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五十三章 进京献酒

第五十三章 进京献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待吕布回到书房后,巨门匆匆前来,将一份情报递到了吕布的手中。

    吕布看过情报后,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双眼微眯,剑眉微蹙。

    吕布开口道:“此事有多少人知晓?”

    巨门拱手道:“启禀主公,发现入口的百姓,属下已命人将其控制,此事并无外人知晓。”

    吕布听后点了点头:“你先下去吧,加派人手把守入口,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至于如何行事,待吾思虑一番后再告知与你!”

    巨门拱手道:“诺!”

    巨门离开后,吕布捏着手中的情报,手指仍旧是敲击着桌面。

    据巨门送来的情报,辽东一城郊发现一墓穴入口,疑似燕国某个王侯的墓穴。

    锦衣卫的巨门部弟兄前去查探,但没走多远便不敢再继续行进。

    墓穴中连接外界的通道共有两条,一条为明道,另一道为阴……呸,暗道。

    这明道与暗道,也被称为生门和死门,具体哪条是生路哪条是死路,此事无从得知。

    两条通道的大门并无什么差异,两个大门皆由青铜打造,门宽两长余,高一丈余,上面雕刻着各种珍禽猛兽的图案。

    铜门中央偏下方的位置,是一对猛兽怒目的铺首衔环。

    探寻到这里,巨门的部的弟兄便没敢再继续深入,巨门得知情况后急忙将此事禀报给了吕布。

    吕布思虑再三,最终还是放弃了带人深入墓穴的打算。

    虽然墓穴中可能有神兵利器,珠宝美玉,金银财宝,但吕布并不打算冒这个险。

    因为吕布手底下,并没有这方面的人才。

    古墓中凶险万分,吕布手底下连一个懂风水相术的人都没有,进去探险那不是嫌命长么?!

    所以吕布只得下令给巨门,让其严加看管古墓的入口,并将附近封锁起来,以防消息泄露。

    至于发现墓穴入口的两个百姓,吕布倒不至于杀了他俩,但从今往后,他俩以自由为代价,换来了衣食无忧的生活……

    五日后,美酒终成。

    吕布召集了襄平的文武官员,举办了一场酒宴。

    虽然给张让送酒这事挺急的,但美酒酿成,吕布怎能不先让手底下的文武痛饮一番?

    出席本次酒宴的,文官有王猛、狄仁杰和钱林等人,武将有典韦、高顺、秦琼、黄忠、李元芳、如罗、奇斤等人。

    至于这个等人,说的便是一些襄平的低级官吏。

    高顺仍然是那副面瘫的表情,虽然吕布知道顺哥不喝酒,但你这都举办酒宴了,总不能把顺哥撇在一旁,怎么也得意思意思,不喝酒吃点菜总行吧?

    果然不出吕布所料,面瘫顺哥就草草的吃了几口菜,然后便告辞离去了。

    好在众文武也知道高顺的脾气,更知道吕布对高顺有多信赖,故此没人多哔哔什么。

    典韦只喝了一口琼浆玉液,便一把扯开了衣服,口中高呼道:“好酒!好酒!俺从来没喝过此等的烈酒!”

    其余文武表现的倒是没典韦那么强烈,但言语中也都充满了对琼浆玉液的赞美。

    按照他们的话说,那便是:此酒只应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回闻?

    吕布也抿了一口,他喝的还不是38度的,而是52度的!

    喝完之后吕布心中只有三个字:“真鸡辣!”

    吕布有心试试自己的酒量,趁着今日无事,吕布与众文武开怀畅饮。

    但几碗酒下肚之后,吕布发现除了辣点没什么别的感觉?

    不信邪的吕布又喝了几碗,前前后后喝了得有一斤多,还是一点感觉没有?

    看着东倒西歪的典韦,吕布笑着站起身来,举起了一坛子琼浆玉液,直接仰头往嘴里倒。

    喝过之后,吕布确定了,自己并不是什么传说中的千杯不倒,这特喵的喝了二斤多,头也有点晕!

    ……

    次日,醒酒的吕布召来了李元芳,上次进京便是李元芳去的,这次去也算是轻车熟路了,所以吕布打算继续派李元芳进京寻张让,将琼浆玉液给张让送去。

    虽说有手下这些文武在,吕布亲自赶赴洛阳也没什么不可,但为了送酒奔波去洛阳,吕布认为并没有这个必要。

    事事都亲力亲为,手底下养这帮人干什么吃的?

    李元芳自是欣然领命,装了几车酒后,便带着十余名锦衣卫的弟兄赶赴洛阳城。

    一路奔波暂且不提,抵达京城后,李元芳带着随行的锦衣卫弟兄,直奔张让的府邸的而去。

    李元芳一行好几十人,外加数辆马车,自然是在城门处便被守卫拦下。

    但当李元芳出示了张让的令牌后,并告知守卫这是进献给张让的美酒之后,守卫们忙不迭的让开了道路,连检查都免了,直接让李元芳一行人进城。

    一个锦衣卫弟兄低声问到:“统领,您出示的是何人的令牌?那些守卫怎么如此惧怕令牌的主人?”

    李元芳听后脸一板,沉声喝道:“我平时是如何教你们的?不该问的别问,是何人的令牌,与你有何关系?”

    挨训的锦衣卫弟兄低着头,没敢再言语。

    但他不说话了不代表这事就这么算了,李元芳低声喝道:“这是第一次,也同样是最后一次,胆敢再犯,贪狼部侍候!”

    一提到贪狼部,锦衣卫的弟兄都是打了个哆嗦,贪狼部虽然成立没多久,但在锦衣卫内部已是享有凶名。

    吕布将后世他所了解的酷刑和拷问之法尽数交给了贪狼,像什么满清十大酷刑,吕布虽然了解的不全,但也算是略有涉猎。

    光说不练假把式,知道了这么多的刑罚,不练练手岂不是可惜了?

    于是吕布把襄平城大牢中关押的恶贯满盈之辈,通通交给了贪狼部练手。

    贪狼部的刑堂内外,终日飘荡着犯人的惨叫声与求饶声,路过的锦衣卫弟兄听了,都是不寒而栗。

    所以李元芳一提到贪狼部,这出口询问的锦衣卫立刻把嘴巴闭的严严实实,虽然他知道进去了不会弄死自己,但那鬼地方,哪个好人愿意进去啊?!

    李元芳冷哼一声,目光如刀的扫过每个锦衣卫弟兄。

    随即李元芳沉声道:“今日之事,尔等都记在心中,尔等跟了我许久,这些规矩,无需我再多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