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三十三章 商议定价

第三十三章 商议定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话说回来,这价到底该定多少呢?

    而且是按斤算钱,还是按包算钱呢?

    正常来说,白糖这日常用品按斤算钱即可,但吕布想要的是把白糖当作奢侈品来卖,既然这样那就不能按斤算钱了。

    吕布心思电闪,目前市面上销售的白糖暂且不用考虑,只需把宫中御糖的价格定下即可。

    一金一包?这是不是贵了点?

    要不然弄个大点的包?往里面多装点?或者弄个精致的包装,把β格再往上提一提?

    思前想后,吕布试探性的问到:“若不然,定价为一金一包?其中常侍大人拿四成,吾拿六成,如何?”

    不料李永听后连连摇头,脑袋甩的跟个拨浪鼓是的,吕布真想给他放首歌,这首歌的开头是:“异域风情,摇摆至上!”

    一顿摇摆过后,李永开口道:“此事万万不妥!”

    吕布听后剑眉一挑,眉宇间匪气纵横。

    四六分成都不行?这张让的胃口可不小啊!

    也罢,那便五五分成,反正这是个一本万利的买卖。

    未等吕布开口,李永便率先说到:“吕大人此言差矣!如此珍品,岂能定下如此低贱的价格?您不知道,皇上对您的辽东砂糖可谓是赞不绝口,临行前张大人千叮咛万嘱咐,告诉小的一定不能让大人您吃了亏,要是定价为一金一包,那大人您岂不是亏大了?”

    吕布听后一愣,真是哔了狗了,这不是莫名其妙么?

    进货还有嫌价低的?

    但转念一想,吕布也能明白其中的玄机所在。

    进价高了,张让从中的获利自然就高了,不过这也无妨,两边都得利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这时李永接着说到:“依小人看,这定价应定为三金一包,大人您拿两金,常侍大人拿一金,您看如何?”

    “嘶……”

    几个呼吸的功夫,这价钱便面不改色的提了整整两倍,这灵帝手底下养了一帮什么人?都是鬼才吧?

    这特喵一个个都是周扒皮吧?不过这些周扒皮不剥削百姓,而是从灵帝那想方设法的获利!

    也罢,既然李永都这么说了,再推辞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了,反正两边都得利的东西,吕布真的想不出什么理由推辞。

    张让多少也有对吕布示好的意思,这个价格已经是接近三七分成了,既然这样,自己也不能独占鳌头,好东西得一起分享,投桃报李这么简单的道理吕布还是懂得的。

    想了想,吕布开口道:“常侍大人如此厚待吕某,吕某也是不那知恩不报的小人,这样,你也不必再推辞,定价便定为三金,吕某和常侍大人五五分成,此事就这么定了!”

    李永听后笑道:“难怪常侍大人总在咱家面前念叨吕大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那咱家也就和吕大人不客气了,像常侍大人所说,吕大人与咱家都是自家人,那便依大人所言,咱家在这替常侍大人谢过!以后每月月初,宫里都会派人来取砂糖回去。”

    吕布也是笑着说到:“如此甚好,这样,离去之时,有劳公公再为圣上和常侍大人带回一些砂糖,权当是吕某的一点心意。当然,公公一路奔波,吕某定不会让公公空手而归,届时吕某自会为公公备上一份薄利。”

    李永听后顿时喜笑颜开,脸上的笑容宛若一朵盛开的什么花。

    李永心想这吕大人当真是仁义,难怪常侍大人总是念叨他!

    随后,吕布准备酒宴,小小的安排了李永一顿。

    酒宴过后,李永又与吕布寒暄了一阵,然后李永便拉了几车砂糖开心的返回了洛阳城。

    当然了,吕布不能让李永自己回去,派一队士兵保护还是有必要的。

    李永走后,吕布回到了书房中开始思考在市场上流通的白糖应该如何定价。

    三金一包的白糖,这已经是天价了!

    宫里的御糖都是这个价,在市面上流通的白糖,价格自然不能低了。

    反正都决定走奢侈品路线了,那定价也就没必要低了。

    思索了一番,吕布决定把辽东砂糖分为四个档次,御糖为第一个档次,价钱自然也是最贵的。

    给宫里进献的御糖定价为三金一包,那市场上流通的便定为六金一包!

    那些世家大族不是好面子么?不是都有钱么?那你买吧!

    你们买的越多老子越亏,都快亏成首富了!

    御糖往下,吕布将精致的辽东砂糖定为第二档,价格定为二金每包。

    再往下,分别是提纯次数较少的第三档和第四档,第三档的价钱定为一金两包,第四档的价格便比较亲民了,因为吕布知道百姓们也没什么钱,所以提纯一次的白糖是论斤来卖的!

    要赚钱,就赚那些世家大族,那些蛀虫的钱,百姓们的钱,吕布是不会去赚的!

    没过多久,在灵帝组织的一次酒宴过后,一种叫作辽东砂糖的珍惜物种在洛阳城内被视若珍宝,达官贵人们都趋之若鹜的欲购买辽东砂糖。

    与此同时,一家名为“天璇阁”的商铺落户洛阳城,令洛阳城内的达官贵人惊喜的是,这家商铺竟然出售辽东砂糖!

    于是乎,此番场景出现在了新落户洛阳城的天璇阁中:

    一个大腹便便的官吏挺着肚子问到:“你们这辽东砂糖怎么卖的?给吾来上两斤!自从上次在皇上那吃过了辽东砂糖,那家中的糖可真是味同嚼蜡,吾一口都吃不下咯!”

    天璇阁的掌柜约莫着三十岁上下的样子,操着一口辽东口音:“这位大人,论斤卖的糖,哪里配得上大人您的身份?您且看这边。”

    说罢掌柜为胖子官吏指了指一旁的告示,上头明码标价的标清了四类辽东砂糖的价格。

    胖子官吏抬头一看,顿时便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尼玛六金一包?抢钱啊?

    胖子官吏又想起了刚才自己的“豪言壮语”,羞愧的摇了摇头。

    但都到了这时候了,买得起,买不起,都得买!

    打肿脸充胖子便是如此,虽说他本身就是个胖子……

    他可不是一个人前来买糖的,与他同行的,还有他的朋友,这要是不买个三五包,以后准得让人笑话!

    胖子官吏悄悄回头看了看,果然不出他所料,与他同行的那个官吏正在一脸玩味的看着他。

    于是胖子官吏带着颤音说到:“给、给吾,来上五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