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五十一章 美酒将成

第五十一章 美酒将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靖离开后,吕布坐在桌前,嘴角含笑。

    为何吕布有这个买官的底气?因为吕布的酒快酿好了!

    这世人闻所未闻之酒,酿制完成后,日进斗金不在话下!

    别说吕布想买个外地的太守,就是买个三公之位,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

    随后,吕布又召见了薛仁贵。

    见了薛仁贵后,吕布心中暗赞:好一条魁梧的汉子!

    只见薛仁贵身长八尺挂零,一袭白衣,剑眉星目,鼻正唇薄,五官的组合极其完美。

    黑亮的束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盛气逼人!

    一张如刀刻出来刚棱冷硬的容颜,配合上他的身材气质,怎一个帅字了得?

    薛仁贵躬身行礼道:“末将参见主公!”

    由于薛仁贵的植入身份为吕布麾下屯长,所以他没有像李靖一样,先尊称吕布为府君,而后才改口为主公。

    吕布笑着对薛仁贵说到:“不必多礼!吾听闻你擅使一杆画戟,有万夫难敌之勇,故吾决定,将你升为校尉!”

    薛仁贵惊喜夹杂着惶恐的对吕布说到:“主公不可!末将不过一屯长,寸功未立,哪里担的起校尉职务?”

    吕布听后佯装恼怒:“你薛礼的能耐,你自己心中清楚!这小小的校尉,便能让你薛礼满足了么?不要和吾说什么担得起担不起,吾说你薛礼担得起,你便担的起!”

    见吕布态度强硬,薛仁贵只得拱手道:“末将多谢主公!”

    虽然话这么说,但薛仁贵的心中却很是开心,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哪个文臣武将的心中,没有个出将拜相的梦想呢?

    随后吕布又与薛仁贵寒暄了一会,接着吕布对薛仁贵说到:“仁贵,你的新任命吾这几日便会下达,你静候便可。”

    薛仁贵恭敬的说到:“一切全凭主公吩咐!”

    薛仁贵走后,见天色已晚,吕布便放弃了前去酒坊查探精酿进度的想法,转而洗漱休息。

    次日,吕布早早的便起来了,打了一趟拳又练过了一趟戟,吃了早饭,吕布便带着王猛、典韦前往了酒坊。

    未等走进酒坊,吕布等人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香。

    酒坊的门口,站着许多手持刀枪的士兵,酒坊的周围,也有成队的士兵在巡逻着。

    吕布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滴水不漏的看守酒坊,方能免使机密流失。

    如今制酒与制糖,是吕布的两大生财之道。

    至于去美洲倒腾点什么土豆玉米种子,这个吕布也想过,但怎么过去?飞过去?

    以此时汉代的造船技术,估计那破船都走不到倭岛,就更别提去美洲了。

    所以此事只能延后,造船航海这种事,吕布是真的不在行。

    言归正传,守卫酒坊的士兵见了吕布后,急忙冲着吕布行礼道:“参见主公!”

    吕布笑着上前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见其中一人绑腿的带子开了,吕布便俯身弯腰为其紧了紧绑腿。

    这士兵满脸尽是感动的表情,他周围的士兵则是一脸羡慕的看着这个士兵。

    王猛见此点了点头,如此明主,属下焉能不卖命报之?

    走进酒坊后,酒坊的管事听说吕布前来的消息,赶紧迎了出来。

    酒坊的管事叫作福伯,是一个年过五旬的老者。

    福伯的祖辈都是酿酒之人,他酿制的酒,在这襄平城、乃至辽东,都是首屈一指的美酒。

    吕布了解到此事后,便以重金相邀福伯,福伯感激吕布平定乌桓的壮举,故谢绝了吕布的重金邀请,表示愿意无偿相助吕布酿酒。

    吕布也曾查询过福伯的数据,各项数据平平无奇,但特殊属性上,酿酒的数据竟是达到了100的数值,在这种情下,吕布将配方给予福伯,福伯自然能造出佳酿来。

    福伯冲着吕布行礼道:“老朽参见府君!”

    吕布笑着摆摆手:“福伯不必多礼,吾此番前来,是欲询问酒酿的如何了?”

    福伯拱手道:“启禀府君,这第一批酒,已经酿制的差不多了,估摸着再有个三五日便可完成;至于第二批酒,前些日子老朽也已经派人着手酿造,所用的配方皆是府君的配方,请府君放心!”

    闻言吕布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此甚好,有劳福伯了!”

    福伯听后忙不迭的摇头道:“府君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您将如此珍惜的酿酒之法教给小老儿,何来有劳一说?更何况能为府君效力,是小老儿的荣幸,这数十万辽东百姓,哪个不愿替府君效力?”

    吕布听后只得说到:“好,即是如此,那吾便也不和福伯你客套了,家中用具有什么缺少的,尽管与下人吩咐,吾自会派下人为你送到家中。”

    福伯再度摇头道:“府君,老朽家中什么也不缺,您赏了老朽一处宅子,还给贱内派了丫鬟服侍,小孙儿您也给送去学堂读书了,小老儿要是还不知足,那岂不是让乡亲们戳小老儿的脊梁骨?”

    吕布笑道:“好,即是如此,酒坊这便福伯你便多费些心思,五日后,吾派人前来取酒!”

    福伯点头道:“府君放心,五日后,这美酒必让世人流连忘返!管他是平头百姓还是达官贵人,只要他喝了府君您的酒,今后他再喝别的酒,保准是难以下咽!”

    吕布听后拍手道:“好!有福伯这话,吾便放心了。”

    对于所酿之酒的打算,吕布的想法是还跟制糖一样,先派人给张让送去两车,依照这酒的品质,成为御酒应该不是难事,再打出了名气后,再对外出售。

    虽说酒深不怕巷子深,但有张让这层便利条件在,为什么要让此等美酒深藏在巷子中呢?

    除此之外,吕布此番还是打算将酒分为几个档次,划为不同的价格对外出售。

    吕布此番酿制的酒,按照度数和包装分为四个不同的档次,第一个档次的酒与市面上流通的酒度数相仿,但口感肯定比市面上的酒不知好出多少。

    这种是最低级的酒,价钱自然不会太高,但这只是相对而言,跟市面上流通的酒比起来,这种酒的价格并不是很便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