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三十七章 城门深坑

第三十七章 城门深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乌桓骑兵们一个个怪叫着冲向了黑洞洞的城门,手中的刀枪不断挥舞着,脸上洋溢着兴奋之色。

    对于他们来说,眼前的汉人城池仿佛像一个褪去衣衫的汉人姑娘一般,对他们充满了致命的诱惑。

    城内依旧是漆黑一片,微弱的月光照不到关口的下方,千余的骑兵经过了加速后,速度已是非常快,径直冲入了城门。

    跟在苏仆延身边的那个乌桓勇士高声喊到:“跟老子冲!抢钱粮抢女人!”

    话音没落下多久,冲入城门的乌桓骑兵便发出了一阵阵的哀嚎声。

    那个乌桓勇士听后下意识的止住了战马,横过长刀护在了胸前。

    一脸横肉的乌桓勇士高声问到:“狗r的,前面发生了啥?”

    冲在最前方的乌桓部队堵住了城门,所以这个一脸横肉的乌桓勇士也不清楚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人,不好了,汉人耍诈!城门前不知道谁挖了一个大坑!坑底下放的都是削尖的木头,已经有几十个弟兄掉下去被扎死了!”一个乌桓骑兵满脸悲愤的大喊道。

    “啥?大坑?”乌桓勇士一脸懵β。

    这特喵的城门下挖坑?哪个爹这么有才?!

    小小的城前挤满了乌桓骑兵,后方的乌桓骑兵也不知道前面出了啥情况,只等着进去大开杀戒,肆意劫掠。

    见前方的队伍久久未动,这帮爹就死命的催马往前挤,里面的乌桓骑兵一脸绝望的被一个个的被挤进坑里,活活扎成了刺猬。

    未等后方的苏仆延和乌桓勇士做出反应,城楼上、城内便出现了数不清的吕布军士兵,他们纷纷弯弓搭箭,将手中的箭矢毫不留情的射向了一脸惊愕的乌桓骑兵。

    乌泱泱的箭矢呼啸而至,铺天盖地的箭矢,连最后那丝微弱的月芒也给遮挡住了。

    首当其冲的乌桓士兵被尽数射倒,就连叫的最欢的那个乌桓勇士,同样也被射成了刺猬。

    远处观战的苏仆延一脸的绝望,这下可是踢到铁板上了!

    苏仆延赶紧下了撤退的指令,随即他也不等那些进入城中的乌桓骑兵,带着身边的部队拔马便走。

    就在这时,苏仆延的后方传来了震天的喊杀声,远处烟尘滚滚,喊杀声喧天。

    殷雷滚滚,连绵不绝,张辽带着数千铁骑,一路狂飙直挺挺的杀进了苏仆延的本阵,将乌桓骑兵杀的人仰马翻,哀嚎遍野。

    整个平原上到处都是狂奔的战马,半空中到处都是锋利的长枪、雪亮的钢刀,杀声阵阵,众将士往来冲杀。

    与此同时,秦琼带着本部人马从左右两侧杀出,直直的杀向了拥堵在城门前的乌桓骑兵。

    “杀!”

    秦琼眼中猛然闪过一抹精光,随即厉声下令进攻。

    随着秦琼一声令下,黄忠带着万余辽东精兵悍然向乌桓骑兵发起了进攻。

    乱军丛中,众将各显神通。

    秦琼挥舞金篆提炉枪,将一个又一个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的乌桓骑兵挑落战马;

    黄忠抡着齐凤朝阳刀,带着徐徐的风声,所到之处,溅起了成片妖异的血花;

    张辽舞动秋水雁翎刀,映着微弱的月芒,罡风阵阵,乌桓骑兵纷纷断作两截。

    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苏仆延仍未放弃抵抗,因为他知道被汉人捉到了,只有死路一条。

    苏仆延催动胯下优良的战马,拔马便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死道友不死贫道,本王先行一步,尔等,自求多福吧!

    但在王猛的精密策划下,辽东军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苏仆延想走,哪里走得成?

    苏仆延在心腹的护卫下,逐渐绕出了汉军的包围,还未等苏仆延松口气,一个身长八尺八的大汉迎面而来。

    这汉子生的浓眉大眼,相貌刚毅,手持一杆皂金虎头枪,不是杨再兴更是何人?

    苏仆延见了高大威猛的杨再兴便是一阵发憷,于是苏仆延急忙招呼着心腹上前迎敌。

    苏仆延的心腹明知不敌,但只得硬着头皮上前。

    杨再兴冷笑一声,手中皂金虎头枪舞的虎虎生风,催马迎向了前来的乌桓骑兵。

    杨再兴所出的招式精简干练,皆是一击毙命的招式。

    杨再兴手中皂金虎头枪接连挥动,或刺或挑,连斩乌桓兵将数十人,一身是血,虎目圆睁。

    其目光所到之处,乌桓将士竟是没有一人敢与其对视,纷纷别过了脑袋将目光移到了一旁。

    杨再兴倒提皂金虎头枪,口中冷声喝道:“下马受降!”

    苏仆延惨笑一声,麻利的跳下了战马:“愿降!”

    这场毫无悬念的战斗,便以苏仆延的受降匆匆划上了句号。

    万余乌桓骑兵,死伤过半,其余皆是老老实实的扔掉了刀枪,跪地请降。

    吕布与王猛一直在城楼上注视着这场战斗,看完了这场战斗,吕布满脸尽是和煦的笑容。

    吕布笑着拍了拍王猛的肩膀:“吾得景略相助,胜得十万雄兵!”

    王猛同样笑着对吕布拱手道:“主公如此抬爱属下,实在是令猛心中有些惶恐啊!”

    吕布却是正色道:“吾说当得,那便当得!”

    见吕布态度坚决,王猛便没有再推辞,试问这世上有谁不喜欢上司的夸奖呢?

    吕布接着问到:“景略,这些乌桓降兵,应当如何处置?”

    王猛并没有直接回答吕布的问题,而是反问吕布道:“主公,敢问您是想将乌桓各部连根拔起,亦或是只想守护这辽东大地呢?”

    吕布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当然是将乌桓各部连根拔起,永绝后患!”

    王猛听后笑着点了点头:“即是如此,那属下便与此番擒获的乌桓首领谈上一番,若是这乌桓首领识相的话,主公便可不费吹灰之力大破乌桓各部,但若是其不愿与主公合作,属下便得另想办法了!”

    紧接着王猛问到:“主公,属下还有一问,剪除乌桓各部后,主公欲如何处置乌桓军民?”

    吕布听后便陷入了思索,是啊,就算打下了乌桓各部,那数以十万计的乌桓士兵与百姓又该如何处置?

    全部杀光?可虽然乌桓士兵的手中沾满了汉人百姓的鲜血,但乌桓的百姓是无辜的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