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四十四章 艺高胆大

第四十四章 艺高胆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出乎吕布意料的是,收服丘力居的属下并未费什么功夫,吕布本以为这群乌桓士兵得费一番口舌才能说服呢!

    后来吕布了解到了原因,原来天神下凡一般的吕布,已经被这些敬奉强者的乌桓士兵视若神明,所以他们才如此心甘情愿的放弃了抵抗。

    此战过后,在王猛的建议下,吕布亲自修书一封,遣人送给了迷茫的蹋顿。

    为何是迷茫的蹋顿?

    且说蹋顿自丘力居部落离开后,马不停蹄的赶往了难楼的部落。

    但收降的乌桓族人都被吕布秘密迁至了一处安全的地方等待,所以蹋顿便扑了个空。

    一无所获的蹋顿迷茫不已,难楼人呢?狗贼苏仆延呢?

    无奈之下,蹋顿只好暂且安营扎寨,等候难楼的消息。

    这日,奇斤手持一封书信匆匆走进了蹋顿的大帐。

    蹋顿看过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幻多次,双拳攥起,青筋毕露。

    蹋顿无力的放下了书信,脸上充满了悲愤与无奈之色。

    但这悲愤与无奈表情的中间,还夹杂着那么一丝疑惑,以及意动?!

    吕布的信中其实并无太多内容,总结起来就是如下几点:第一,单于丘力居身死,丘力居部落陷落;第二,难楼、乌延、苏仆延三部都已被剿灭,也就是说乌桓带甲之士,只剩下蹋顿手底下这三万人;第三,若是蹋顿愿意归降,吕布必将厚待他和他的部下;若是蹋顿不愿归降,双方人马便约个日子,三日后一决胜负;第四,吕布将战后的相关事宜通通告诉了蹋顿,侧重讲述了分与乌桓百姓房屋田地之事。

    蹋顿看后久久未语,在如罗和奇斤二将的催促下,蹋顿将事情的原委一一道出。

    良久,蹋顿开口道:“两位兄弟,咱们,是降,还是战?”

    “当然是……”如罗本想说“当然是战”,可这战字到了嘴边,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其实他们几个心里都跟明镜一样,四部加起来将近十万的乌桓儿郎,都不是敌人的对手,他们这三万人又能翻起什么风浪?

    而且强敌开出的筹码,令他们很是动心,分与房屋田地,使其自给自足,这在以前是他们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奇斤想了想说到:“若是那辽东太守没有骗咱们,降了也无妨!”

    蹋顿听后点了点头:“此言不错,若是像他所说,能够让咱们的百姓成为辽东的子民,那降了又有何妨?”

    蹋顿与如罗、奇斤三人商议许久,最终决定如果吕布说的是真的,那便率部归降。

    在得知了蹋顿的答复后,吕布决定亲自去一趟蹋顿的营寨。

    王猛死死劝阻吕布,不愿让吕布以身犯险。

    但所谓艺高人胆大,吕布横勇无敌的武力,便是他前去蹋顿营寨的依仗。

    最终吕布说服了王猛,带着典韦、杨再兴、黄忠三将,以及虎贲营的士兵前往了蹋顿的营寨。

    因为事先没有通知蹋顿,在没有伏兵的情况下,吕布有这个底气,就算蹋顿暴起发难,他也能安然无恙的走出蹋顿的营寨。

    得知吕布这个辽东太守前来的消息后,蹋顿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

    此人胆子未免太大了些吧?带着不到千人,便敢来他的大营?

    但与此同时,蹋顿对这个素未谋面的辽东太守,也感到了一阵敬佩。

    如此胆识,天下罕见!

    不说别的,就冲着人家对他蹋顿的这份信任,他便不能心生歹意!

    就算谈不拢,或者是谈崩了,蹋顿也会选择堂堂正正的与其交战,而不是出什么下三滥的手段。

    随后蹋顿赶紧带着如罗和奇斤前去相迎吕布,虽然他们是蛮夷之辈,但这基本的礼数他们还是懂得的。

    见了蹋顿后,吕布先扔了个查询过去,先查为敬!

    “叮!查询结果:蹋顿:武力91,统帅80,智力61,政治56。”

    “叮!查询结果:如罗:武力85,统帅72,智力55,政治51。”

    “叮!查询结果:奇斤:武力82,统帅67,智力58,政治55。”

    蹋顿冲着吕布行礼道:“乌桓蹋顿,拜见太守大人!”

    吕布笑着说到:“不必多礼,为了消除尔等的疑虑,今日吾亲自前来,为尔等解惑!”

    听说了辽东太守前来的消息,蹋顿营中的乌桓士兵纷纷聚集到吕布所在的地方,目光复杂的看向了吕布。

    吕布见此,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到:“吾知道,尔等对吾所说的有很多疑惑,今日吾便为尔等一一解答。吾乃是辽东太守吕奉先,尔等若是愿意归降于吾,吾便将尔等迁至辽东,尔等便成为了吾治下的子民。吾对待尔等,定和对待大汉百姓一视同仁,绝对不会偏袒任何人。”

    顿了顿,吕布接着道:“迁至辽东后,吾会分给尔等田地,房屋,粮食,今后尔等便可以种田为生,自给自足,从此不必再居无定所,以劫掠为生;将来,尔等族中的孩童都可去辽东的学堂读书;若是有了疾病,自然会有郎中为尔等医治,从此不必生病便在家中等死。生老之事,无法避免,但这因疾病而死,吾绝不会让自己的子民因为病痛而离世!”

    随着吕布斩钉截铁的话音落下,蹋顿和一众乌桓士兵都愣住了,因为他们都没想过吕布竟能做到这一步,会把他们当成子民来看待。

    蹋顿本以为吕布会把他们这些乌桓人当作奴隶,可吕布的一番话,让蹋顿等人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憧憬。

    原因无他,耕者有其田,这一直都是普天之下百姓的梦想,甚至可以说是奢望。

    在这个时代,土地一般都掌握在世家大族手中,这一小撮人掌握着绝大部分的财富和土地。

    没有田地的百姓辛辛苦苦的为其种了一年田,得到的不过是一份微薄的收入,甚至连养家糊口都不够。

    对于乌桓这个游牧民族来说,耕者有其田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毕竟若是能自给自足,谁也不愿颠沛流离,以劫掠为生。

    没有谁生来便是恶人,绝大部分,都是被生活逼出来的。

    缺衣少食,穷困潦倒,别说养家糊口,就连养活自己都做不到,这样的窘况下,作恶与活命,任谁都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