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二十九章 生财之道

第二十九章 生财之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新招募的八千士卒,吕布将其一分为三,各拨给了秦琼和张辽两千士卒,其余四千士卒,暂且由高顺统领,作为襄平的守备部队。

    这日,是吕布训练虎贲营士兵的日子。

    吕布早早的便起来了,典韦比吕布起的还要早一些,吕布起来的时候,典韦已经在院中练戟了。

    之后典韦陪着吕布练了一趟八极拳,二人便一同朝着校场走去。

    漫步在襄平城的街道上,吕布的肚子有些饿了。

    吕布是多想叫个外卖什么的啊,前世吕布因为资金短缺的问题,一次外卖都没有叫过。

    如今到了这个时代,吕布倒是有钱了,可惜距离外卖行业出现估计还得等个几百年……

    此时吕布别说叫外卖了,就是想买点吃的都买不成。

    这天还没亮,刚刚有那么一丝亮意,襄平城的街道上别说是人了,连条狗都没有!

    能上哪买吃的去?

    于是吕布强忍饿意,带着典韦来到了城外的校场上。

    呜咽的号角声响起,虎贲营的士兵很快便集合完毕,一丝不苟的站好队。

    吕布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纪律性已经初具雏形了啊!

    由于现在是严冬时节,吕布训练计划中的泥潭陷坑无法布置,所以吕布便授意典韦带着虎贲营的士兵们绕着校场跑圈,当然了,不是普通的跑步,而是背着沙袋的负重跑。

    看着虎贲营的小伙子们一个个跑的神采飞扬,吕布也是笑着戴上了沙袋,加入了跑圈的大军中。

    士兵们见吕布如此的平易近人、“礼贤下士”,一个个都是受宠若惊的使出吃奶的劲,健步如飞!

    吕布莞尔一笑,加快了行进的速度,虎贲营的小伙子们不甘示弱,赶紧跟上了吕布的脚步。

    虎贲营的士兵大多都是贫寒出身,这年头,但凡家里有两个子的,都不会让孩子将脑袋悬在裤腰上,来参军打仗。

    出身贫寒,他们每天就得上山砍柴补贴家用,要不然拿什么生活?

    外加这年头没有汽车,没有火车,更没有飞机,唯一的交通工具,只有马、驴等,但是以他们的家庭条件,是万万买不起驴的,就更别说马了。

    所以他们的交通工具,就是他们的腿!

    在士兵们这样的身体素质下,一开始吕布还真没有将他们落下!

    直到后来吕布加速行进,才逐渐将这些干劲十足的小伙子落在了后边。

    到了最后,只有典韦如影随形的跟在了吕布的身后,跑完了全程。

    第一项训练过后,吕布授意典韦带着士兵们简单做一些俯卧撑、引体向上什么的。

    吕布还给虎贲营的士兵打造了不少石锁,全充当杠铃让他们举着练力气。

    虎贲营将会是吕布的亲卫部队,这些士兵将会是虎贲营最早的一批元老,对于他们的训练,吕布自然将会严格对待。

    训练了一早上虎贲营的将士,吕布命典韦待在校场中继续带着他们训练,吕布则是返回了襄平城中。

    随着募兵和打造兵刃两项事务的进行,吕布库房中的钱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

    亏得吕布抄了公孙度的家,这才避免了陷入捉襟见肘的尴尬境地。

    但按照这个消耗速度发展,再这么坐吃山空,迟早吕布会变成一个穷光蛋。

    而且开春以后,乌桓势必会来进犯辽东,到那时士兵们的医疗与战死的抚恤,都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最要命的是,打乌桓根本做不到以战养战的效果,就算战胜了乌桓的骑兵,所能得到的也不过是兵刃和战马。

    战马是好马这不假,但乌桓的兵器,只能融了重新打造,用处不大。

    想要从他们那夺取金银?那想的未免有些多了,充其量也就是能弄点粮草,数量还不会太多……

    所以寻找一个发财致富的道路,已经成了当务之急。

    吕布想要再故技重施,派兵掠夺大族的金银,在辽东这个地是万万行不通的。

    一来襄平城的百姓们都挺穷的,二来襄平城中的大族,都已经让吕布抄家给抄的差不多了。

    吕布坐在书房中,用手指敲击着桌子,脑中不断思索着如何才能寻一生财之道。

    辽东这地,矿产资源倒是不少,但开采什么的都是问题,而且短时间内看不见收益。

    除了矿,吕布还能卖战马,辽东的战马,在天下都是出了名的。

    可惜首先吕布没有一个好的下家能够吃下战马,其次吕布身为辽东太守,若是倒卖战马一事被谁参了一本,那吕布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而且就算能卖,吕布也不想出售辽东的战马,毕竟在中原作战,骑兵可谓是这个时代的大杀器。

    为了钱而做出贩卖战马这种事情,吕布是断然不会做出的!

    emmm,真香!

    战马也卖不成,那还干啥能赚钱呢?总不能在这坐吃山空吧?

    就这样,吕布在书房中冥思苦想了一上午,直到晌午时分,士兵敲门来给吕布送饭。

    吕布看着桌上的饭菜与酒,猛的一拍脑袋:“制酒!”

    对于这个时代的酒,吕布已经无力吐槽了,这是什么玩意?

    说是米酒不像米酒,说是白酒它还不是白酒,说啤酒那就更不像了。

    给吕布的感觉就是,喝这玩意就跟酒糟子兑水一样,那是给人喝的东西么?

    提到制酒,吕布又想起了制糖跟制盐,看起来这生财之道还不少!

    制酒跟制糖都没什么要注意的,但是制盐就不太好搞了。

    西汉时期,武帝为增加财政收入,打击工商业者,实行盐铁由国家垄断经营。

    武帝还设置行政机构具体管理盐铁事务,在朝中于大司农之下设盐铁丞,总管全国盐铁经营事业,于地方各郡县设盐官或铁官经营盐铁产销。

    这时候卖私盐,要是让人抓了个现行或是实锤了,那可得掉脑袋!

    虽然这时候对于私盐的查处已经不那么严格了,但吕布还是不想冒这个险。

    金银虽好,可总得有命花不是?

    老老实实的制酒制糖,同样能达到发家致富的效果,对于制盐这一块,偷偷做点自己用得了!

    自己制的盐,就算不比后世的精良,但也要比这个时代流通的盐要强上不少。

    这个时代的盐很是粗糙,吕布总觉得不是给人食用的……

    既然已经想好了发财致富的道路,先不说蒸馏提纯等过程,首先得把下家找好了。

    要不然就算你制酒制成了,制糖也制成了,本钱花了一堆,没人买怎么办?

    所以吕布就得先少量制造,弄出一个类似于样品的东西,然后等找好下家,下家交了定金之后,才能将其量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