是如此,那便有劳玄德兄了!”

    刘备拱手道:“府君言重了,此乃备分内之内,何来有劳一说?”

    不多时,远处烟尘滚滚,喊杀声喧天,一群头裹黄巾之人出现在了吕布的视野中。

    望着一个个面黄肌瘦,衣不遮体,手里拿着各式各样农具的黄巾军,吕布摇了摇头。

    这特喵好像丐帮大军!

    如此士兵,如此军容,岂有不败之理?

    此时薛仁贵已经依托涿郡城防布置好了阵型,只待黄巾来攻。

    盔明甲亮的辽东军将士紧握手中的兵刃,眼神炽热的望着来犯的贼军。

    随后一个骑乘战马的黄巾贼来到吕布的军阵前,吕布跟系统沟通道:“系统哥,查询一下此人的数据。”

    “查询结果:邓茂:武力75,统帅70,智力58,政治52。”

    75点的武力值,怪不得让张飞一矛给秒了,武力足足差了30点,不秒他秒谁?

    吕布催动踏雪乌骓缓缓向前,手中天龙破城戟一扬,口中高喝道:“大胆叛贼,速速下马受降!此时不降,更待何时?”

    邓茂怒喝道:“放屁!速速上前来,让爷爷的宝刀削去你的脑袋!”

    说罢邓茂拍马舞刀便要上前直取吕布,吕布身后的关张二将各拉兵刃,随时准备发起进攻。

    这时人群中的一道声音止住了邓茂:“且慢!”

    黄巾大军左右分开,从中缓缓走出一骑马的黄巾大将。

    吕布剑眉一挑:“系统哥,查询一下此人的数据。”

    “查询结果:程远志:武力78,统帅75,智力61,政治55。”

    78点的武力值,跟二爷比也差了将近三十点,而且二爷以一刀秒出名,程远志被秒掉并没什么奇怪的。

    程远志催马向前,此时他面色铁青,显然是被气的不轻。

    听了吕布的话,程远志鼻子都气歪了,自己带着大军一路所向睥睨,到了何处守军不是望风而降?可眼前这个毛头小子竟然让自己投降?!

    程远志心想:自己深受大贤良师大恩,宁可头断血流也绝不能投降!而且今日大贤良师的二弟子也在此督战,绝不能失了面子!

    于是程远志简单的组织了一番语言,随即高声喝道:“你这朝廷走狗,高高在上,锦衣玉食,怎知我等百姓疾苦?谁他娘的愿意当反贼?他刘宏投了个好胎,终日骄奢淫逸,龙袍加身不说,还餐餐大鱼大肉山珍海味。我们呢?连口饱饭都吃不上,冬天连个避寒的衣服都没有,朝廷连条活路都不给我等留,再不反,要我等等死不成?我恨不得生食其肉,饮其血,就算将刘宏挫骨扬灰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吕布听了程远志充满仇恨的话语为之一愣,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的确如此,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如果有条生路,谁愿意背负骂名,甚至冒着掉脑袋和株连的危险当个反贼呢?

    吕布只觉得说什么都有些牵强,只得正色道:“造反作乱,其罪当诛,多说无益,手下见真章便是!”

    说罢吕布一扬手中天龙破城戟,辽东将士或是以刀击盾,或是以枪顿地,齐齐发出喊杀声。

    邓茂正欲拍马向前,他身后一将倒提长枪冲出,口中大喝道:“狗官!看俺孙成取你狗命!”

    这名叫作孙成的将领卖相还是不错的,至少有铠甲傍身,手中提着的长枪也并非什么破铜烂铁,胯下还骑着一匹高头大马。

    吕布目光扫过关张二将,张飞直接拍马杀向了孙成,口中高喝道:“燕人张翼德前来战你!”

    张飞的破锣嗓子可不是吹出来的,由于张飞喊的时候没离吕布多远,这一嗓子喊完,吕布只觉得耳朵嗡嗡直响。

    望着跃马扬矛的张飞,吕布对其投去了一个极度嫌弃的眼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