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五十四章 御酒事成

第五十四章 御酒事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抵达张让府上后,李元芳却被告知张让入宫去了,得晚上能回来。

    张让的管家对待李元芳自是非常客气,毕竟李元芳手持的令牌,拥有者不过一手之数,万一怠慢了贵客,张让回来了岂能饶过他?

    不多时,张让的管家便为李元芳一行人送上了美酒佳肴,并为李元芳等人收拾好了客房,供他们休息。

    晚上,张让从宫里回来,管家一路小跑的禀报张让:“启禀君侯,有一人持君侯大人的令牌,自称是辽东太守吕奉先的属下,前来为大人献酒。”

    张让听后笑道:“前面带路,咱家看看,奉先为咱家带来了何等美酒!”

    见了李元芳后,张让略带嗔怪的说到:“奉先怎么又没来看咱家?”

    李元芳恭敬的回答道:“启禀君侯,辽东百废待兴,我家大人终日忙着处置公务,实在是无暇分身前来拜会君侯大人,还望君侯海涵!”

    张让听后摆了摆手:“无妨无妨,咱家也就是那么一说。”

    紧接着,张让开口问到:“听下人禀报,汝此番前来,是给咱家献酒的?”

    李元芳拱手道:“正是!我家大人酿制了一批美酒,小人受我家大人所托,特意进京来为君侯献酒!”

    张让听后问到:“哦?这酒是奉先酿的?”

    李元芳回答道:“正是如此!年前我家大人便开始酿制这批美酒,前几日美酒酿好,我家大人便遣小人马不停蹄的进京将此酒献与大人!”

    张让满意的点点头:“奉先有心了!美酒在何处?快快为咱家取来!”

    李元芳拱手道:“诺!小人这便为君侯取酒来!”

    望着李元芳离去的背影,张让笑着摇了摇头。

    此时张让并不认为吕布能酿出什么好酒来,宫里的御酒张让想取多少便能取多少,在他看来,吕布所酿的酒再好还能好过御酒不成?

    张让看重的,并不是吕布的酒,而是吕布的这片心意。

    不多时,李元芳捧着一坛子琼浆玉液返回。

    望着精致的包装,张让心道:“别管这酒味道如何,单是这包装,便足以看出下了一番心思。”

    见此张让也来了兴致,对着管家吩咐道:“为咱家取杯来!”

    很快,管家便带着杯子返回了屋中。

    李元芳为张让敲开了封口,封口一开,浓郁的酒香顿时弥漫在屋中,令人陶醉。

    张让抽了抽鼻子,满脸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张让甚至连说话都带着一丝颤音:“快、快为咱家斟酒!”

    管家拿着杯子,李元芳捧着酒坛,为张让斟了一杯酒。

    这时李元芳开口道:“启禀君侯,我家大人让小人告知君侯,此酒极烈,望君侯小酌!”

    这时候张让哪里还顾得上李元芳的提醒,直接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咳咳咳……”

    只见张让的脸瞬间便涨的通红,平时喝的都是不到十度的酒,这一下子喝38度的酒,张让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极了。

    这一杯酒犹如烈火烧膛一般顺着张让的喉咙灌进了胃中,张让只觉得满腹都是火热的感觉。

    闭眼沉醉了半天,张让带着酒气打了个酒嗝,然后激动万分的说到:“好酒啊!好酒!枉咱家活了半辈子,竟是如今才尝到如此美酒!从前的半辈子,咱家真是白活、白活啊!”

    紧接着张让开口道:“再为咱家斟酒!”

    张让一连喝了三杯,打着酒嗝对李元芳说到:“好酒!好酒!如此美酒,咱家岂能独享?咱家这便进宫面圣,将此酒献与天子,天子都没喝过此等美酒,咱家怎敢独享?该打,该打!”

    说罢张让竟然给了自己两个耳光,这俩耳光给李元芳和管家都打懵了,这是闹哪出?

    若是吕布见了这一幕便会明白,张让虽然做了不少坏事,但他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的一切是谁给的。

    在张让的心中,天子高于一切,虽说张让把持朝政,祸乱朝纲,横征暴敛,但他并没有什么野心。

    至于后来的改立刘协,也是张让的十常侍集团受到了威胁,毕竟刘辩的舅舅何进手握重兵,一旦刘辩上位,跟何进一向不对付的十常侍集团怎能讨得到好?

    而且灵帝也是倾向于让刘协继位,所以十常侍集团改立刘协的举措,并不是说他们有野心,只不过是出于自保罢了!

    若是灵帝没有让刘协继位的打算,估计张让等人也不会有后来改立刘协的那一幕。

    灵帝的吩咐,灵帝的心思,便是他们需要尊崇的事情。

    言归正传,且说张让给了自己两个耳光之后便踉踉跄跄往外走,李元芳和管家见此赶紧扶住了张让。

    管家急忙劝道:“大人,如今天色已晚,皇上早就歇息了!您明日再入宫也不迟啊!”

    一身酒气的张让说到:“言之有理,也罢,那咱家便明日一早再入宫面圣,将这琼浆玉液献与天子!”

    次日一早,张让便带着两坛子琼浆玉液匆匆入宫。

    待张让抵达灵帝的寝宫外时,昨夜为爱鼓掌的灵帝还在昏睡。

    张让也不急,耐心的在门外等候。

    别说等这几个时辰,当年张让可没少在门外等一宿!

    睡醒的灵帝喝了一杯琼浆玉液后便惊呼好酒,随后半坛子琼浆玉液灌下去,灵帝朝也不上了,昏睡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将宫里的御酒全部倒掉,今后以此酒作为御酒!”

    张让安顿好了灵帝后,美滋滋的领命离去。

    回到府上后,张让留下了几坛琼浆玉液,然后遣人将剩下的琼浆玉液全部运至宫中,供灵帝饮用。

    随后张让叫来李永,对着李永吩咐道:“天子已经下令,将这琼浆玉液作为御酒,此番咱家还是派你前去辽东,你与奉先也算是老熟人了,御酒的价格让吕布随便开,吕布是个明白事理的人,断然不会亏待了我等,明白了吗?”

    李永恭敬的说到:“小人明白!”

    接了命令的李永心中已经笑开了花,心想这吕布可真是贵人,自打结识了他以来,每次去辽东就没有空手而归的时候!

    交待完了李永后,张让赏赐给了李元芳一些金银当作心思,随即李元芳一行人带着李永一同返回了辽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