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四十章 征讨乌桓

第四十章 征讨乌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王猛拱手道:“主公,荡平乌桓各部,这只是您争霸路上的第一步,若是此行顺利,个把月便能轻取乌桓全境,到那时,主公可在乌桓领地置县,同时挥师攻取乐浪、玄菟两郡,如此主公的领地便能连成一片,且无外敌侵扰。随后,主公整编乌桓降兵,从中选取精锐,进一步增兵、扩大实力。”

    顿了顿,王猛接着说到:“主公,不知您可注意到了近来愈发壮大的太平道势力?”

    吕布听后瞳孔猛的一缩,这王猛也太神了点吧?张角还没搞出什么动静,他就知道了?

    吕布点头道:“太平道是近来兴起的一股势力,以黄天为至上神,在各州郡传道,吸收信徒,不知吾说的可对?”

    王猛听后笑道:“主公所言一点不错,依属下看,朝廷若是不对太平道势力加以管制,日后必酿成大祸!”

    随即,王猛正色道:“如今汉室日渐衰微,皇上昏庸无道,十常侍在朝中风头无两,锦衣玉食。但与此截然相反的,却是数以十万计、甚至百万计的黎民百姓,他们缺衣少食,困苦不堪。再这样下去,百姓揭竿而起已成必然之势,无可逆转,到那时,便是主公的崛起之时!”

    望着神采飞扬的王猛,吕布笑着拍了拍王猛的肩膀:“景略所言,正是吾心中想说之话,但饭要一口一口吃,路更要一步一步走,待这天下乱了,景略再替吾谋划也不迟。现今,景略还需好好研究一番如何平定乌桓啊!”

    闻言王猛笑道:“主公无需担忧,在猛看来,乌桓不过是主公的囊中之物罢了!翻掌之间,猛便能替主公取下乌桓!”

    吕布听后笑了,笑得很是灿烂。

    他知道王猛的能耐,也知道王猛所言句句属实,并未说半点狂话。

    即是如此,平定乌桓、消除隐患,指日可待矣!

    次日,本着兵贵神速的原则,在整编了乌桓降兵后,吕布便带着大部队浩浩荡荡开向了乌桓境内。

    吕布、王猛和众将处于中军的位置,洗心革面的苏仆延带队走在最前方,摆出了一副得胜而归的模样。

    跟在苏仆延身后的,的确是乌桓士兵,但这些乌桓士兵都是苏仆延的心腹,只要苏仆延不动什么歪脑筋,他们估摸着不会起刺。

    此番征讨乌桓,吕布留张辽率三千人马镇守城池,看守乌桓降兵。

    吕布则是带着一万七千余人马,扮作乌桓士兵或是汉人俘虏,与苏仆延一道前往乌桓。

    此行,吕布以王猛为军师,亲率典韦、秦琼、黄忠、杨再兴四将前往乌桓。

    几日后,吕布一行人进入了乌桓的领地,开始朝着乌延的部族进发。

    抵达乌延部落后,乌延全族上下没有半点的抵抗,吕布当即下令全军进攻。

    这一进攻便给乌延打懵了,这是闹哪出?

    老子好心好意的给你苏仆延准备接风宴,你却领着人来打老子?

    乌延也是个暴脾气,直接扯着嗓子喊道:“来人呐!给本王……”

    话说到一半,一支羽箭径直穿过了乌延的喉咙,箭矢尾部的羽翎还在不住的颤抖着。

    乌延魁梧的身躯被箭矢上传来的巨力带出了很远,随即便摔倒在地,气绝身亡。

    吕布对着黄忠笑道:“汉升好箭法!”

    黄忠嘿嘿一笑:“嘿嘿,末将这点微末伎俩,哪敢在主公面前班门弄斧?”

    吕布听后笑着摇摇头,随即举起了天龙破城戟高声喝道:“全军听令,降者不杀,胆敢顽抗者格杀勿论!”

    乌延的手下见自家大王被一箭射死,有人呆若木鸡,但也有人红着双眼冲向了吕布军的士兵。

    “苏仆延,你好大的胆子!”

    “兄弟们,狗贼苏仆延暗害大王,替大王报仇啊!”

    “跟他们拼……卧槽,卑鄙小人,竟然踢我蛋……”

    短兵相接,喊杀声喧天,双方的士兵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场面甚是血腥。

    但在典韦、秦琼、黄忠、杨再兴四将加入战团后,乌延部士兵很快便溃不成军,四下奔逃。

    只可惜王猛早就暗中派兵包围了乌延部,别说是大活人了,就是只苍蝇也未必能逃出这铁桶一般的包围!

    战斗自晌午打响,待天色变黑之时,吕布已经完成了对乌延部的收编。

    被擒的乌桓士兵中不愿归降者,吕布直接下令屠之。

    由于乌桓士兵的忠诚无法得到保障,所以吕布下令将新收降乌桓士兵的兵刃尽数收缴,统一保管。

    此时乌桓降兵的数量可是要比辽东军多上不少,万一有人煽动其作乱,那这乱摊子可是不好收拾!

    所以吕布只得出此下策,将乌桓士兵的兵刃收缴,以防发生意外。

    次日,吕布率部开往了苏仆延部落。

    如同吕布和王猛预料的那般,在苏仆延劝说之后,其部族剩下的士兵与百姓皆是愿意归降。

    就这样,乌桓四部已被剪除其二,只剩下单于丘力居和难楼两个部族。

    随后,吕布如法炮制,再度命苏仆延打头阵闯进了难楼的部族。

    难楼虽然是个小心谨慎之人,但他也不曾想到苏仆延竟是做了汉人的“走狗”,胆敢勾结汉人前来进犯。

    所以吕布便率领麾下士兵打了难楼一个措手不及,未等难楼做出反应,漫山遍野便都出现了辽东军的身影。

    而难楼也为这一个措手不及,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吕布本想生擒难楼,典韦奉命前去捉拿难楼,但难楼负隅顽抗,死命逃窜。

    这货胯下的战马倒也是乌桓的优良战马,典韦习惯步行作战,这一时半会还真没追上难楼。

    难楼跑着跑着,逐渐将护卫们都甩在了后面,但他迎面撞上了一个辽东军士兵。

    这士兵挥舞长枪杀的正起劲,便见到一个乌桓人朝着自己飞奔而来。

    这士兵咧嘴一笑,这不是送上门来的战功么?

    于是这士兵提着长枪,朝着难楼便迎了上去。

    难楼一边纵马疾行,一边作死的回头看那个黑大个有没有追上来。

    就这样,难楼一头撞在了这辽东军士兵的枪尖上,整个人被寒光闪烁的长枪所洞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