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三十二章 进献砂糖

第三十二章 进献砂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没过多久,外面便传来了一声太监独有的嗓音:“奉先来了?在哪呢?可想死咱家了!”

    屋内的李元芳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看来主公深得这老太监喜欢啊!

    张让推开门进了屋,看到屋内之人并不是吕布后,不禁大失所望。

    张让淡淡的开口道:“你是何人?”

    李元芳行礼道:“启禀君侯大人,小人乃是吕府君的属下,此番前来是替吕府君给君侯大人送信的!”

    张让不禁被这声君侯叫的心花怒放,很快就收起了刚才的那副臭脸,笑着对李元芳说到:“奉先的信在哪?拿来给咱家瞧瞧!”

    李元芳将吕布的书信递给了张让,张让拆开书信看过后,很快便对李元芳说到:“奉先所说的辽东砂糖在何处?”

    李元芳从怀中掏出了一袋包好的白糖,将其递给了张让。

    吕布在信中将这白糖夸的只应天上有,张让不禁对其充满了兴趣。

    拆开包装后,张让看到晶莹剔透的白糖后便是心生欢喜,随即张让捏了一把送入口中。

    入口即化,满腔甘甜,便是张让最真实的感受。

    “好啊!好!枉老夫活了大半辈子,如此美味竟是从来不曾品尝过,当真是白活!”

    张让缓缓闭上了眼睛,回味口腔中的甘甜。

    良久,张让睁开了眼睛,对着李元芳笑道:“奉先当真是向着咱家,如此美味,咱家可谓是前所未闻啊!”

    李元芳拱手说到:“不瞒君侯说,我家府君刚研制出白糖,便命小人快马加鞭赶赴洛阳,为君侯进献此物,一路上小人足足跑死了三匹马!”

    张让听后这心里更受用了,猛的一拍桌子:“赏!理应厚赏!”

    李元芳谦逊的说到:“君侯不必如此,我家府君一直承君侯的情,赏赐什么的,那便是君侯外道了!”

    张让听后一瞪眼睛:“咱家说赏就得赏!莫说是你,就是奉先在这,也得受了咱家的赏!”

    李元芳苦笑道:“也罢,全凭君侯吩咐便是!”

    张让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了,奉先信中所说,这种辽东砂糖似乎可以量产?”

    李元芳拱手道:“君侯大人慧眼如炬,正是如此!”

    张让沉思了片刻,随即开口道:“那此番前来,除了咱家手上这包,你可还带了其余辽东砂糖来?”

    李元芳回答道:“禀君侯,小人奉我家府君的命令,为君侯带来了约三十包。”

    张让听后大喜:“好!如此甚好!奉先如此向着咱家,咱家自然承情,你在咱家府上稍作歇息,咱家这便入宫为圣上进献此物,此等神物,怎能老夫独享?不成为御糖岂不是可惜了?!”

    随即张让冲着门外招呼道:“来人呐!为咱家招待好贵客,咱家入宫一趟!”

    “诺!”几个下人齐齐拱手道。

    张让进宫后,灵帝立即放下了手中的公务,不,是怀中的宫女,召见了张让。

    张让进献了白糖后,灵帝险些没把包装白糖的纸给吃下去。

    当然,开个玩笑,灵帝作为皇帝,怎么也得注意点帝王的仪表姿态。

    然后都没用张让提御糖的事,灵帝在得知了这名为辽东砂糖的东西可以量产后,立即拍板决定将其定为御糖。

    至于定价和采购的相关事宜,灵帝压根就懒得过问,他要的是糖,别的都交给张让处置就行了。

    于是张让将其中的二十包白糖进献给了灵帝,他与灵帝寒暄了一会,就高高兴兴的坐轿回府了。

    回到府中之后,张让赏赐了李元芳不少金银,让李元芳给吕布带回去,权当作回礼。

    随后,张让找来了一个心腹的太监交待一番,命他跟随李元芳一道返回辽东,与吕布商谈采购的相关事宜。

    这个心腹太监不是别人,正是吕布买官时碰到的小太监李永。

    到了辽东境内之后,由于最近吕布一直没有放松过对襄平城及周边城池的建设,所以此时辽东比先前那副寒酸的样子强了许多。

    进入了襄平城后,小太监李永看着眼前焕然一新的襄平城,以及来往的百姓和整洁的街道,不禁赞叹连连。

    他在心中暗自对吕布竖起了大拇指,短短时间内,能将这边陲之地建造成如此风貌,着实是不易。

    李元芳将李永带到了吕布的太守府上,吕布与李永简单寒暄了几句后,李永恭敬的将张让的书信递给了吕布。

    吕布接过了书信,信中多是寒暄之词,但吕布敏锐的捕捉到了其中的关键性信息,张让说李永已经跟了他四五年,嘴巴绝对严实,是自家人,此番采购事宜,张让叫吕布全与他商谈便是。

    除此之外,张让在信中表明灵帝全权将采购事宜都交于他处置,如何定价,张让叫吕布做主便是。

    看到这,吕布就明白了,张让这是叫自己把价定高一些,多的与他分成啊!

    这家伙,活脱脱守财奴一个,家里有那么多钱花不出去,还要赚钱!

    吕布将信纸放到了一旁,没再多说废话,直接切入了正题。

    这时李永拱手道:“大人,咱家临行前,君侯交待咱家,这御糖如何定价,全凭大人做主便是!”

    吕布点头示意他已知晓,随即吕布低头思忖,这定价应该定多少呢?

    但这糖作为御糖,定价若是太低,别说张让不同意,就是灵帝得知了价钱也会不高兴。

    这天底下最富有的人是谁?

    从名义上来说,在封建社会,这人自然是皇帝。

    因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自周朝的礼乐制开始,这规矩便传下来了。

    但实际情况,却未必是这样。

    拿崇祯帝举例,崇祯帝虽然是这天下名义上的主子,但摇摇欲坠的大明朝到了崇祯帝那时候,却已经是内忧外患,边军的军饷拿不出,文武大臣的俸禄开不成,崇祯帝和他的皇后甚至穿着带补丁的衣服,这你能说他是天底下最富有的皇帝?开什么玩笑?

    但像崇祯帝这样的,却只在少数。

    不说别人,就说当今的皇上,汉灵帝,这家伙国库里的钱绝对是个天文数字。

    别说灵帝了,就连他的手下张让都吃了满嘴流油,灵帝有多少钱可想而知。

    曹嵩当年买的三公职位,光是这一笔进项,就足以顶上汉朝许久的收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