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四十五章 不知死活

第四十五章 不知死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而且吕布还说乌桓孩童将来可以去学堂读书,乌桓百姓生病了会有郎中为他们诊治,这些更是连做梦的不敢想的事情。

    可这些事今天偏偏发生了,这一切让他们感觉如梦似幻,不敢相信。

    许多乌桓士兵都觉得自己在做梦,甚至不敢眨眼,生怕一眨眼梦就醒了。

    蹋顿激动的有些哆嗦,狠狠的吸了两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郑重的问到:“大人所言,可否属实?”

    “吾适才所言,句句非虚!”吕布斩钉截铁的说到。

    紧接着,吕布气沉丹田,朗声喝道:“尔等听好了!吾以自己名誉起誓,今日所言,并无半句假话!尔等,可愿成为吾之子民?”

    听了吕布坚定的话语,蹋顿激动的高呼道:“参见主公!蹋顿愿率三万乌桓士兵,成为主公的子民!”

    蹋顿话音落下,周围的乌桓士兵也纷纷扔掉了手中的武器,冲吕布行着乌桓部族最崇高的礼仪!

    至此,乌桓各部,全部平定。

    待乌桓族人收拾完毕,打点了一番各部的粮草、战马、兵刃物资等后,吕布便带着八万乌桓降兵,逾近三十万乌桓百姓,不计其数的马牛羊等牲畜,浩浩荡荡的返回了辽东。

    这日,大部队正在朝着辽东行进的途中,队伍的后方突然传来了叫骂打斗之声,吕布勒马停下,手一挥命队伍停止前进,并派锦衣卫士兵前去查探发生了何事。

    不多时,锦衣卫带着两人返回,只见两人都鼻青脸肿,想必是经过了一番打斗。

    吕布见二人一个是辽东军士兵,另一个是乌桓士兵,不由得剑眉微蹙,眉宇间隐隐有那么一丝杀机。

    锦衣卫士兵拱手道:“启禀主公,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这两人一个是我军本部士兵,另一个则是乌桓弟兄,这乌桓弟兄不小心撞了他一下,然后这士兵便开口骂乌桓弟兄是蛮子,不通礼数,还说是主公宅心仁厚才接受了他们的归降,让他们别不知好歹,之后这乌桓弟兄一直向他道歉,可他不依不饶,还是继续骂这乌桓弟兄,之后还动起手来,乌桓弟兄实在气不过,这才还手反击。”

    吕布听后面色铁青,开口问到:“此事是否属实?”

    乌桓士兵低头说到:“是俺不对,可俺不是故意的,还望大人恕罪。”

    辽东士兵却是耿着脖子说到:“不错,正是如此!府君,要俺说,将这些蛮子杀了最好,一了百了,也省的麻烦。”

    附近的乌桓士兵一个个都攥紧了拳头,青筋毕露,蹋顿等将也都是义愤填膺,恨不得立刻上前将这士兵撕成碎片。

    “好,好,好!”吕布一连说了三个好。

    紧接着,气极反笑的吕布厉声喝问道:“吾前些时日说的话,你可还记得?”

    那士兵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府君,俺记得,可这些乌桓蛮子,凭什么和俺们平起平坐?他们这些蛮子也配?”

    吕布从腰间猛的拔出佩剑,只听“仓啷”一声,一道寒芒绽放。

    吕布剑指这辽东士兵,口中厉声喝道:“我辽东军军规第一条,军令如山,不从军令者,斩!!第二条,争强斗狠,手足相残者,斩!两条死罪你皆触犯,现在吾要斩你,你可有何话要说?”

    那士兵一听也慌了,他本以为吕布说一视同仁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此刻他肠子都悔青了,没事装什么β?这士兵一边赔着罪,一边跪地求饶。

    吕布并没有理会这士兵的求饶,口中喃喃道:“吾会按你战死疆场来算,该给的抚恤金,吾半点也不会少了你的家人,但今日,你必须死!”

    话音落下,只见一道寒芒闪过,这士兵的脑袋即刻和身子分了家,无头的尸体倒地,血如泉涌。

    吕布冷声喝到:“从这人的伍长到屯长,因识人不明,各降一级,领五十军棍,即刻执行!尔等可有异议?”

    这几个军官急忙跪倒在地:“启禀主公,末将领罪,但还望主公不要动怒,此都是末将之过错,与主公无关!”

    “住口!尔等都是吾的士兵,此事怎能与吾无关?吾自领二百军棍,以正军规!”

    见吕布如此姿态,这几个军官都是一脸的懊悔,主公爱兵如子,从未见过主公发这么大的火,看来这次是真把主公惹生气了,可这二百军棍说什么也不能让主公领啊,这要是真领了,回去他们几个还不得让自家将军扒了皮!

    不对,好像不用等回去,现在典韦等将就都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几个,这要是吕布真领了军棍,也不用等回去了,当场就得让典韦等将给扒了皮!

    于是他们几个纷纷劝阻吕布,说什么也不让吕布领这二百军棍。

    听了众人的劝说,吕布并未有半点的动摇,而是十分坚定的说到:“不必多言,此乃吾之过也!吾意已决,谁都不必再劝!”

    蹋顿一脸的感动,直接跳下战马,跪倒在地:“此事与主公无关,属下恳请主公收回成命!”

    如罗和奇斤也跪倒在地,齐齐劝道:“恳请主公收回成命!”

    蹋顿他们几个这一喊,乌桓人可炸了锅,无数乌桓士兵夹杂着乌桓百姓纷纷跪倒在地,虎目含泪、声嘶力竭的喊道:“恳请主公收回成命!”

    一旁的王猛却是冷静看着这一切,他明白吕布心中的打算,也明白吕布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见火候差不多了,王猛冲着典韦等将使了个眼神,朝着吕布努了努嘴。

    典韦他们几个便也跳下战马,跪倒在地,大喊道:“恳请主公收回成命!若是主公不答应,末将便不起来!”

    见军师和几位将军都跪下了,吕布本部的士兵也纷纷跪倒在地:“恳请主公收回成命!若是主公不答应,我等便不起来,长跪于此!”

    吕布朗声喝道:“诸位这是何意?莫非是想陷吾于不义之地?”

    可回应吕布的只有整整齐齐的一句话:“恳请主公收回成命!”

    “罢了罢了,吾不领这二百军棍便是,诸位兄弟快快请起!”吕布很是无奈的说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